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二十二、母与子 久别重逢 追魂贴 柳残阳

二十二、母与子 久别重逢 追魂贴 柳残阳

2019-11-15 00:46

金沙贵宾会,“娘,聂元霸到底有多大的实力?我们何不自己报仇雪恨,为武林除害?” “宇儿,你将那册万恶的阎王帖,拿出来给娘看看!” 原来,这两条疾行于山径之上的黑影,正是“追魂客”凌震宇和他的生身之母江素卿。 凌震宇一听,忙将阎王帖递给母亲。 晴朗的秋夜,月光银辉四射,照耀整个大地。 借着月光的银辉,江素卿展开了阎王帖,将视线电注在群魔签定的那黑名单上。 此刻,凌震宇也靠在母亲的身旁看着。 有顷,她狠声地道: “宇儿,还剩下八人!” 母子二人虽在不停地言谈着,但他们的脚步,却丝毫也没有停歇过,那连一丝减慢的影响也没有,所以他们仍旧箭矢般地奔驰着。 凌震宇转首闪睛一瞥母亲,道; “娘!还有多远呀?” 江素卿忙道: “大概还有十里之远!” 语毕,她将阎王帖又递回给凌震宇。 疾行中,母子二人,沉默着,快速奔驰再也没有言语。 此刻,他们足下的山径,是崎岖的,两旁的山势,已形险恶,峥崖祟巅,远处的月辉下,只见尽是郁郁苍苍的一片迷茫,却是愈显得山容异常壮丽雄伟。 转瞬,山势倏变,脚下的路更形崎岖难行了。 两边壁立的高崖,紧紧地夹着一条蛇形的石径,石径湿辘辘的,均被一些杂树藤萝,遮拦着。 凌震宇开口道: “娘!这条路可是入崖之路?” 江素卿回答道: “不!这只是条捷径!顺此幽径,前行里许即是断肠崖了。” 江素卿伸手指着右边的一条幽径,闪睛望了望凌震宇。 凌震宇展目望去,只见那又是条崎岖的幽径,转念间,他满心狐疑地忖道: “娘,久居这魔窟之中,当对此地形,了如指掌了!” 所以他再也没说什么。 瞬息,凌震宇已随在江素卿的身侧,斜向的朝着山径而行,母子俩逐渐接近目的地。 此刻横亘在面前的是一条又宽又广的卵石路上。 月光下,银辉里的卵石路,奇特地显示出,一种别有的光亮,使人感到格外飘飘然。 但是,他们母子二人的心情,却是沉痛的,悲愤的…… “断肠崖”终于出现了。 母子二人,忽然停了脚步。 危崖孤立独耸,两旁下临千刃,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在崖的入口,设置着两扇黑而高的圆铁门。 铁门敞开着。 斯时,门内一片宁静。 虽然是月辉如银,入门后的宽广前院,却显得静得可怕。 更怪的是,前院里一个人也没有。 凌震宇凝立在母亲的身侧,星目电注着铁门的上方,悬挂着一块巨大的铜铸匾额。 匾额上刻着“霹雳门”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江素卿露在轻纱外的一双明眸,此刻仇恨已到了极点,旋视着崖口的四周。 崖口的四周,仍是寂然无异。 稍顷,她怒“哼”了声,轻声说道: “宇儿,时刻已届,我们进去吧!”说着,她转目一瞥凌震宇。 凌震宇听后,望着母亲满脸仇恨已极,点了点头。 当下,母子俩,蓄势运功,以防猝然之变,风驰电掣般,跃起身形,箭矢似地纵了进去。 断肠崖,蕴藏着丑与恶。 此时的静谧,增添了一层浓厚的恐怖,与重重的杀机。 崖上,是一片百丈方圆的广场。 广场的深远处,是一片偌大的庄院,四周楼宇耸立,屋宇栉比,檐牙高啄,月辉下晶然闪耀,庄严宏伟,壮观无比。 然而,使人直觉或幻觉,俱感到仍是阴沉沉,冷森森,寒气逼人。 这时,广场的中心,在月光下,却奇特地摆设着,两排相峙的桌椅,面朝东西相对。 双方似处敌对的态度,两排黑漆晶亮的方桌后,均已端坐了十余人,各个炯炯如炬的目光,冷冷地,眨也不眨一下。 由此,可以看出,他们心中充满仇恨。 场中,气氛令人窒息。 那东面一排朝西的,共有九人,均是青巾蒙面,岳然端坐。 然而,唯有一位面色焦黄,骨瘦如柴,两颧骨特高,凹鼻,无须无发,一袭绿色肥袍的老人,两眼绿光逼射,脸无青巾蒙住。 他们就是据其断肠崖的群魔。 “天外飞煞”聂元霸,与近日来到中原的聂元霸之师——“天外天”单人铎。 西面一排朝东的十余人,即为“火凤凰”凌世音,和关外“七禽叟”等人。 此刻,在场双方的人,仍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湛然的目光,除了仇视对方外,还不时地转目,望着入口之处。 的确,他们在等待着“追魂客”凌震宇,和已故武林盟主的未亡人,江素卿母子的来到。 蓦然—— 全场人的目光倏转,电也似酌盯住在入口处的卵石路上。 他们心中所急迫盼望的,“追魂客”凌震宇和他的母亲江素卿,终于出现了。 “啊——” 来人爆起一声仇恨的长啸,声回夜空,空谷激荡,震撼得大耳锐鸣不已! 随着长啸之声,场中骤然飘下两人,昂然而立,旋目电扫场中情势,仪态傲然。 也就在凌震宇和江素卿、母子二人落身场心之际,“天外飞煞”聂元霸的一方,起立一人,晃肩身形凌空逾丈,飘身场中,疾步上前抱拳,冷笑恭身说道: “元霸前来迎接江女侠携子莅临,给敝崖增光不少……” 未待话讫,江素卿怒“哼”一声,厉吼也似地喝道: “住嘴!老娘索命报仇的日子到啦!哈哈——” 江素卿她厉喝倏止,发狂地惨笑不止。 她双目喷焰地,仇恨地注视聂元霸。 凌震宇星目赤红,逐次扫视东西一排的群魔。 