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第三十章 陈涛相亲(下金沙贵宾会) 轻熟男女之三十岁那天遇见 三十

第三十章 陈涛相亲(下金沙贵宾会) 轻熟男女之三十岁那天遇见 三十

2019-11-29 04:39

金沙贵宾会,“我恨女人。”我站在陈涛和阿杰的面前很有力度的说出这句话。 “我想到了一个发财的好办法。”阿杰完全不搭理我对陈涛说道。 “什么办法?”陈涛也不搭理我,饶有兴趣的回答着阿杰的无聊话题(即使这个话题原本并不无聊,最终阿杰一定会把它变的无聊,这是阿杰的“神奇功力”) “买彩票。” “是个好办法,不过还是有不成功的可能,我觉得你应该有一个后备计划。” “嗯,我也想好了。” “什么计划。” “多买一张彩票。” “你们两成心的是吧,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说我恨女人,”我再次提高音量说道,然后看见林琪瞪着我的目光,立刻补充道:“不是所有女人。” “你又怎么了?”陈涛很配合的等林琪上楼之后才继续问道。 “就是恨女人,恨漂亮的女人,更恨不仅漂亮并且聪明的女人。” “你最恨的应该是拒绝你的漂亮而且聪明的女人吧。”这个时候阿杰是一个帅气而且聪明的男人。 “你又做蠢事了?”陈涛是一个虽然不帅也不聪明但是非常了解我的男人。 “嗯。” “说来听听。”两个家伙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我觉得自己就是个贱人,因为我明知道他们会笑话我,但是我却很想说给他们听。然后他们确确实实的笑了足足三分钟。 “我恨女人,我现在觉得女人实在有太多的缺点,你现在要我说,我立刻可以说出一百条。” “对,你可以说出一百条,但是你睡一觉之后,明天你就会出门继续寻找只有九十九条的缺点的女人。”阿杰说道。 “你不用那么气馁,反正你主动追求女孩也没成功过,现在多添一个分母0%的数值也不会改变的。”陈涛说道。 这就是有个太了解你的人容易出现的情况,击中你的软肋,陈涛说的没错,我主动追求女孩的成功率竟然为零(我交过的女朋友都是在以朋友身份相处过程中,慢慢转化成为男女朋友的)。陈涛的话突然让我有一丝沮丧的感觉,原来在我的恋爱史上我还保持着这么一个悲壮的记录。 “我太失败了?”我无奈的承认这个事实。 “别那么灰心,来,起身,一起找个地方喝两杯。”阿杰说道。 “借酒浇愁?” “不是,让你重拾信心。” 我和阿杰陈涛找了一家不是那么吵闹的小酒吧,坐下喝了三瓶啤酒,我也没能重拾信心,周围是有不少看上去挺艳丽的女孩,可是和我没有关系。 “我的信心在哪呢?”我看着阿杰问道。 “你等着。”阿杰说完就去了一桌同样只有三个女孩的桌前,然后看着他说了几句话,三个女孩就带着微笑和他一同向我们走来,哎,我怎么会有阿杰这样的朋友,这是在打击我的信心? “这就是我朋友,他现在对自己产生了一点怀疑,所以我想请问你们三个诚实的告诉他,你们觉得他做你们的男朋友如何。”阿杰对三个女孩说道。这个阿杰这样让我重拾信心的?这也太冒险了,这三个女孩如果都否定我的话……算了,还是别想了。 “不好意思,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第一个也是其中最漂亮的女孩不出意料的给了否定的答案。 “我觉得还行,”第二个也是第二漂亮的女孩给了我一丝的希望,然后浇灭:“不过我更喜欢你这样的。”这个你,指的当然是阿杰。 我将目光投向第三个女孩,她是我所有的希望所在,我今天能否把我走丢的信心找回来,就全部寄托在她的身上了。 “我认为挺好,”第三个女孩终于说出让我产生感动情绪的话:“我喜欢这种看上去很成熟的,皮肤有点黑黑的,很有依靠感的男人……”可惜她的形容越来越不像我。 “不好意思,你是在说我吗?”我忍不住问出这个很冒险的问题。 “你?啊,不好意思,我以为是说他呢。”这个他当然是指陈涛。 “那我呢?”我问出这句话就后悔了,接着我听到了让我更后悔问这句话的答案。

