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第七章 慕容雪村 在线阅读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第七章 慕容雪村 在线阅读

2019-11-29 04:39

私有财产在中国法律中的地位比较尴尬。2004年宪法修订,增加了私产保护条款: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虽然有个“合法的”前缀,毕竟是个巨大的进步。在此之前的私有财产一直都是个二奶,老公也不是不疼她,但一旦发生冲突,肯定还是向着大婆。用老百姓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既……也”句式,既保护公产,也保护私产,既疼大婆,也疼二奶。这个句式用在恋人之间比较合适,我大学时谈过一个女朋友,有一天她脸上长了颗小痘痘,十分苦恼,问我还爱不爱她,我说:“我爱你,也爱你脸上的小痘痘。”她听了特别满意。“合法的”3字耐人寻味,因为财产的合法性需要举证,这事不大好办,比如我脚上的皮鞋,虽然是商场买的,但发票弄丢了,你非说它是偷来的,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邱大嘴这两天倒很和善,见了面总是笑嘻嘻的,也不跟我炸刺儿了。上周末到所里坐了一会儿,他敲敲门进来,说中院的李恩正提刑庭副庭长了,你说怎么办?我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就是上次打过麻将的李法官,我说这王八蛋业务那么差劲,人品又操蛋,怎么还能提?他嘿嘿一笑,丢给我一支烟,语重心长地说:“老魏,上次那15万,你不该拿。”我说对,不该拿,是我糊涂。他说这样吧,你拿两万块出来,我替你交给他,这事就算过去了,你以后还得求人家不是?我说他没这么好说话吧,两万他也收?邱大嘴说他也没损失,那天也是拿了钱走的,你再凭空给他两万,他还不笑欢了?我心想这么处理倒是一劳永逸,不过赤裸裸地送钱,终究还是难看,我问邱大嘴:“他喜欢什么?送点别的算了。”邱大嘴说酒色财气呗,钱呗,女人呗,还能有什么?我说我有块江诗丹顿的名表,值4万多,一次都没戴过,要不你把他约出来,吃一顿,娱乐一下,再送他块表,不是更体面?邱大嘴咧咧嘴,笑得十分古怪,转身出去了。 我把这些天的案卷材料整理了一遍,感觉有点无聊,给肖丽拨了个电话,问她好点没有。今天一早她就叫肚子疼,在马桶上坐了半个小时,满桶都是血,脸色煞白,站都站不起来。当时我的心也有点疼,毕竟一张床上躺了两年,没有爱情也有手足之情。心想虽然是你自己造孽,但弄到这步田地,身边无依无靠的,也挺可怜。陪她到医院挂了个号,肖丽过意不去,一个劲儿地催我:“你去忙吧,我自己能行。”我估计她有事不想让我知道,心肠立刻硬如铁石,想活该,难受也是你他妈自找的。甩了甩手,一言不发地出了医院大门。 肖丽怀孕两个半月,说是在楼梯上摔了一跤,意外流产,不过我断定她是吃药堕的胎。我和陈慧结婚几年,她一直没怀孕,后来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我的精子存活率极低,当爹比中彩票都难。这事我一直没告诉肖丽,她做贼心虚,遮遮掩掩地多次暗示,说我才是孩子的亲爹,我不点头也不摇头,一直笑眯眯地鼓励她生下来,心想生下来就去做亲子鉴定,鉴定完了一脚踢出门去,你没家没业没工作,还带着个孩子,我看你这辈子还怎么活?肖丽倒也乖觉,干呕了两三天,突然就摔倒了。摔得有动机,有目的,有人证物证,摔得天衣无缝,可只有一点没摔清爽:上上下下都有电梯,你非跑楼梯上摔跤干吗?不过这事不着急,先给她记着账,总有一天彻底清算。 那天从丰山县城接了她,肖丽一句话不说,坐在车上不停地掉眼泪,估计心情复杂。