此刻,他的冷酷、残毒、仇恨的面容,呈铁青色地激动颤抖着,他那丝冷酷的笑容,又浮上了他的唇角,令人见之不寒而栗。 江素卿仍是惨毒地嚎笑着。 经此猝然之变后,聂元霸神情遽怔,倏然撤身三尺,暴射出两道狞恶目光,脸肤阴晴地变化着。 “唰——” 月色银辉之中,一道银虹暴射! 这时,江素卿长剑已然在握。 天外飞煞聂元霸见景之下,忙撤身数步,惊讶不已! 江素卿的惨笑忽然而止了,她抖剑指着聂元霸,怒火焚心地暴喝道: “聂元霸,这就是你的‘武林宴’吗?不会吧!” “嘿嘿——” 聂元霸被江素卿的气势,吓得脸色骤变。 继而脸上肌肤,猝现出轻蔑之意,狞笑一声,道: “的确,这是‘武林宴’。嘿嘿——这也完全是为你们,而设的……” 凌震宇闻言,霍然欺身,星目暴射凌芒,喝道: “聂元霸,你既然如此打算,那正合少爷心意,我们怎样了结……” 聂元霸狞厉冷笑道: “小狗,老夫当年一时仁慈,未将你击毙在掌下,不料今日你来……” 凌震宇怒火万丈,未待聂元霸语毕,厉吼一声,道: “老魔,你找死!” 声出掌发,身形陡然拔起,翻掌两股劲飚,随着身形击向聂元霸顶门。 聂元霸一看,心头骤怔,事出突然,疾晃身形,轻烟一缕,茫然躲过来掌,万钧之势。随之,他极怒焚心,怒喝一声: “住手!” 凌震宇双掌倏告落空,杀机更浓,再次递掌之际—— 东面群魔中的那绿袍老人,立起身形,狐疑道: “元霸!你娃儿又耍啥子玄虚?将我老人家埋在鼓里……” “天外天”单人铎疑容满面地望着聂元霸。 “哈哈——” 突然一声狂笑,凌空飘来。 接着,怒声冰冷地道: “天外天,此事待老朽告诉你吧!” 电闪间,场中诸人面色骤变,均自转目,径朝发话之处望去。 众人突觉眼前凌空人影一闪,场中顿时多了一位银灰长袍的老人。 众人再定睛一瞧,方才看清老人背后,还背着一位白发红颜的老婆婆。 “嘿嘿!” 单人铎双睛暴瞪,注定着“火灵官”鲁道亨,阴声道: “我以为你们两个老东西死了!——如今,太好了!当年老夫的一拳之仇……” 然而鲁道亨满面怒色,朗朗一笑,道: “没想到吧!哈哈——我们崖外找个幽静处走走如何?” “有何不成?走!” 单人铎嘶吼一声,月下绿影倏闪,身形暴射逾丈,排众而出,就空一旋,喝道: “老夫先行一步,望汝速来崖外……” 未待天外天单人铎话讫,鲁道亨背背的“散花娘”杨秀春,一声尖锐的长笑,道: “老单你少狂!老婆子从来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语音方甫,单人铎飘空的身形,早已在数丈开外,远处传来一声怒哼。 单人铎去后,众人心中都起疑念,数十道晶然暴射的目光,竟又朝场心望来。 鲁道亨转睛怒视聂元霸,满面寒霜地怒道: “聂元霸,此处老夫决不涉手,可是我有一言相询,那‘夜叉女’屠婆子,可是藏在这里?” 聂元霸闻言,先是心神突震,然后笑容可掬道: “聂某实不相瞒,没有!” 鲁道亨,满面肃容,追问: “果真没有?” 聂元霸道: “好话不说第二遍,信不信随你!” 散花娘杨秀春,道: “道亨,只要我们有心,不怕找不到那恶魔婆,我们走吧!” 说着,语音倏转,一扫在场众人,朝着七禽叟等人,说道: “事毕之后,我们开封再见吧!” 鲁道亨,展目一望凌震宇忙道: “凌少侠,歼此群魔可施老夫授你的无极拳法,现在我们暂别了!” 语声未落,飘身越过众人,径朝崖外射去,顿时消失在夜空中。 这不过转瞬之间,凌震宇星目注定鲁道亨的去向,凄然朗声说道: “前辈,你老要保重!” “哈哈……” 远方传来一串苍老的朗笑之声。 这时,场中又恢复了刚才的寂静。 “嘿嘿!” 聂元霸突又阴笑两声,转睛一扫全场情势。 “嗖——嗖——嗖——” 当下,场中衣袂飘空之声频然,双方众人,均已纵身越过面前方桌,跃落场中。 凌震宇星目电转,凝视着东西纵入场中的群魔,登时看清了有七个人。 聂元霸又起一串得意的冷笑。 “宇儿,聂元霸所领的在场群魔,都是当年围攻你父亲的仇人……” 斯时,江素卿的唇皮在蠕蠕地颤动着。 凌震宇的耳畔,又响起一串丝语之声,道: “宇儿,娘日间之计你要切记在心,此处此战,要采狠毒为之……” 江素卿语音至此,凌震宇疾然点头未语。 “啊!” 突然,一声暴喝冲空而起。 继而,又有一人大嚷道: “小伙子,干脆我们与这群恶魔,来一场大决战吧!” 原来,这人正是银拐婆婆麦晋芬,她暴喝未毕,凌震宇转目一瞥已立之人,星目中,倏闪一丝祈色,朗声道: “不!——此处有我们母子,足以应付这群恶魔了!” 说着,他满面希冀而痛的色彩倏浓,一望自己恩师及姑姑凌世音,央求道: “师父,姑姑!请你们为孩儿,及我娘掠阵就行了!” 众人闻声面色倏变,刹时目光中显出一丝惊慌。 七禽叟双睛电扫聂元霸等群魔。 聂元霸见状,面色骤变,一闪惧态。俄而,露出一丝傲然的笑容。 七禽凝注面目光,仰首望着爱徒凌震宇,沉痛地,道: “宇儿,你的意思,为师的明白,不过……” 语音至此倏顿,随之,长叹一声,毅然说道: “好吧!为师即采取你的意思……” 凌震宇急忙道: “谢谢师父!” 江素卿和凌震宇母子二人闻言后,随之四道目光一扫众人,眼中显露出了欣然之色。 七禽叟满脸肃容,扭转身子,举臂拦住麦晋芬等人,毅然说道: “各位,老夫但愿在场尊驾,采取小徒之意!” 言语之间,七禽叟的目光中,射出两道异常的神色,众人望之立时明白,各自电忖: “聂元霸可能心怀不轨……” 首先赞同的是“关东五剑”之首奚中坚。 