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第十三章(下) 慕容雪村 在线阅读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第十三章(下) 慕容雪村 在线阅读

2019-11-29 04:39

这就是我要的。肖丽颇有心机,不过到底还是嫩了点,以前吵架的时候我也用过这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拿下并不困难。我心中暗喜,也装出伤感的样子,说:“小丽……”,然后闭上嘴等她的反应。 肖丽抽抽嗒嗒地哭着说:“老魏,对不起,我也不想……” 这话可以确定几件事:第一,这两人早有奸情;第二,肖丽本来并不想敲诈我,只是经不起陈杰的撺掇;第三,她对我还有余情未了。我飞快地转着心思,想怎样才能进一步打动她。 我说:“恭喜你找到自己真正爱的人,我知道配不上你,现在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从今往后,我就当你的哥哥吧。” 肖丽哭得更加厉害,我接着说:“钱我会给你,但有几句话,我只想说给你一个人听,好不好?”她不答,话筒里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之声,又过了一会儿,肖丽止住悲声:“你说吧,他走了。” 我直奔主题:“你觉得陈杰可靠吗?”她不说话。我夸她:“小丽,你那么聪明,不会轻易上别人的当,对不对?”她嗯了一声。我说你也听见了,刚才他问我你值不值40万,这话真让我担心,小丽,你现在年轻漂亮,他能拿着你卖40万,等你不年轻了,不漂亮了,不值40万了,他会不会拿你卖一万两万,几百几千?整个的卖不掉,他会不会抓你去零卖?一个人随随便便就把你卖了,你怎么还能相信他?还傻到帮他数钱?你在他心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你跟我那么久,形同夫妻,他有没有嫉妒过?他肯定说过爱你,可你有没有想过,他是真心爱你呢,还是因为你能帮他搞钱? 肖丽半天都不说话,我喂了几声,她小声回应:“我在呢,你接着说。” 这就好办了,我就怕刚才那番话过不了关。制敌之道,攻心为上,只要第一把能拿住,以后就不怕她瞎扑腾。不过刚才那话太厉害,现在要往回收一下。我说:“我早就劝过你,找老公要找比自己弱的,不能找比自己强的,要吃定他,不能被他吃定,也许我把人想得太卑鄙了,不过这个陈杰,恐怕你不是他的对手,将来说不定要受他的气。” 她有反应了,翁声翁气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再往下就容易多了,我问她:现在那本子在他手里,对不对?肖丽说对不起,是在他手里。我说你们计划得够周全的,跑到外地,打公用电话,是不是还用假身份证开了个银行账号?她咦了一声,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太简单了,换了我也会这么干。如果我没猜错,这存折也在他手里,对不对?肖丽说这你猜错了,虽然身份证是他搞的,但存折在我手里。我冷笑一声,直击要害:“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现在明白了吧?”肖丽说明白什么,刚说完就反应过来:“哦,可以挂失。”我心里暗笑,想只要诱导得法,再机灵的鬼子也会跟着你走,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太对了!小丽,我愿意给你钱,可这钱未必能到你手。这个陈杰不简单,20多岁的小伙子,比我都厉害,你说他会不会拿了钱就跑,把你一个人扔在外地?就算他现在能带你一起走,以后……” 肖丽没反应,我立刻意识到话说过头了,赶紧拉回来,说这事不止40万那么简单,今天要40万,我给了;明天呢,他会不会要80万?后天呢,100万?只要那本子还在他手里,他会收手吗?哪还有比这更好赚的钱?小丽,就算你对我毫无感情,你就忍心把我毁了吗?你知道,我是农村出来的,熬到今天多不容易啊。 这是真心话,说得我自己都有点心酸。肖丽也动情了,幽幽抱怨:“毫无感情,哼!是哪个王八蛋一直不跟我结婚?” 我们俩吵架几乎全是为了这事。我说这可是为你着想,你现在年纪太小,一时冲动嫁给我,万一将来后悔怎么办?