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第十四章 学会无聊 轻熟男女之三十岁那天遇见 三十

第十四章 学会无聊 轻熟男女之三十岁那天遇见 三十

2019-11-29 04:39

金沙贵宾会,生活原本就是无聊的,所以人们很努力的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有趣起来,但是有没有人想过如果学会一种技能把无聊当成有趣,那么是不是就不用每天很辛苦的想着做点什么有趣的事情。 “早。”今天是无聊的周末,走出房间看到无聊的陈涛。 “中。” “中什么?” “早什么?” “早上好啊!” “中午好啊!” “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无聊了?” “在无聊中学会的。” “啊!!!!”浴室传来大喊的声音。接下来就是阿杰一脸惊恐的出现在我和陈涛的面前,而我和陈涛等待他发表什么无聊的言论。 “我的脚不见了。”阿杰说道,我说的没错吧,无聊。 “那你应该庆幸你还可以站着。” “不是真的不见了,是看不见了。” “那你应该庆幸你还可以看见我们。” “哎,你们到底明不明白我说什么。” “如果你可以说的更清楚一点的话。” “我刚才洗澡,站直身体,从上往下,看不见自己的脚,明白了?” “就快明白了,加油。” “被肚子挡住了,我的眼睛和脚之间,是我的肚子。” “哦。” 也许我和陈涛给的反应太不强烈了,我们被阿杰逼着站起来和他做一样无聊的事情——站直身体用眼睛看自己的脚。 “站直,往下看,能看到自己的脚吗,有没有被肚子挡住?” “我还好,我可以看到。”我有保持运动的习惯(每天睡到快要迟到,然后狂奔着去公交车站地铁站,然后下车后再狂奔去公司),所以身材维持的尚算可以。 “我也能看到脚趾。”陈涛说道。 “你们两站直一点啊,这样看不见了吧。” 还好现在没有女孩,不然有谁会喜欢这么无聊的三个男人,站成一排站直身体看自己的视线有没有被肚子挡住而看不到自己的脚。 “行了,阿杰,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自从大学毕业之后第五年在一次追赶公车的运动中,当我快速奔跑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我身上的肉有节奏的颤抖。”这是陈涛说的,他和我一样有追公车的习惯,不过他跑的没我快。 “哇,够恶心的。” “很快你也会这么恶心的。” “那怎么办啊。” “慢慢就适应了,你现在才发现,而我已经开始适应。” “那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去锻炼一下了,怎么说我们也才三十岁,你说不忙的时候下了班就是看电视、上网,要不就出去喝点酒,瞎侃,也挺无聊的。” “这到是个好建议,那我们去做什么运动?” “打羽毛球吧,简单又有趣。” “或者游泳,游泳对于消除脂肪应该还是非常不错的。” “去健身房。”阿杰突然冒了一句。 “为什么?” “找家大一点的健身馆,不仅象你们说的羽毛球,游泳什么都有,另外壁球、乒乓球、各种有氧训练,跆拳道,瑜伽等等课程,更不要说那些基本的健身器材配备了。” “有这样的健身馆吗?” “当然有,我就知道一家。” 难得阿杰第一次提出这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所以第二天我们三个就出现在健身馆贵宾洽谈室了(不是因为我们要参加VIP会员,而是所有的洽谈室都叫贵宾洽谈室)。 阿杰推荐的这家健身馆真的不错,从规模上来说可能算是市内最大最好的一家,客户专员的服务质量也属上乘,当然价格也不菲。为了更加灵活的经营,健身馆有很多种支付方式,可以入会,也可以不入会报名专项课程,更可以贴心的为我们三个男人的特殊情况设计专门的服务及付款方式。 我和陈涛还是决定先四处看看了解一下具体的环境,而阿杰则趴在那里和那个长的颇有姿色的客户专员咨询各种专项课程以及如何花最少的钱让我们三个人最有效的得到锻炼的事宜。 周末的下午应该是高峰期了,所以健身馆里人很多,陪同我们的客户专员详尽耐心的向我们介绍每一处场所,还邀请我们免费做一个体能测试。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就远远的看见阿杰已经可以轻轻的握着那位颇有姿色客户专员小姐的手轻声说笑。 “老天为什么就这么不公平,阿杰到哪里都可以勾搭美女,而我用真诚的态度执着的对美女追寻了二十几……十几年却一无所获。”我向陈涛抱怨着。 “他有到哪里都勾搭吗?” “当然,眼前的这个不算,我们去买东西,他勾搭专柜小姐,我们坐地铁,他能在拥挤的地铁里勾搭距离他五米外的女孩,我们去旅游,他勾搭导游小姐,最可恨的是,当他发现另外一个团的导游小姐更漂亮的时候,他居然可以丢下我们一个人跟着那个团玩了两天。” “好像也是,不过那是除了因为他长的帅之外,他还有不怕失败,勇于尝试的精神,而你……” “我也有勇于尝试的精神。” “你?。” “不要看不起我,我现在就向你证明。” 