我当时也很矛盾,想骂她,又想温柔地安慰两句;想揪过来扇上两耳光,又想抱进怀里亲一亲。不过最终什么也没做,叹了口气,把口袋里那颗假钻石掏了出来,说多亏你回来了,要不这钻戒我送给谁呢?她泪眼朦胧地看看我,哇地哭出了声,说老魏,我对不起你,我……以后一定……我心想哪他妈还有以后,要不是陈杰的事还要你出力,我现在就把你揣下去! 我们讨论本子的事,我问她:“你当初是怎么想的?知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肖丽说了两声对不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两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小腿,放声大哭:“我错了……呜呜……我错了,我年轻不懂事,呜呜,你原谅我……原谅我呜呜呜……”我心中冷笑一声,心想我要把那40万给了你,你他妈就不用哭了,不定躲哪儿骂我傻逼呢。我摸摸她脑袋,心里恨不能找把锤子敲下去,语气却很温柔,说两年多了,就算我有什么不好,可管你吃,管你住,穿的用的全是我给你买的,你做得还是有点过分吧?她哭得更加厉害:“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呜呜呜……”我叹了口气,说你生病,我照顾你;你出事,我陪你,你跟人跑了,讹诈我,钻戒我还是买给你,小丽,你……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她惭愧得无以言表,伏地呜呜号哭,像是在舔我的脚。 这是我对付女人的绝招之一:趁其心虚,一举降服。先让她犯错,犯了错不打不骂,只说自己的好。女人都是偏执的动物,你张嘴一骂,举手一打,她逆反心理发作,牙一咬顶着茬儿上,反过来也要找你的不是,一笔笔地清算。男女之间都是糊涂账,哪能算得清?最后吵半天,气半天,结果不了了之,大家都有错,大家也都有理。你不批评不教训,只说自己的好,她自然就会匍匐脚下,永世不敢再反。 把肖丽拉回来,陈杰就好对付了。那本子上只有一堆字母,我就说是我的情人,这小王八蛋又不是反贪局,肯定拿我没辙。我当律师14年,算是纠纷高手,每次通话都录了音,就算真的东窗事发,我会怎么样先不说,他敲诈我40万,绝对算得上数额巨大,足够判15年,出狱后快40岁了,这辈子就这么毁了,到时顺便把肖丽也捎进去,少则3年,多则10年8年,反正是她自找的,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如果这些还不管用,我还有最后一件厉害的法宝:他爹叫陈明德,他妈叫刘阿翠,他家住在钢管厂宿舍6栋302,他妹妹陈洁欣明年高考,就算这小王八蛋自己不怕死,我就不信他们全家都不怕死。到时找几个人,上门恐吓一下,再甩个几万块给他,逼着他写个保证书,把敲诈勒索都写上,这东西虽然没什么法律效力,可对法盲来说意义重大,谅他也不敢乱说乱动。等本子拿回来,我一把火烧了,再想法慢慢地整治他,论白道,论黑道,论人脉,论手段,我就不信这小王八蛋能逃出我的手掌心,总有一天让他生不如死。 四高丽还躺在省医院里,这家伙也真狠,吞钉子、吞洗衣粉,吞玻璃,吞了一肚子垃圾,吞得肠馊肚烂,终于骗了个保外就医。此事不可以轻心掉之,我托监狱管理局的熟人问了问,一下放了心,原来这几年他和小二黑没有关在一起,人虽然出来了,倒未必是针对我。再说他们那伙人早就抓干净了,他自己也受到严密监视,不见得能有什么作为。我手里有个电警棍,一直没用,这两天充足了电,时刻带在身边,出出入入加倍小心,尤其是到停车场取车,我总要拉个人陪着,就算四高丽真要动我,至少有个救应的,没那么容易得手。陈慧的气焰越来越嚣张,一天打几个电话,语声凌厉,用词粗野,恨不能生吃了我。