奚中坚神秘地一笑,转身对着众人道: “各位,凌少侠之意,老朽已明了,我们就在场外,开开眼界如何?” 懒黑虎扁小鹊,傻气横溢地道: “凌兄弟,你太不够朋友了,有架竟然一个人独吞,叫我扁小鹊站在一边凉快,真没意思!” 苗疆蛊母听了,一望扁小鹊,瞪眼叱道: “傻小子,你穷嚷个什么劲?走!” 说着,她伸手抓起扁小鹊,飞身跃向丈远之外。 扁小鹊大嚷道: “丑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吗?” 丈外正传来蛊母的叱喝声: “傻小子,少废话!” 顿时,跟着跃身场外的是,七禽叟和“关东五剑”之首的奚中坚,丐帮北派帮主丁驼子。 老叫化子侠丐裘羽,及他的门下三鬼,黑、白、红无常。 见此情形,水芙蓉螓首微偏,一瞥恩师凌世音,轻声说道: “师父,此中会不会有跃跷?” 凌世音闻言,虽然不愿离开,但她还是点首答道: “嗯!” 因为,这场即将展开的激战,是为她同胞兄长凌世豪复仇,她怎能袖手旁观呢? 为了顾全大局,她又不能不离去,于是她偏首轻声朝着凝立未移的银拐婆婆道: “麦老姐姐,我们还是出去吧!” 泪,蠕蠕地由眼眶中滚出,像断了线的珍珠,滴落在她胸襟。 麦晋芬见她悲泣着,再也没有言语,点了点头,身形即起,三人凌空纵出场外丈远之处。 这时,场外凌世音等人,已成环状,包围着江素卿母子,和聂元霸群魔所峙立的场心,炯炯有神的目光,不时的朝向四周巡视着。 场中,杀机重重。 聂元霸脸色苍白,双睛暴凸,血丝密布,额头上显现网状的青筋。 “嘎嘎……” 聂元霸突然狞笑。 凌震宇的耳畔,又已响起母亲悲怆的丝语,道: “宇儿,在你面前左方的第一人,是‘飞僵尸’南宫强……第二人是‘通臂猿’王松林…那……那着黄色的袈裟月巴僧是“屠龙法王’淫……魔……宇儿,娘……他……碎……尸……万……段……” 江素卿的语声,哽咽得泣不成声。 “娘,你不要再说啦!反正他们都是我们的仇人。娘,我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凌震宇朗声说道。 “嘿嘿——” 聂元霸狞笑一声,他嘶哑地吼道: “各位!十三年前,我们一念之差,留下了祸根……如今……嘿嘿……” 江素卿闻言,双目暴瞪,仰天一声惨嚎,“唰”地一声,抖手一道银虹,身躯直扑聂元霸。 其疾若电般,江素卿惨嚎之声未落,身剑已至聂元霸的面前盈尺。 聂元霸双睛煞芒倏射,身形疾晃,兽也似叫道: “动手吧!” “嘎嘎……” 他的厉吼未毕,场中群魔倏起一阵阴笑,接着人影晃动,疾若电光石火,猛如狂飚一般,卷身飞扑江素卿母子二人。 凌震宇星目倏闪仇恨之色,喷焰般地一瞥来袭的人,连同“天外飞煞”聂元霸在内,共有五人。 他暴喝一声: “恶魔,你们找死!” 电闪之间,凌震宇身形一偏,迅速地躲过来势,声落翻掌,两股狂飚朝着来人攻去。 “哈哈——” 江素卿似疯狂,大笑不止。 “世豪,素卿为你报仇了,你如果有灵,就该保佑你的孩子……” 她凄然悲痛地嘶吼着。 狂笑声在夜空回荡,激战就此展开了。 顿时,江素卿母子,似是两团滚动着的车轮,不停地旋转着。 掌风飒然,剑气如虹,疾如电闪雷鸣,汹涛骇浪之势。 “啊——” 凌震宇星目赤红,犹如喷焰,他愤怒的长啸,震撼了天地。 当下,身形鹰隼般直飞而起,旋空丈余,就空觑定群魔聂元霸五人,倏发一招“无极拳”中的“阴阳合璧”,其势疾若山洪倒泻,竟然分袭群魔要害。 “霍!霍!霍!” 聂元霸暴吼一声,群魔一起发招,五人十掌,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凌厉,歹毒,狠辣绝伦。 眨眼间,双方攻势俱变,骤然趋于迅速,你来我往之快,简直令人眼花缭乱。 “哈哈……” 江素卿依然狂笑着,笑声中充满了惨毒,然其招式和步法,却异常沉稳,诡秘。 “啵!”地一声。 只见她的剑势骤变,荡空一片剑光如水,银虹若网,密密罩定身躯,寒气森然逼人。 江素卿的笑声,转成泣血般的嚎吼。 “嘿嘿……” 突然,“天外飞煞”聂元霸,狞声一串长笑,滑过天际。 凌震宇当下,“霍——”地数掌拍出,其势如浪,说时迟,那时快,左掌已印一人胸际—— “哎——”一声惨嚎曳空。 那人正是“飞僵尸”南宫强。他口吐血箭,两眼黯然失色,仰天倒地。 见此情景,凌震宇精神抖擞万倍,拳掌交出,变化莫测。 一招汇聚,“七禽掌”、“无极拳”、“连环掌”的奇招,随着他的暴喝发出。 “恶魔!接少爷这招‘七禽连环’!” 凌震宇一语未毕,掌已横扫而下。 “哎!哎!”又是两声惨叫。 其中群攻的二人,立时头骨暴裂,栽倒于地,死于非命。 “哈哈——” 仰天狂笑,凌震宇忿恨地暴喝道: “老魔,今天就是你血债血还的日子,哈哈……” 他惨毒冷酷地嚎笑着,泪掺合着血,自他的目中涌出。 他痛苦的脸庞,在激烈地抽搐着。 但是,双掌却也未停止翻舞,他极怒焚心地暴啸一声,身形陡然拔空而起三丈,飚然狂卷地击出双掌,凌厉绝伦,直取天外飞煞聂元霸,以及群攻他仅剩的“通臂猿”王松林。 “恶魔,纳命来吧!” “哎!哎……” 凌震宇的暴吼未毕之际,倏闻母亲江素卿的剑光之下,惨嚎连连,不绝于耳。 他发出之掌,飚然已抵聂元霸的面门。 “宇儿!娘来助你!” 闻声的刹那,凌震宇的斗场上,又响起了惨嚎的声音。 “哎——” 随着这凄厉的惨叫,“噗”地一声,场中一人,已被凌震宇的一掌,震得飞出丈外。 可惜飞出丈外之人,并不是“天外飞煞”聂元霸,而是“通臂猿”王松林。 江素卿的身躯,已临凌震宇的斗场之上。 凌震宇此刻星目看清,母亲的斗场上,僵卧了三具断首尸体,血在月光下的石场上,盈盈然地散发出一种森然的光彩。 夜,已值四更残尽时分,淡淡的光辉,依然如水,然而,月却已西斜。 时光在激战中,已悄悄消失了! 就在江素卿身形落下的刹那-一 凌震宇忽然由怀中,将他得自“新疆双怪”断肢三娘手中的那柄“赤霄寒匕”抽出。 登时,石场上,蓝晶晶地一道光华倏布。 “嗖一-” 忽然一支如星的火箭,冲霄而起。 火箭是救援的讯号,从“天外飞煞”聂元霸的袖口里发出。 岂料,发出求援的火箭之时,凌震宇和母亲江素卿的长剑、短匕,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向了聂元霸的脑门。 “哎——” 聂元霸双睛暴凸,惨嚎声下,立于原地,张口喷出一股血箭,方才仆身倒地。 武林中的一颗魔星自此殒落了! 这时,随着冲霄的火箭,断肠崖的四周,立即人声沸腾。 登时,火把,人影,呐喊,潮涌般地,朝石场之上,风扫落叶似地,席卷而来。 千万支的火把,形成一个巨圈,逐渐地朝着群雄缩小,缩小…… 场心,横陈着八具鲜血汩汩,残肢断首的尸体。 凌震宇的双目,凝视着毙命的群魔。 江素卿也是满面泪痕,暴瞪着双睛。她的衣衫破碎了,她的秀发披散了,而在她面纱之后的脸,却痛苦万状地抽搐着。 须臾,江素卿昂首仰望黎明的夜空。 夜空似存留着几颗,颤抖的晨星,远远挂在天空,闪着微弱的星光。 四周拥来数百万执火把的青衣大汉,此时已将他们团团围在核心了。 “嘎嘎……” 忽然一声枭笑,鬼嚎般地传来场心。 在场的每个人循声纵目望去,突见排众冲出一团黑影,直泻场心而来。 来人即是“夜叉女”屠慧君,乌黑晶亮的毛驴,突然人立而起。 就在她煞住身形之际,凌空爆起一声娇叱: “老魔婆,你休想在此逃出我这‘黄蜂毒针’!” 乍见一缕翠影凌云,扬手之处,疾然一蓬金芒,径罩住屠慧君一骑人驴而下。 一声嚎吼立起,黑驴疾射崖外而去。 那缕翠影正是“金莲夫人”韩静如,她旋身飘落场心。 远处传来屠慧君的怒吼声: “三日后,一定报你这蓬‘黄蜂毒针’的奇耻大辱!” 群雄依然在数百名手执火把的大汉们,呐喊下包围着。 此时,包围圈更小了! 突然—— 场心中的江素卿,疯狂似的咆哮起来。 她倒垂的长剑,猛然横扫向陈尸在场中的群魔…… 血和肉在她如轮的剑圈中滚动,飘飞着。 场外风涌般的人潮,见此惨状,不由毛骨悚然。 “呼——” 一声激越而具杀伐之气的笛声,滑过长空,潮涌的青衣大汉们,登时闻声木然而立,呆若木鸡。 这时,凌世音手持玉笛,泪流满面地凝望着,痛苦万分的江素卿。 江素卿挥舞着长剑停歇了,她疲惫地屈膝坐在石场上,神情呆滞地喃喃道: “世豪,听得见我的声音吗?你……你的……血……仇……已……报……了……” 她幽凄地呼唤着她亡夫的名字。 凌震宇悲痛欲绝地闪动一双星目,他望着神情呆滞的母亲,幽声地叫了一声:“娘——” 他满脸泪痕,忽然扑入母亲的怀抱。 良久一一 “好了!好了!事情总算过去,你们大仇得报……” 银拐婆婆麦晋芬尚未说完,懒黑虎扁小鹊抢道: “是呀!老这样抱着哭哭啼啼,多没有意思!” 麦晋芬铜铃眼狠狠地瞪扁小鹊,大嚷道: “傻小子,老婆子说话,你打什么岔?给我闪到一边凉快去!” “我又说错了?” 扁小鹊小声回了-句,见银拐婆婆生气,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旁边。 这时,江素卿母子,已拭去泪水,立好了身形,拱手微笑道: “多谢各位仗义相助,先夫的大仇,方可顺利报了,我江素卿母子,对你们的大恩大德,将永记于心……” 话语未了,只见远处有一条黑影,疾如电闪地射了过来。 群雄见之,不由惊讶! 等那黑影来至,才发现是火灵官鲁道亨,背背着他的妻子,散花娘杨秀春。 丁驼子趋向前,抱拳问道: “敢问鲁大先生,那聂老魔的师父天外天,现在如何了?” 火灵官鲁道亨面露遗憾,道: “不幸得很,被那狡猾,奸诈的单老儿脱逃了,有负众人期望,真是惭愧,惭愧!” 麦晋芬铜铃眼一睁,高声嚷道: “什么话都不用说了,目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侠丐裘羽气定神闲地道: “什么事呀!” 麦晋芬手中拿起一张山水图,接道: “有关秘图的事,玄真老杂毛生前交待过,这张秘图关系着昆仑派的存亡,务必请凌少侠,送回昆仑山斗牛观,不知凌少侠意下如何?” 凌震宇星目一层,毅然道: “别说是玄真道长交待过,就算没有交待,各位如果信得过我,我一样义不容辞!” 群雄见状,纷纷点头,表示嘉许。 而银拐婆婆当着众人面前,将秘图交给了凌震宇。