我立刻环顾了一下四周,找寻可以让我勇于尝试的目标,在操房门口看见一个刚刚运动完,正拿毛巾擦拭微微汗水的漂亮姑娘。 “就这个了。”说着我就笔直的走向那个姑娘。 五米,我的决心十分的坚定,我要很自然的说“嗨,你好”,然后她会回答“你好”,接着我会说“朋友说这家健身馆不错,今天我是来看看的”,她会说“看的结果呢”,我会说“开始觉得一般,现在觉得……非常好”,然后我会对她释放一个很有深意的笑容,她会回以微微略带羞涩的笑容,一切就是这么完美。 二米,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气血上涌,我长吸一口气,抑制心头的激动,我要做到从容镇定,绝不刻意。 一米,我开口了?没有,我只是假装没看见她一样,摆出一个自以为很酷的样子从她身边经过,然后为了不被她看见(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我),绕一个大圈重新回到陈涛的身边。 “回家。”在陈涛嘲笑我之前我说道。 “哎,我帮你们选好报名的课程了,要不要……哎,那边那个姑娘蛮漂亮的。”阿杰的眼光落在刚才那个姑娘身上。接着他就笔直的走了过去。 “嗨,你好。”阿杰说道。 “你好。” “朋友说这家健身馆不错,今天我是来看看的。” “哦,那你觉得怎么样。” “开始觉得一般,现在觉得……非常好。”阿杰释放一个很有深意的笑容,姑娘回以略带羞涩的笑容。 “你刚才也是想这么说的吧。”陈涛看着我说道:“你们两的区别就在于,你用脑袋想,他用身体做。”

相亲是目前男女寻找自己另外一半最普遍和常用的手段,利用自己身边的人或者网络,交友中心等等手段,扩大自己的交际面,获得更多的选择机会。我赞同这种方式,网络上还流传着许多有趣的相亲故事,我一直希望这种相亲故事能够发生在我自己的身边,陈涛这种性格去和一个留学归来和老钱老婆一种类型的女孩相亲,也许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我和阿杰都很好奇,同时我非常担心陈涛那种“说说真实的想法”的追女孩方式实在让人头疼。 “我说你们两个,就这么闲吗,不能去做点别的事情?”女方还没来,陈涛瞪着眼睛看着我们两个。 “目前我们找不到比看你相亲更有趣的事情。”我说道。 “那你们两旁边待着去,快到点了。” “放心,我就没见过几个姑娘会准时到的。”阿杰说道。 可是阿杰的话音才落,一个姑娘就已经推门进了咖啡馆,那姑娘长的不比我们家赵妍逊色,也相当的有气质,绝对不是那种平常已经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文化导致审美观破损的女孩。(名词解释,审美观破损,指时下那些总以为妆化的越浓越好,衣服穿的越少越性感的审美思想) 正在我和阿杰准备对这个女孩评述一番时,那个女孩的眼光扫视全场投向了我们这边,我和阿杰迅速的撤到一边。 “请问,你是陈涛吗?”姑娘的声音绵绵的,听着很舒服。 “啊,对,我是陈涛,你是蕾蕾吧。” “嗯。” “请坐。” “谢谢。” 此处略过琐碎杂事,两人坐定。 我和阿杰来是准备来看陈涛笑话的,见到女孩最不会说话就应该是陈涛,何况这么漂亮的美女。可是事情却大出我们的意外,陈涛不仅侃侃而谈,轻松自如,还时不时的让美女忍俊不禁。 “他什么时候修炼出关的?”我望向阿杰。 “我哪知道。不过我知道另外一件事情,凌少,现在见到美女说不出话的排行榜你当第一了。终于摘掉了千年老二的帽子。” “滚蛋,谁要当这个第一。” 我们原本是打算看陈涛紧张害羞慌乱来娱乐自己,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陈涛的痛苦之上,然后在陈涛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帮助陈涛完成相亲。没想到陈涛完全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和美女聊的不亦乐乎。我和阿杰无聊的决定回家。 “你们跑去哪了?”一回家林琪正在厨房忙着,厨房里原材料丰盛,锅上煮着,炖着,炒着……看来是顿大餐,我从住进来还没见过林琪做一顿正式的饭菜。我又一次对林琪的印象改变了,这个一直以女强人形象示人的姑娘,原来也具备这么贤淑的家庭妇女气质,只是不知道她做出来的菜的水准如何。 “我们陪陈涛相亲去了,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多菜。” “陪陈涛相亲?”林琪停下手中的动作,举着锅铲看着我,我以为林琪也脱离不了一般女孩的特点,具有八卦特质。 “对啊,老钱介绍的。” “姑娘漂亮吗?” “你还别说,非常漂亮,就比你差一点点。”阿杰告诉我绝对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奖另外一个女人,我想我理解的不错。 “那情况怎么样啊。”果然如阿杰所说,林琪脸上闪过一丝笑容,故意转身继续炒菜掩盖脸上的喜悦然后问道。 “你觉得呢。” “就陈涛见到女孩说不出话的那个性,我看一定很糟糕。” “你也这么认为是吧,可是事实不是,陈涛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炼的功力,不仅谈笑风生,还把那女孩逗的笑个不停,我看他们是对上眼了。” “真的?” “那还有假,不信你问阿杰,阿杰说他都没把握能把那女孩说的这么高兴。” “哦,”林琪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许多,放下手中的锅铲关掉炉火,说道:“我有点累了,上楼休息了。” “啊,菜不做了,这都做到一半了,我们等着尝尝你的手艺呢,闻到这香味,我都有点饿了。” “饿了吃自己,我有什么义务给你们做饭。”林琪不知道哪来的脾气,大声呵斥我之后就上楼去了。我又哪句话说错了?我不是都按照阿杰说的做了吗? 对于陈涛相亲我不仅仅只有看热闹的心情,我衷心的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女朋友,自从我们一起创业失败,他父亲去世母亲生病,女朋友跑了之后,这两年他都没有再谈过恋爱。相亲后第二天,我和阿杰就找老钱打听消息,让他帮忙问问女方对于陈涛的印象。 “怎么样,问的如何?”老钱一进门,就被我和阿杰按在沙发上逼供。 “姑娘对陈涛的印象挺好的,觉得他人幽默、诚恳、成熟。” “真的,那是不是有戏。” “这个就……”老钱拖了一个长音,肺活量还真大。 “我和你没仇吧,你打算把我急死啊。” “姑娘觉得还是算了。” “为什么啊。” “陈涛这人太实诚,什么都和人家说了,创业失败,父亲去世,母亲生病,房子卖了,积蓄没了,自己现在一个月的薪水八成要用于母亲的治疗和疗养费用,凡是能说的我看他都给说了。” “就因为这个姑娘就嫌弃了?这都什么世道啊,就只看钱了,没别的了,那穷人就不用过日子了,我们国家还只是个发展中国家吧,也就是全民奔小康的阶段,还没到小康呢,没钱就不谈,哪这么多有钱人啊……”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到不怎么介意,因为我理解社会的现实,人的现实,可是发生在陈涛身上,我就忍不住心里的怒火。 “行,行了,消消气,”阿杰及时把我抱住,不然他害怕我会失去理智误伤老钱,因为我的脸都快要贴到老钱脸上了,阿杰把我按在椅子上:“凌少,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现在社会就这么现实,那姑娘自身条件好,想找个条件好点的,也是正常的事情。” “什么叫条件好?有钱就叫条件好,人好就不是条件好,现如今有几个男人能向陈涛这么好的,无论对父母,对朋友,就包括对以前的女朋友,有谁能说个不字。” “可是人家不是不了解陈涛吗。” “不了解那就了解啊,才见面就否定,怎么了解。” “那姑娘追求的人多,选择面广,肯定没时间一个一个的仔细了解,所以先用硬件条件筛选一下,也不为过嘛。”老钱插话道。 “选择面广?追求人多?追求人多你还介绍陈涛去相亲,没事找事是吧,你最好在我还能忍住火气的时候给我滚蛋,不然后果自负。” “好,好,我这就滚。”老钱遁走了。 我愤怒的目光因为老钱的遁走,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只好转移到阿杰的身上。 “你别瞪着我啊,这件事从头到尾和我没关系啊。” “我不是想瞪你,只是我现在一时改变不了我的眼神,而我又找不到另外一个目标。” “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你背后有一个很不错的目标。”阿杰示意我转向身后。 “是谁?啊,您好,吃了吗。”我愤怒的目光转向身后的目标立刻发生了变化,连声音也变得温柔许多,因为站在我身后的是我们老板娘林琪。 “没呢,你们吃了吗?”林琪没有因为我的目光而生气,反而用更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我们也没呢。” “昨天的菜还没做呢,正好今天帮你做一桌好吃的。” 这个林琪什么意思啊,性情转变这么跳跃。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四章 学会无聊 轻熟男女之三十岁那天遇见 三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