二婚女人可不值钱。 她估计又在撇嘴,过了大约半分钟,她的声音一下高了起来:“你老实交代,那条内裤到底是谁的?!” 根据我的经验,这种问题最麻烦,怎么回答都是错。我飞快地转着念头,想“胡搞”两个字是逃不掉的,但跟谁胡搞比较有利呢?时间不容我细想,先拿句废话顶上去:“你真想知道?”肖丽大声回答:“是!到底是哪个贱女人的?”我假装呛着了,连连咳嗽,想肯定不能说实话,那样肖丽非疯了不可,也不能说是刘亚男的,肖丽认识她。王芳、谢曼、丁小红?都不行,性质不变。还有谁呢?这时脑海里灵光一闪,一下想起了陈慧。 我长叹一声,说这事我真不想说,那条内裤,是……是我前妻的。 肖丽大为惊奇:“你不是挺恨她吗?” 我说9年的夫妻啊,哪能说丢下就丢下呢?我又是个重感情的人。她现在也挺可怜的,又没钱,又有病,那个男的也不理她了。那天我在路上遇见她,顺便搭了她一程,她一直哭,说想跟我复婚,这怎么可能啊,我还有个小丽呢,对不对?我安慰了她两句,接着就…… 肖丽一声冷笑,我情知不好,立马掉头:“其实什么都没干,就……就温存了一下,9年的夫妻,想想就觉得乏味。还有,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住手?说出来你肯定不信,小丽,我那时突然想起你了。” 这话实在漂亮,我暗暗得意,肖丽的语气也温和了许多,说你个老东西,就会甜言蜜语,你发誓! 誓言这玩艺没有法律效力,跟放屁差不多,想发多少就发多少。我把胸脯拍得砰砰作响:“老天在上,如果我魏达有一句假话,明天就被车撞死!” 她笑起来,说你这种坏蛋,哪那么容易死?我问你,以后还敢不敢了?我说打死都不敢了,人命关天啊,要不你给我弄条铁裤衩吧,带电子密码的,一出门就把我锁上,撒尿都得请你批准。她哈哈大笑,笑完了,突然结巴起来:“我跟你说,我跟陈杰也没什么,他……他他抱过我,也……也亲过我,可是……可是没有那个!” 我心里冷冷地骂了一声,想你他妈骗鬼呢,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没那个?妈的,但愿你那个到脱阴而死!不过这话是覆水重收的意思,我笑了一下,说我就知道,小丽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我知道。 她格格地笑,这时手机嘀嘀地响了两声,有条短消息进来:我今天想赚钱,你有没有空?我心里一动,想来得真巧,正想找她呢。肖丽说是谁啊,我说还能有谁,曾小明呗,他妈的,又找我要钱。肖丽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我问她:“小丽,你回来好不好?我带你去买钻戒。”她大声回答:“我要看你表现!”我说怎么表现啊,她沉吟了一下,说第一,你把我气走的,你要来接我! 我满口答应:“没问题!” “第二,先把钻戒买来,至少要一克拉的!” 这个简单,街上到处都卖假钻石的。我说:“没问题!” “第三,”她语声渐低,“那本子在陈杰手里,你打5万块钱过来好不好?要不然,两万也行,我怕他……” 我毛发直竖,心想肖丽都控制不了,看来事情麻烦了。算计了一下,我告诉她:“你把账号发过来,明天我就汇钱。不过你可得把那本子盯紧了,千万不能让他留下复印件!” 她不说话。我心里一凉,说你们是不是已经复印了?她突然慌乱起来:“别问了,我给你办好就是了。他回来了,我挂了啊。”说完无声无息地挂了机。 我瘫坐在椅子上,额头冷汗直冒,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办法,突然想起刚才那条短信,打开手机看了一遍,按号码拨回去,赵娜娜的话十分挑逗:“我大姨妈走了,你来不来?” 我说你可把我害惨了,上次你罚我洗的那条内裤,被肖丽发现了,正跟我打官司呢。赵娜娜很吃醋的样子:“又是肖丽!”然后问我去不去她家,我说肖丽跟人跑了,你到我这来吧,我正好有事跟你商量。她说我早就知道有这一天,她走了,那我搬过来住吧,省得整天看房东的脸色。我说这事再说吧,你跟肖丽那么好,就算要挖墙脚,也不用那么心急吧。