现在不是发狠的时候,我软语相劝,善良无比,昨天还把她叫到所里,当面给了五万,她依然不满意,不过态度好了一点,想来也不至于下狠手。 这就是我的生活。这世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爱自己也爱别人,第二种人只爱自己,不爱别人,我属于第三种:既不爱自己,也不爱别人。有时候我觉得生命只是一场恍惚,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也留不下,凡世种种,只为静等老死。海亮和尚送过我一幅字,上书两句箴言: 想人间婆娑,全无着落; 看万般红紫,过眼成灰。 就是这个意思。我埋下了种子,却从不期待果实,它满贮蜜液,或者暗藏毒汁,于我并无分别。

在中国大陆的刑法体系中,性犯罪是最令人不齿的恶行,判得也最重。强xx罪在瑞典的最高刑期只有6年,意大利10年,日本15年,中国则是死刑。因为小脑袋丢了大脑袋,这事不太划算,经济学中称为负效应,法学上有个名词叫“罚不当罪”。以我个人愚见,杀头确实过分了,割掉作案工具倒可以商量,中世纪的欧洲就有这样的法律:哪个部位犯罪就割哪个部位,偷东西剁手,强xx就割xx巴,倒也简单明快,直指人心。 潘志明终于离婚了。这人结婚10年,分居了8年,我们都笑称他老婆打了一场真正的抗日战争。8年间他老婆两次提起诉讼,全是潘志明所在的河口法院受理,两次全都败诉。潘志明家事不顺,事业上也不如意,混了十几年还是个审判员,到现在还骑自行车上班。他上学时挺机灵的,毕业后也不知怎么了,一天不如一天,干活最多,好处没份,一脑子铁锈,又不吃请,又不收礼,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高架势,惹得人人讨厌。2002年我在他手上办过一个案子,请了几次都不出来,最后往他家送了4条中华、两瓶五粮液,他死都不肯收,非要我提回去,否则第二天就交到政治部。我丢下东西撒腿就跑,心想我就不信你会上交。刚跑到楼下,楼顶一声大喝,我一愣,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天而降,哐啷一声砸在地上,满院都是五粮液的香气。我大为光火,提着那袋残酒烂烟找他理论,潘志明连门都不开,说少来这一套,该你胜诉,自然会让你胜诉,不该你胜诉,送东西也没用,赶紧走!我气哼哼地下楼,过了两个月,判决下来,他倒没食言,果然是我胜诉,不过心里还是疙疙瘩瘩的,心想哪有这样的法官,跟他妈木头似的,怪不得他老婆要跟他离婚。 他老婆的公司就在我们楼下,天天出出进进的,遇见了也就是点个头。说起来也是大婶级的资深美女了,不过保养得极好,皮肤白嫩,腰肢纤细,胸部高耸入云,人称“江左第一高峰”,谁见了头都为之一晕。前两次离婚不成,她怀疑是潘志明在中间使了劲,第三次提起诉讼后,下了狠心,说你能在法院使劲,我就到床上使劲,看谁的劲大。并且放出豪言,说要把河口法院民庭睡个遍,从审判长睡到书记员,一个都不能少,直睡到胜诉为止。潘志明开始还不在意,没想这女人说到做到,一天往法院跑几次,去了就约法官吃饭喝酒,同事开始还顾忌情面,不肯去,后来架不住再三恳求,吃过了,喝过了,回来个个眼神诡异,像是替潘志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奶妈。真睡还是假睡,谁都说不清楚,反正潘志明最后顶不住了,一纸协议离婚了事。这事在圈内传得极广,连北京的同行都知道河口法院有个“潘高寿”,王八嘛,当然活得久。 到人才市场复印了陈杰的简历,我心里有底了。这小王八蛋没有任何背景,钢管厂有个爹,服装厂有个妈,都是城市贫民。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作过弊,打过架,有一次差点被开除。这两天经常跟肖丽通话,她的态度很奇怪,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也答应回来,可就是不告诉我具体地址。