她的神情一时激动、语塞地说不出话来。 接着,江素卿的明眸,茫然地望着庙外! 她痛苦地压抑着激动的神情……有顷,眼中的仇焰敛去了。 继而,她幽幽地道: “宇儿,关于娘……唉!娘这不是很好吗?” 凌震宇见母亲欲言又止,追问道: “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聂元霸那群恶魔……” “住嘴!宇儿!” 未待凌震宇语毕,江素卿的双眸中,暴闪一道凌芒,微愠地轻喝着。 凌震宇莫名不解地望着她,他可以看出,母亲痛苦地在压抑着满心的郁恨。 片刻,江素卿道: “宇儿,你出师来到中原的一切,娘均已知悉,做娘的高兴极了!” 她的腮上又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继道: “如今,七禽叟、侠丐裘羽及银拐婆婆,和那水芙蓉丫头……我都见过了!” 凌震宇见母亲将话题岔开,心知此事娘定有什么苦衷,所以也就没有再问,但心中却是狐疑不已。 于是,他凝望着母亲忙道: “娘!现在他们是否仍留在开封?” 笑颜不减,江素卿答道: “在。他们都在‘洛阳’,他们都住在北派丐帮的总坛。” 这时候,凌世音抢道: “怎么?老魔聂元霸,未将丁驼子……” 江素卿迅然会意,道: “没有!他只派来几个脓包,当夜均叫丁驼子给废了!而后,我们的人马,也就接二连三地到了!” 凌世音听了之后,未再言语,仍朝着庙外眺去。 江素卿一瞥爱子凌震宇,继而又道: “宇儿,现在距离老魔聂元霸开设‘武林宴’的日子,已经接近了!” 江素卿语音至此,猝然煞住下面的话语。 同时,凌世音倏地一声疾喝: “谁?” 喝声中,凌震宇已闻庙前三丈外,衣袂飘风之声,频频传来。 电忖间,凌世音随着疾喝之声,倏而红影闪处,已然电射庙外,眨眼身形已杳。 “嘿嘿……” 庙外数丈处的月光下,突然爆起一串阴笑。 笑声森森,恐怖至极,闻之,令人毛发悚然。 事出仓猝—— 江素卿的神情,不禁一惊。旋即敛起惊色,表情恢复正常,泰然自若。 凌震宇经此猝变,星目疾视庙外,迅速抹去满眼泪渍,旋首一瞥母亲,微愠地道: “娘!此人是谁?” 江素卿面泛仇容,忿然答道: “老魔聂元霸!” 凌震宇一听,两睛暴射恨芒,怒道: “娘,你暂在此等儿,我要将这恶魔聂元霸碎尸万段!” 他语言方甫,身形倏起,纵身冲向殿外而去! 而也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凌震宇的身形冲起之际,倏感腕脉一震,身形疾坠而下,一瞥,疑色地望着母亲,激动得再也不能抑制了! “娘!你为何要拦住我?” 凌震宇的星目,情急地注视着母亲。 江素卿此刻的明眸中,悲痛地含满泪水,哽咽地摇了摇头,道: “孩子,你不要去!有凤姑……足……可应付他啦!” 凌震宇怀疑地急声说道: “娘,我要亲手将这恶魔毙了!” 他激动地怒视着庙堂之外。 江素卿闪动着那双如秋水般的泪眼,凄惋地望着凌震宇,缓缓说道: “孩子!娘,不是不让你去……唉!你……你不会懂的……” 她说到最后的声音,哽咽得听不清了。随后,她在无言地痛苦着。 凌震宇一听,心中欲裂般地感到一阵刺痛。顿时,他疑容地问道: “娘!你……你说什么?” 江素卿安定了一下心情,答道: “孩子,没有什么!快,坐下来!娘还有事要做,所以趁着未走之前,想告诉你一些话。” 凌震宇虽然疑容满面,但也无可奈何。 他知悉母亲心中,定有很多的苦衷,这些事,都能由母亲的眼眸中,可以看得出来。 瞬息,江素卿幽怨地一声长叹,道: “宇儿!快,跟娘坐下来!” 凌震宇应了一声,坐到母亲的身旁。 这时,江素卿才松开爱子的腕脉,宽心道: “孩子!你的那册恶魔们,当年所签下的阎王帖呢?快将它拿出来,给娘看一看!” 凌震宇闻言,面色仇恨遽增,他星目电闪地瞥着母亲,伸手入怀,将阎王帖掏出,双手递给母亲。 江素卿的一双素手,颤抖着接过阎王帖,旋即展放在双膝之上。 倏而,她的双睛暴然地瞪着阎王帖中,那群魔所签的黑名单。 有顷—— 凌震宇展目瞥见母亲的神情时,是激动的,暴怒的! 江素卿依然垂首注视着阎王帖上的黑名单,而她明亮的双眸中,透射出两道仇恨的精芒,随之,仇恨地道: “哼!你们这群恶魔,我要带着我的宇儿,将你们一个个毙于掌下!” 说至此,江素卿昂起脸来,仇恨犹浓地望着凌震宇道: “宇儿!直到目前,你已将‘鬼郎君’殷魂、‘黑妖狐’耿玉娇……” 凌震宇一听,早已会意母亲要说些什么,所以忙自接道: “娘!鬼郎君、黑妖狐和妙师太,这三人,已被毙在孩儿的掌下,其余的……” 说到这里,凌震宇闪动着一双愧色的星目,望着母亲,竟然语塞。 江素卿睹状,凄然一笑,伸手轻拍凌震宇的臂膀,安慰地道: “宇儿,走!看看娘今夜的杰作如何?”。 说着,将膝上展开的阎王帖,递还凌震宇,续道: “这册万恶的阎王帖,你快收藏起来!” 凌震宇接过阎王帖,重新藏入襟内,随着母亲站起身来,昂首凝视庙外,三丈远处,依然凌乱地横陈着,那几具已僵硬了的尸体。 此刻,月光已经偏西,银辉如水倾泻。 江素卿闪目一瞥凌震宇,忙道: “宇儿,来吧!” 语音未落,她身形微拧,迅速无比地射身庙外,眨眼已伫立在三丈之处,垂首盯视着那数具,已是断颈了的尸体。 江素卿虽然面罩薄纱,但由她的眼眸中,是可察知她暗自窃喜着。 凌震宇双眉微微一扬,身形已立在母亲的身侧,星目冷酷地盯视在尸体上。 然而,在他冷若冰霜的嘴角上,已布满了得意而骄傲的笑意,他的神情是极其轻蔑的。 江素卿问道: “宇儿,你都看到了吗?” 凌震宇闻之,转首望着身旁的母亲,他见母亲的眼眸中,含蕴满眸得意之色,自己也笑着跟了点了点头。 江素卿的面色似乎是在倏变中,她双眸蓦地煞芒立现,扭转脸去,伸手一指左边的俯卧着的,一个身着蓝色长袍的尸体,仇恨地道: “这是‘白眼狼’胡少冈,他生前绝不会想到,会有今夜如此下场!