那天在节目中接到陈杰电话,我几乎惊死,当下反应极快,遮蔽来电,手伸到台下拍了两下,表情毫无变化,嘴里含糊应答:“喂?喂?我听不清楚,……,喂?”对方当然没有回应,我直视镜头,面色安详之极:“刚才这位朋友的电话有点问题,欢迎下次继续拨打。”说完躲出镜头,擦了一把汗,感觉两腿酥软,盘算了两秒钟,决定还是找王秃子,关键时刻,非出生死手不可。 陈杰那几句话全删了,观众什么也看不到。倒是肖丽猜到了一点,往我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是不是陈杰?都是我不好,原谅我!”我没理她,继续接电话,心想滚你妈的蛋吧,如果这事真弄得我身败名裂,我第一个就把你做了。前两年有报纸登了一件凶杀案,标题恶俗无比:《先xx后xx再割喉》,我对奸没什么兴趣,割喉倒是挺解恨的。 到现在我也没见到陈杰这小王八蛋,只在照片里看过几次,长得倒不坏,只是干瘦无肉,两眼贼溜溜的,一副汉奸模样。我跟王秃子说好了,这周末就派人到他家做家访,4条大汉,条条黑壮生猛,能抓住当然好,只要人在手里,一切都不在话下,抓不住也无所谓,借口早就想好了,就说他欠账不还,进门就把电视砸了,再往沙发里戳一把刀,让这小王八蛋自己掂量去。 这次我真的起了杀心。跟王小山聊了几个钟头,听的全是杀人放火的勾当,按他的说法,“中国人命烂贱”,坐飞机摔死了,民航只赔几万块,黑社会的价钱比这还公道,找个农村小伙子,往他手里放一把刀,3000元买命,一万块灭门。杀陈杰这样的尤其容易,文文弱弱的,要打打不过,要跑跑不动,两刀下去,天下太平。我说本来还想给他几万块,逼着他写个保证书什么的,秃子王小山仰天长笑:“还不如把几万块给我,省事!”他是江湖豪客,一向言简意赅。 回家后两点多了,肖丽明显在装睡,我简单洗了洗,悄无声息地钻进被窝。她在我背后动了动,忽然伸手抱住了我。我有点烦,推开,她又伸过来,再推开,力气大了些,她一下哭了。我在外面跑了一天,又累又乏,也懒得管,听着她低低的啜泣声,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最多过了几分钟,她啪地开灯,我一下睁开了眼,看见她满脸是泪,嘴里还在跟我道歉:“对不起,你原谅我,原谅我……”我皱起眉,说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她乖巧地收声,眼中的热泪还在刷刷地流,我看着也有点难受,从床头抽了两张纸巾,她不接,呜咽着问我:“是不是他?”我心里一动,想这事有点古怪,说你怎么知道是他,你们还有联系?她小声回答:“你刚走他就来找我,说……说……”我冷笑一声,说他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不跟他走?反正本子在他手里,有多少钱都是你们的。肖丽的眼泪又开始淌:“求求你,别……,老魏,我……呜呜……我不会再对不起你!” 陈杰这小王八蛋真是个贼骨头,知道我要做节目,一早就在对面的茶馆里守着,我一走他就上楼骚扰肖丽。肖丽说没让他进门,只在门口聊了两句,还说他要把这事干到底,反正他连工作都没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想象着他们俩见面的情景,突然插嘴问了一句:“他没说要带你一起走?”肖丽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跟我道歉,说后悔对我动手,还说……,不过我不会跟他走,我……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急得口不择言,说你他妈笨蛋,答应他多好,让我把人抓住,不就全解决了吗?她嗫嚅:“我想过,可是……可是我怕你打不过他,他练过武……”我气笑了,说练他妈的六,我还用亲自出手?她这才省悟过来,吐了吐舌头,说哎呀,我就是糊涂,早知道……我说你留他电话了没有,陈杰原来的手机号停机了,一直联系不上。肖丽说我要了,他不给我。我叹口气,心想大好的机会,就被小贱人这么放过了。躺倒要睡,又被她抱得紧紧的,小声告诉我:“你小心点,他挺阴的。”我一愣,她贴在我耳边说:“陈杰说了,不怕你厉害,他身边也有高人。” 我握握她的手,被那颗假钻石硬硬地戳了一下,心里一热,像有什么东西轻轻爬过。我知道肖丽这番话不尽不实,第一是他们见面的场景,不可能只是“在门口聊了两句”,要么不开门,开了门就没有不进的道理,弄不好两人借我的床把孩子都生下了,我他妈蒙在鼓里呢;第二是那个孩子,肖丽肯定承认其爹了,否则陈杰没必要道歉。这事想得牙根直发痒,想这小贱货,当我面装得千柔百顺,背过身去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呢。想到这里心里一冷,想这一切会不会是个大圈套?