昨天晚上通话时,她哭得特别伤心,说对不起我,一定会把事办好,让我再等两天,“这次回来,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我摆弄着那颗刚买来的假钻戒,心里忽然疼了起来,想谁都有糊涂的时候,一个小姑娘,别跟她计较了。转念想到这事的严重性,气又不打一处来,想小贱货,等这事处理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假钻戒是在范阳路小商品市场买的,两克拉的玻璃,还有一份卡地亚的证书,价值35元。有一天半夜醒来,看见它在黑暗中幽幽地闪着光,我突然想:就算它是真的,我又能戴到谁的手上?37岁了,有人怕我,有人恨我,可是没有人会真心爱我。而这所有的蝇营狗苟、处心积虑,又有什么意义? 周四马明峰的小姨子结婚,特意打电话给我,说好久没见了,过来叙叙旧,一起喝两杯。我撇撇嘴,心想什么他妈的叙旧,还不是想老子的钱,这红包小了拿不出手,至少也要2000元。马明峰是青阳法院执行庭的,面相憨厚老实,肚里万千鸡贼。2001年我在他手上办过两起执行,两起都很顺利,他装得也真像,不受礼,不桑拿,从不刁难当事人,有时在外面错过饭口了,招待他吃顿饭,他总要交代两句:“千万别铺张,来碗面,来碗面就行。”我十分惊奇,心想羊圈里拱出头骆驼来,这行当居然还有个好人。第三个案子争议标的600多万,我收4%,有20多万的赚头。审完后要执行了,我请他去清风山庄骑马钓鱼找姑娘,他连连摇头,我说给个面子嘛,你不喜欢别的,喝杯茶总行吧?他笑眯眯地问我:“你每次应酬法官,又吃饭又桑拿的,要花不少钱吧?”我说只要大家高兴,花几个钱算什么?他接着问:“一次能花两万不能?”我说什么话,只要你肯赏脸,不要说两万,3万、5万也不在话下。他点点头告诉我:“茶就不喝了,拿也不桑了,你要真有心,折现吧。”那天我带的现金不少,立马掏了两万给他,出来后心情无比郁闷,像被谁黑了一砖头。这以后就算熟了,他隔两天就会给我来个电话,巧立名目吃我的豆腐,一次说车没油了,让我给他加油,都是明白人,光加油哪成啊?我送了500公升的油票。有一次说他儿子要看球,让我帮着买球票,那时全年套票炒到1200多,我一下送了4套。烟和酒更不用说了,每次见面他都要念叨:“律师,牛啊!软中华!你看看我,红河!”人家法官都开口了,你总得有所表示吧,送几条中华,他倒朴实,转手交给寄卖商店,手上照样红河不倒。还有些名目简直匪夷所思,冬天要蚕丝被,夏天要皮凉鞋,家里纯净水喝光了,不过十块八块的事,也绝不肯自己掏腰。最经典的是陪他小姨子买化妆品,一到商场他就问售货员:“哪个牌子最贵?”售货员说雅诗兰黛,他啧啧赞叹:“雅诗兰黛,这名儿,牛啊!”到柜上挑了两瓶霜、一瓶露,还有一盒面膜,3400多,我要付账,他急了:“我送我妹妹礼物,你献什么殷勤?你想泡我妹妹啊?”我连称不敢,心想就你这妹妹,长得跟倭瓜似的,扒光了扔到大街上都没人多看一眼,老子固然多情,可从来不当慈善家。陪他刷卡付了账,我心里十分纳闷,想这鸡贼怎么转性了,不会是天良发现吧。结果刚出商场大门,他就把发票递给我:“这个,啊,你处理一下,报销了给我送过来。”我满腹惆怅,接过发票黯然而去,听见倭瓜小姨子在后面浪声发嗲:“姐夫,你可真——有——办——法!”马鸡贼毫不害羞:“那当然,你姐夫,牛啊!” 圈内都知道他跟小姨子不清白,他老婆也知道,有一次公然上门大闹,不过中国没有乱伦罪,办不了他,只能等天上打雷了。 封了个300美金的红包,看着不起眼,含金量却挺高。婚宴设在喜来登酒店,场面十分气派,这次马鸡贼出了重手,酒是全兴,烟是中华,每桌都上了鱼翅,贺客两、三百人,大半都是同行。跟我们所的刘文良聊了一会儿,他告诉我:“你最近注意一下老邱。”我一怔,这时新郎新娘过来敬酒,马鸡贼大笑着打招呼:“老魏,老刘,看我妹夫,牛啊!