哈哈——” 凌震宇闻言视情,心头不由大震,他被母亲疯狂的神态,吓呆了! 于是,他抱着母亲的臂膀,大喊摇动着。 “娘!你……怎么啦?娘——” 江素卿犹若未闻地狂笑着,她尖锐地暴吼道: “这个……这个是……‘过山虎’赵全老魔!” 接着,她又指着一具手脚齐断的无头尸,道: “这个是……‘病大虫’冯毛早老魔!哈……” 凌震宇焦急道: “娘……” 江素卿继续道: “他是‘九指头陀’孙正阳……‘金钱豹’张恕,哈——‘满天星斗’白庆东老魔!” 江素卿咆哮似的语音至此,她双眸怒视,内心激动。 “娘!你……你静一静!” 凌震宇无措地紧蹙着剑眉,轻摇着母亲的身躯,要她快点清醒。 “孩子!这六个老魔……都是娘今夜的杰作……然后,娘一剑剑再将他们的颈上狗头砍下,哈哈——摆在‘夜叉女’屠慧君,所放的那盏破灯的周围……” “娘——” 凌震宇此刻,见母亲的情绪,安静了下来,正欲说些什么。 身躯一颤,江素卿忽然道: “宇儿,娘方才太激动了……” 凌震宇闻言,见母亲已恢复常态,忙放松自己的双手,闪身立于母亲前面。 “宇儿!娘本不该在你面前如此的,可是……可是,你爹爹的死……太……太惨了!” “娘!” 凌震宇听了,不由凄凉的悲唤了声。 刹那,母子二人均是泪流满面,紧紧地拥在一起,语不成声地痛哭起来……片刻后—— 江素卿的悲泣,忽然停止了。 她抹着面颊上的轻纱,明眸闪动出一种母性的光彩,望,着她面前怀中的爱子,微忿地道: “宇儿,娘尚有一事未办……现在,开封府中,被聂元霸邀约而来参与‘武林宴’的,一些黑道巨魁们,均已抵达这里。所以,如今的开封府,已近乎疯狂!” 凌震宇立好身形,怒问道: “娘!断肠崖,可是就在开封附近?” 愁容满面,江素卿点了点头,道: “是的,断肠崖就在开封西南,廿余里外。” 剑眉微蹙,凌震宇道: “娘!你现在又要到哪里去?” 江素卿未待凌震宇语尽,忙抢道: “宇儿,娘要那些被邀而来的黑道魔星们,知道我们的厉害,畏惧而返……” 星目一睁,凌震宇道: “娘!那我……” 沉吟一下,江素卿答道: “宇儿,你现在可往城里丐帮,找你师父他们去!至于你姑姑,我会去找她,明晚我们再见!” 她说至此,仰首望天色,道: “天已届四更,时已不多,娘走了!” 语音未落,凌震宇只见眼前白影一晃,母亲身形已在十丈开外。 “娘……” 凌震宇欲阻止;已经来不及,他呆立原地,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母亲的远去背影! 他怔怔地站在原地,没有追赶,只是悲怆地,轻泣着。 泪,簌簌地滴落—— 良久—— 江素卿的背影,早就消失了! 凌震宇依然泪珠滚落地,不知不觉间,他移动沉重的脚步,蹒跚地朝面前的开封府而去。 开封,是个古都。 读过孟子的人,总记得孟子见梁惠王的故事,这故事就发生在开封。 战国时代,开封是梁国的都城,称之为“大梁”。大梁城沿汴水而筑,形势十分重要,在那时是个新兴的城市。 开封城,留有许多春秋战国时的遗迹。 据传说,南门外的古吹台,是春秋时代著名音乐家师旷,吹奏乐曲的地方;而朱仙镇则是椎杀晋鄙的大力士朱亥的故里,窃符救赵的信陵君墓,在城东南郊,梁惠王的墓,则在西南的梁境村。 天色破晓时分,曙光初现,旭日冉冉地升至林梢,屋角 所有的人们,都苏醒丁。 然而,开封城,却是沉寂的,像一座死城。 昨日的繁华,突然消失了! 凌震宇蹒跚地走着。 开封东门的城门楼,在望了。 忽然,凌震宇的脚步,停止了。他星目电闪,倏射两道仇恨而微疑的凌芒,耀耀如刃地注视着城门楼的右侧一- 此时,乌漆黑亮的城门,洞开着。 城内,杳无人迹。 片刻,凌震宇的面颊上,眉宇间,溢出一丝冷酷的笑意,于是他傲然地,喃喃道: “人头,血淋淋的一颗六阳人头——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陡然,奇迹出现了! 凌震宇默默地含笑至此,虽然他此时的笑容,是冷酷而残毒的,但笑意却仍留在他的唇角之上。 所不同的,他此时的视线,已由城门楼的飞檐上,悬垂的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移到右边那扇乌漆黑亮的圆门上了。 乌漆黑亮的城门上,张帖着——张素白的告示。 凌震宇星目电闪地注视着这一告示之上,他极目地逼视着,那上面所写的两行墨迹未干的字迹。 他被一股欲望驱使着,疾步走至门洞之内,停身于那告示前,昂首望去。 经此一望,他的神情骤然一怔—— 原来,上面写着: 三日后,武林宴时,誓死血溅断肠崖!……希祈,诸位同道前辈先进,悬崖勒马,否则,我等全力搏杀…… 未亡人江素卿携子顿首 凌震宇星目凌芒倏而骤增,转首径朝城内一条坦直的街道深处望去。 他的笑意更浓了。 他知道母亲已将昨夜击毙的过山虎、病大虫等人的首级,分别悬挂于四门之上,向武林宣布,向群豪示威。 凌震宇心中忽然一畅,转身昂然,欲朝城内举步之际 凌空爆起一声哑喝道: “小伙子,你好大的眼睛!我老婆子站你的前面,你连瞄却不瞄一下!啊——这武林中可还有长幼尊卑之序?” 循着暴嚷之声,凌震宇遽然止步,疾朝发话的地方望去。 他心中早已明白,发话的人,正是那分别近日的银拐婆婆麦晋芬。 但,所奇却是人影皆无! 