陈杰说的高人又是谁?会不会是这两个贱人串通好了,一个在内,一个在外,一个装真情,一个演冷酷,非把我搞垮不可?这样肖丽就太高了,我输得心服口服,这手腕计谋,当总统都够了,别说小小一个我了。不过看起来又不像,难道那么多眼泪、那么多倾诉、那么多浅唱低回,全他妈假的? 第二天直睡到下午,赵娜娜的电话把我吵醒了,说胡主任这周末在他的别墅举办家宴,请了两位大法官,你去不去?这是大场合,不能不去,给老胡捧场倒是其次,结交大人物才是真的,说起来我也不算小律师了,可远远不够大牌,生平还没接过上两千万的案子呢,人家老胡也是提携我。律师这行当就是这样,认识的法官越大,案子的标的就越高。业内有个说法:十万书记员,百万审判员,千万副庭长,亿万副院长——几十万的案子,找书记员就能解决;过了1亿,就必须拜副院长的门。胡操性经手大案无数,手面也是惊人,他不爱麻将,只爱扎金花,3张牌一开,生死立判,去年他办过一次家宴,请了中院的某人,一夜销魂豪赌,听说光佣人的小费就有1万多。事后轻描淡写地告诉我:“昨天手气不顺,送了70多万。”吓得我五脏乱颤,不过这70万没有白花,胡某人毕竟大牌,只要写个条子,中院叱咤立办。 肖丽就在跟前,不敢乱说乱动,我问了时间地点,跟赵娜娜说当然要去,一定多带现金。她说那我坐你的车好了,5点钟你来接我。我说老胡真看得起你,那晚上端茶倒水都是好差事。她咯咯一笑,突然问我:“你那个同学,姓曾的,怎么那样啊?”我说他怎么了,赵娜娜愤世嫉俗:“不就是睡觉嘛,操,跟人大谈爱情!”我放声大笑,肖丽一下凑了过来,贴着我的脸问赵娜娜:“说什么呢,逗我们老魏这么开心?”这明显是在吃醋,我赶紧挂了电话。 刚到所里,看见和健与刘亚男交头接耳地密谈,心中一堵,把和健叫进来,先夸他,说你做的几份法律意见书都挺到位,除了格式上有点小毛病。他点头称是,我接着警告他:“你呀,功底不错,人也机灵,以后前途无量。可别学小刘那样,翅膀还没硬呢,就敢挖师父墙角。”他大骇:“不会吧?她看着可挺……”我说看着老实,其实厉害着呢,人家一个案子就能赚上千万!和健目瞪口呆。 这是为官要诀,当领导的人人精通此道:不发动群众斗群众,自己的屁股就坐不稳。只要手下有两个以上的兵,我就会想方设法让他们掐。事情很明显:兵太团结了对官不利,窝里斗就好得多,人人听话,个个服帖,都拿你当老大。办法十分简单:在甲面前说乙厉害,在乙面前夸甲能干,嫉妒之心人皆有之,说多了他们就会彼此相扑。不过刘亚男做不久了,我跟老丁约了7天的期限,借口是她的例假,其实是要收回那1万块,债务一清就下毒手。 正跟和健聊得愉快,刘亚男敲敲门,说外面有个顾女士找您,我探头一看,原来是潘志明前妻,赶紧把和健支出去,顾菲倒爽快:“老潘调后勤了,你知道吧?”我说什么时候的事,她淡淡一笑:“还没发文,不过事情已经定了,我知道。”我十分难过,想老潘这家伙,怎么会潦倒至此?说实话,我们这些人的法学功底都不如他,从大一开始,这人就不断地写论文:《论宣告失踪与宣告死亡》、《论布雷顿森林体系》、《论死刑》、《乱伦罪名之研究》……我至今还记得他1990年在宿舍里的演讲:“法律维护什么?四个字:公序良俗!公序良俗是什么?两个字:人伦!乱伦是什么?两个字:禽兽!各国都有乱伦罪,为什么唯独在中国,乱伦不称罪?……” 那年他21岁,心系公序良俗,舌辩人伦禽兽,壮志滔滔,热血横流,下可对河岳,上可照日星。现在他37岁,离了婚,贬了职,老婆还要跟他打官司。这就是所谓的生活。我心想:潘志明一生都在研究法律,可是离了审判口,这辈子恐怕用不上了。 顾菲约我周末去郊外骑马,我只有推了,说这周末事情太多,我们改天好不好?我给她介绍了昭阳所的元臻成,代理合同已经签了,下周就去河口法院立案,估计又是老潘心头的一根刺。这案子基本是义务,元臻成前两年跟我跑过几个案子,能办事,也好说话,律师费按离婚案收,不过几千块。她把胸堆在桌子上,说什么事情太多,哼,忙着跟小姑娘约会吧?这话的意思就深了,我见竿就爬,说年轻姑娘只有皮相,什么都不懂,就像婚纱,只能穿一次,穿完了挂起来。成熟女性惯会风情,知冷知热,就像内衣,天天穿年年穿,怎么穿怎么舒服。她掩口胡卢而笑,横空抛洒眼神无数,个个妩媚宛转,眼眼肥而不腻,有人见了汗下,有人见了腿软,有人见了痛不欲生。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第十三章(下) 慕容雪村 在线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