两米零三!”我举头看看那个傻高个,差点憋不住笑出来,这人太滑稽了,两米多的个子,巴掌大的脸,五官全挤在一起,表情超级浓缩,尤其是笑的时候,分不清哪是眉毛哪是胡子,像被驴打横里踩了一脚。这酒不能不喝,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马明峰对我施个眼色,我心领神会,起身来到洗手间,点上烟刚抽几口,他进来了,看看四周小声问我:“王小山那钱给你没有?”我说还没有,我这两天催他。他一点表情都没有:“我小姨子想要个路易威登皮包,你办一下。”说完提上裤子走了,我腻歪之极,想一个LV至少七八千,再加上那300美金,一万块就这么没了。回到桌上喝了两杯闷酒,突然想起刘文良的话,转头问他:“你刚才说邱大嘴怎么了?”刘文良有点不自然,说咳,没什么,你当我没说过吧。我一下警惕起来,想邱大嘴这王八蛋,不就十几万嘛,也道过歉了,他还想怎么样?这时手机急促地响起来,我伸手拿起皮包,心里突然轻松起来,想这王八蛋接了那么多刑案,屁股更不干净,光我知道的就够他吃一壶,他要真敢搞鬼,老子就先把他送进去。 电话通了,里面一片啧杂,肖丽哭咧咧地说:“老魏,陈杰打我。” 我赶紧起身:“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她低声啜泣:“我拿复印件,他就打我……呜呜呜。” 新郎新娘开始接吻了,大厅里笑声喧天,我几步走到廊上,心里提醒自己:别着急,一定不能着急,慢慢来。柔声问她:“打你哪了?严不严重?要不要我过来接你?” 她抽抽嗒嗒地不说话,我心烦意乱,正想问她本子的事,肖丽擤了一下鼻子,断断续续地说:“他打我……肚子,打我肚子……呜呜呜。” 我心思飞转,一下明白过来:“小丽,你是不是……怀孕了?” 她嗷地哭出了声:“他打我肚子!打我肚子!” 我定定神,说我马上过来接你,那本子呢? “他拿走了,”肖丽说,“老魏,他打我,还抢我的钱,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呜呜呜。” 来不及告辞了,我坐电梯到停车场,发动汽车飞奔而出,心里不停地盘算主意,想那本子上没一个人名,全是字母,我如果说那些是我的情人……不行,这种事骗肖丽没问题,反贪局可没那么傻,纪委更难对付。陈杰只知道个反贪局,估计还是市检察院的反贪局,如果我出几万块,从里面买封匿名信出来……还是不行,这钱没人敢收,再说这小王蛋还可以寄第二次、第三次……,想得五内如焚。还没开出市区,马明峰给我来了个电话,说老魏你他妈不够意思,一声不吭就跑了。我说有点急事,改天当面向你请罪。他什么也没说,一下挂了电话。我突然醒悟过来:红包还没给呢。狠狠给了自己一拳,按号码回拨过去,连叫两三次,他就是不接,我没招了,想给他发条短信算了,就说自己忙糊涂了,改天加倍补上,一定让他满意。这事必须马上办,我减速打盘,想靠边停车,这时后视镜里一辆摩托车如飞驶来,我情知不好,刚想避让,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车身抖了一抖,那辆摩托哐啷倒地,滑出多远,车上骑手飞鱼般腾空而起,在地上滚了两滚,扑通一声瘫倒地上。我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停了车,那骑手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其时天色向晚,周遭人声鼎沸,我呆呆地望着,只见头盔下一缕鲜血缓缓流出,色泽鲜红艳丽,如同五月怒放的玫瑰。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第七章 慕容雪村 在线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