城楼之上,仍是寂静一片。 狐疑之下,凌震宇昂然朗声唤道: “婆婆,快别戏耍晚辈了……晚辈一时未察,真该……” 说着,城楼之上,“噗”地一声轻笑。 凌震宇闻声,心中已经知道,此一笑声,很可能是那伴随银拐婆婆同行的水芙蓉。 凌震宇两眼闪动了下,再欲出声相唤之际—— 城楼之上,两条人影倏现。 “呵呵……” 凌空爆起一串沙哑的大笑,以及一声清脆的呼唤道: “凌兄,是我!” 果不其然,正是凌震宇所料之人,银拐婆婆和玉女神笛水芙蓉。 霎时,二人身形如隼般,凌空飘下,轻似鸿毛棉絮,落在他的面前。 麦晋芬哑笑未止,水芙蓉娇唤之声刚毕,足尖轻点,一个软玉般的娇躯,已投入在凌震宇初张相迎的怀抱之中了。 当下,银拐婆婆笑声突止,一双铜铃眼暴突地一瞪,大嚷了起来道: “啊!你这小丫头好不害羞!” 水芙蓉闻言,倏地立好身形,面颊红晕片片,纤腰微拧,羞赧已极地垂首,埋在银拐婆婆麦晋芬的怀中,娇嗔地道: “婆婆,人家不来了!” “好啦!好啦!” 麦晋芬忙自拍着水芙蓉的香肩,抚摸着她满头乌云的柔发,兀自笑嚷道: “事情已严重得犹如火烧房,你见了这小子,竟然什么都不管了,竟一时地卿卿我我起来啦!” 凌震宇听了,也不禁面红耳赤,旋即,他星目一转,剑眉倏锁,满面疑容密布,昂头连忙问道: “婆婆,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咧嘴瞪眼,麦晋芬大嚷道: “的确!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 面色遽沉,凌震宇道: “什么事?” 铃眼圆睁,麦晋芬嚷道: “武林宴已提前,在今晚举行……” 仇恨的怒焰,忽然出现在凌震宇的星目之中,他满面寒霜,冷酷残毒之色立浓。 继而,他星目杀机暴闪,怒“哼”一声,狠道: “那不是更好吗?这样一来,不就等于催短了聂元霸的狗命?” 暴笑一声,麦晋芬赞道: “不错!老婆子也这样想!” 说着,一顿,她又道: “那城门楼上的人头和告示,想你小伙子,已经看见了!” 凌震宇望着麦晋芬,慨然点头。 水芙蓉这会儿,才站直了娇躯,明眸眨呀眨地,深情含笑凝视着凌震宇。 麦晋芬又自嚷道: “你娘我们方才已见过了!” 凌震宇听后,星目一闪,急忙问道: “婆婆,我娘现在在哪里呢?” 麦晋芬嚷道: “你娘和七禽叟他们,现在都在丐帮总坛,丁驼子那儿!” 凌震宇迫不及待地道: “婆婆,还有别的事吗?” 麦晋芬嚷道: “没有了,走!我们就往丐帮吧!” 语音未落,她偏头一望身侧的水芙蓉,闪动着一对暴突的铜铃眼。 水芙蓉杏目圆睁,望着麦晋芬,启唇说道: “婆婆,你怎么这样糊涂,我们的任务,就是前来迎接……” 麦晋芬争着嚷道: “算啦!我知道你丫头片子要说什么?……是迎接你的凌……” “婆婆……” 水芙蓉撒娇地羞唤一声,疾然瞟目一望凌震宇,娇躯微拧,转身径朝街心而去,动作之快,直若流星,箭矢般的迅捷,眨眼在三丈之外。 “凌兄,我先走了!” 水芙蓉转首又是一声娇呼! 咧嘴大笑,麦晋芬迅道: “小伙子,我们也走吧!” 凌震宇闻言,神情一怔,忙将盯住着水芙蓉的视线敛回,点头作答。 麦晋芬和凌震宇的身形电闪般,径朝东后街的一座废宅而来。 北派丐帮的总坛,是一座偌大的废宅。 据说“丁驼子”当年,即是这座废宅的主人,后因家道中落,才剩如今的场面。 咧嘴瞪眼,麦晋芬忽然地大嚷道: “小伙子,你看那是谁?” 说着,她手指着面前街心处。 凌震宇一听,疾目望去,已然看清,那人即是扁小鹊和丑婆子“苗疆蛊母”。 于是,他朗声答道: “啊!是苗疆蛊母老前辈,和懒黑虎扁兄弟!” 说话间,双方的距离,尚有丈余之远。 转眼,麦晋芬嚷道: “小伙子,怪事年年有,不如今年多,你看偌大的开封府,竟死沉沉得连个人影也没有!” 凌震宇也有些诧异地道: “在下,也如此想着,难道这里出了什么事不成?” 麦晋芬铜铃眼一瞪,停步不前地,暴嚷道: “哼!还不是你娘给搞的……” 凌震宇的身形,也停顿下来,疑道: “我娘?——” 平等晋芬嚷道: “你娘大清早,就东一张告示,西一张告示地帖个没完,……左一个人头,右一个人头的悬上了四个城门,早将那群被天外飞煞聂元霸邀约而来的魔崽子们,给吓跑了!” 她语音方落,对面突然大嚷:“银拐婆子,你穷喊乱叫个什么?我懒黑虎就是讨厌你这个劲!” 凌震宇急叫: “扁兄!” 扁小鹊一眼望见凌震宇,喜极地一声欢呼,道: “啊——原来是凌兄弟……” 他语声未歇,凌震宇立应一声,只见眼前人影一晃,扁小鹊半截铁塔似的身躯,已经来至面前,伸手握住他的双手,兴奋得说不出话来。 麦晋芬睁眼望着扁小鹊,暴嚷道: “傻小子,你们在此做什么?” 扁小鹊仿佛未闻,依然紧握着凌震宇的双手,傻笑着道: “凌兄弟,你真教我想煞喽!” 正于此刻,由一家店铺里闪出一人,径自朝着三人跃来,哑声地笑嚷道: “啊!原来是凌少侠和麦老姐姐……” 电闪间,苗疆蛊母已来至三人身前,忽地脸色骤变,道: “快!走——” 说着,扭头就跑,眨眼转入一条陋巷之中。 银拐婆婆麦晋芬闻言视情,心头立震,倏然觉得事态非比寻常,其中定有什么蹊跷,否则苗疆蛊母不会突然脸色骤变,于是她也急着嚷道: “傻小子,还不走吗?快呀!” 风驰电掣一般,三人身形倏晃,射身而去。 穿过陋巷…… 片刻后,他们又置身于一条南北的横街之上。 “就在那儿!——我师父他们都在那个大院子里。” 扁小鹊一个劲地傻喊着。 果然不错,凌震宇昂头望去,面前数十丈远,峙立着一座偌大的院落。 院落,被高高的围墙围绕着。 它,显得是那样的死寂和深遽。 黑漆的圆门,洞开了。 迎面而来的,是一张悲凄幽泣的脸孔。 凌震宇一看来人,正是水芙蓉,他心中立刻觉得事态严重,心头不禁微震,疾然闪身,迎向她问道: “蓉妹!出了什么事?” 水芙蓉杏目闪闪地,泪光倏现,轻嘤一声,投在凌震宇的怀中,泣声地哭道: “凌兄!玄……真……道……长,他……已……被……聂……元……霸……” 麦晋芬闻言大怒,面色遽变铁青,暴吼道: “丫头片子,哭有什么用?一一现在,他们人呢?” 水芙蓉轻泣着,纤手一指内院,幽幽道: “都在……大……厅……内……” 她语声未了,银拐婆婆麦晋芬疾瞪懒黑虎扁小鹊,暴吼道: “傻小子,我们进去!” 扁小鹊大环眼一瞪,沉浊浊地应道: “好!” 二人似电光,如石火般,射身向内院而去! 眼看他们二人去后,凌震宇怒极如焚地道: “蓉妹,玄真道长老前辈,怎么了?” 水芙蓉依然悲泣道: “我和银拐婆婆月前赶到开封之后,就将那张秘图,还给了玄真道长,不知何故,昨夜玄真道长竟被天外飞煞聂元霸遇到……” 凌震宇急道: “后来怎么样?” 水芙蓉拭了泪水,道: “当时,二人可能就激战起来。方才玄真道长满身血迹,踉跄地回来。突然,双目无神,口吐血箭,跌倒大厅内前,不治身亡……” 凌震宇心头一栗,追问道:“那秘图呢?” 水芙蓉咽了口水,哀伤道:“已被聂元霸夺去!” “玄真道长临终之前,可曾留下什么遣言?” 水芙蓉缓缓道: “他要你夺回秘图,取得昆仑派开山鼻祖太乙真人所著的拳经。” 凌震宇闻言,喃喃自语道: “原来秘图,关系着武当的存亡,难怪玄真道长拚死,也要夺回真武拳经。” 凌震宇此时,早已滚落下两串晶莹的泪珠。 稍顷,二人立好身形,内心悲痛欲绝,抹去面颊泪痕,凌震宇幽幽说道: “蓉妹,我们也进去吧!” 水芙蓉点首作答。 于是,二人飞快地朝大厅疾行而入。 大厅之中,人影幢幢。 凌震宇和水芙蓉,来至大厅内,疾目一瞥,只见群老们正围绕着大厅正中,一张软塌之旁。 原来,软塌之上,躺着玄真道人的遗体。此时,正以一块白绒遮掩着。 所有在场的人们,每一张脸上,都满布哀容。 凌震宇见状,神情愕然了。 他悲愕地,巡视着,在场之人。 除了那前往云中山蛇谷,去邀约“火灵官”鲁道亨,和“散花娘”杨秀春夫妇的韩静如师徒,尚未归来,其余的均已在场。 此刻,就连别后未久的凌世音,与他生身之母江素卿,这时也立身在停放玄真道人的遗体的软塌旁,凄然不已。 然而却还有一人,是他所未曾见过面的。 那人身着金色长袍,若不是驼背,一定很高大,他的年纪在六旬开外,豹头虎眼,生就一股威势。 凌震宇仔细一想,此人定为丐帮丁老帮主无疑。 蓦然,江素卿悲忿地狠道: “聂老魔,你真狠毒!哼!今夜,我定要你这恶魔,死在老娘的剑下……” 她说至此,昂首续道: “各位,这么为我凌家耗费心力,江素卿实是感激不尽了!” 凌震宇只顾哀伤,不知母亲说些什么。 语音略顿,江素卿望着他道: “宇儿,不要再悲伤!快过来,参见丐帮帮主丁老前辈。” 凌震宇闻言,才由悲痛之中,惊醒过来,道:“哦!” 众人一听此言,疾然转首,朝背后的凌震宇望去,他们的目光中,充满惊讶,因为众人都不知道这青年,何时来临。 凌震宇“哦”了一声,并未即时见过那金袍驼背的老人,他却悲痛地疾呼一声,扑在玄真道人的软塌上,悲痛万分地道: “道长……晚……辈……凌……震宇……定要为……你老报仇……” 刹时,大厅之中,悲痛的气氛倏浓。 良久—— 凌震宇在母亲的等待下,他立起身来,见过金袍驼背的老人,和在场的诸位前辈,以及他的恩师七禽叟。 柳眉一皱,江素卿忿忿道: “诸位!我们今夜,断肠崖再晤吧!现在,我先带震宇回房歇息一下……” 水芙蓉此刻依偎在凌世音的怀中,俏眼瞥了眼凌震宇,是那么情深意浓。 继而,她螓首微仰,茫然地望着自己恩师凌世音! 凌震宇和母亲的身影,已消失了。 北派丐帮的总坛,重归静寂,这仿佛是一场“大风暴”的前奏。 开封府,沸腾了! 不!这只不过是前数天的事。 而至今晨不然了,江素卿于四城所张贴的告示,和悬挂着的人头,将聂元霸所邀来而参与“武林宴”的黑道群魔们,个个吓得又悄悄隐迹,知难而返了。 所以,激怒了“天外飞煞”聂元霸,将武林宴的日期,提前在今夜举行。 夜幕低垂—— 天空倏然变成阴沉沉的,霾云密布。 夜,整座开封府,寂如死城。北派丐帮总坛,偌大的一片废宅,也是悄然无声。 然而,丐帮总坛的屋宇深处,自入夜时分起,一批批的黑影,轻巧纵地,隐身在黑暗中,朝着开封府的北门而去。 这时,丐帮总坛的屋垄上,又有两条黑色的人影拔起。 他们仍然是轻登巧纵地,直若两团棉絮般的,直泻北门。 阴霾的夜空开朗了—— 天空是蔚蓝的,繁星点点闪耀着,银月如水,俏丽的犹如一张美艳少女的脸庞,正含情脉脉地对着情郎微笑着。 又是一个晴朗的秋夜。 月光下,往断肠崖而去的一条蜿蜒的山径上,突然出现两条飘风般的人影,捷如箭矢地奔驰着。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二十二、母与子 久别重逢 追魂贴 柳残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