相亲是目前男女寻找自己另外一半最普遍和常用的手段,利用自己身边的人或者网络,交友中心等等手段,扩大自己的交际面,获得更多的选择机会。我赞同这种方式,网络上还流传着许多有趣的相亲故事,我一直希望这种相亲故事能够发生在我自己的身边,陈涛这种性格去和一个留学归来和老钱老婆一种类型的女孩相亲,也许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我和阿杰都很好奇,同时我非常担心陈涛那种“说说真实的想法”的追女孩方式实在让人头疼。 “我说你们两个,就这么闲吗,不能去做点别的事情?”女方还没来,陈涛瞪着眼睛看着我们两个。 “目前我们找不到比看你相亲更有趣的事情。”我说道。 “那你们两旁边待着去,快到点了。” “放心,我就没见过几个姑娘会准时到的。”阿杰说道。 可是阿杰的话音才落,一个姑娘就已经推门进了咖啡馆,那姑娘长的不比我们家赵妍逊色,也相当的有气质,绝对不是那种平常已经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文化导致审美观破损的女孩。(名词解释,审美观破损,指时下那些总以为妆化的越浓越好,衣服穿的越少越性感的审美思想) 正在我和阿杰准备对这个女孩评述一番时,那个女孩的眼光扫视全场投向了我们这边,我和阿杰迅速的撤到一边。 “请问,你是陈涛吗?”姑娘的声音绵绵的,听着很舒服。 “啊,对,我是陈涛,你是蕾蕾吧。” “嗯。” “请坐。” “谢谢。” 此处略过琐碎杂事,两人坐定。 我和阿杰来是准备来看陈涛笑话的,见到女孩最不会说话就应该是陈涛,何况这么漂亮的美女。可是事情却大出我们的意外,陈涛不仅侃侃而谈,轻松自如,还时不时的让美女忍俊不禁。 “他什么时候修炼出关的?”我望向阿杰。 “我哪知道。不过我知道另外一件事情,凌少,现在见到美女说不出话的排行榜你当第一了。终于摘掉了千年老二的帽子。” “滚蛋,谁要当这个第一。” 我们原本是打算看陈涛紧张害羞慌乱来娱乐自己,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陈涛的痛苦之上,然后在陈涛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帮助陈涛完成相亲。没想到陈涛完全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和美女聊的不亦乐乎。我和阿杰无聊的决定回家。 “你们跑去哪了?”一回家林琪正在厨房忙着,厨房里原材料丰盛,锅上煮着,炖着,炒着……看来是顿大餐,我从住进来还没见过林琪做一顿正式的饭菜。我又一次对林琪的印象改变了,这个一直以女强人形象示人的姑娘,原来也具备这么贤淑的家庭妇女气质,只是不知道她做出来的菜的水准如何。 “我们陪陈涛相亲去了,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多菜。” “陪陈涛相亲?”林琪停下手中的动作,举着锅铲看着我,我以为林琪也脱离不了一般女孩的特点,具有八卦特质。 “对啊,老钱介绍的。” “姑娘漂亮吗?” “你还别说,非常漂亮,就比你差一点点。”阿杰告诉我绝对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奖另外一个女人,我想我理解的不错。 “那情况怎么样啊。”果然如阿杰所说,林琪脸上闪过一丝笑容,故意转身继续炒菜掩盖脸上的喜悦然后问道。 “你觉得呢。” “就陈涛见到女孩说不出话的那个性,我看一定很糟糕。” “你也这么认为是吧,可是事实不是,陈涛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炼的功力,不仅谈笑风生,还把那女孩逗的笑个不停,我看他们是对上眼了。” “真的?” “那还有假,不信你问阿杰,阿杰说他都没把握能把那女孩说的这么高兴。” “哦,”林琪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许多,放下手中的锅铲关掉炉火,说道:“我有点累了,上楼休息了。” “啊,菜不做了,这都做到一半了,我们等着尝尝你的手艺呢,闻到这香味,我都有点饿了。” “饿了吃自己,我有什么义务给你们做饭。”林琪不知道哪来的脾气,大声呵斥我之后就上楼去了。我又哪句话说错了?我不是都按照阿杰说的做了吗? 对于陈涛相亲我不仅仅只有看热闹的心情,我衷心的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女朋友,自从我们一起创业失败,他父亲去世母亲生病,女朋友跑了之后,这两年他都没有再谈过恋爱。相亲后第二天,我和阿杰就找老钱打听消息,让他帮忙问问女方对于陈涛的印象。 “怎么样,问的如何?”老钱一进门,就被我和阿杰按在沙发上逼供。 “姑娘对陈涛的印象挺好的,觉得他人幽默、诚恳、成熟。” “真的,那是不是有戏。” “这个就……”老钱拖了一个长音,肺活量还真大。 “我和你没仇吧,你打算把我急死啊。” “姑娘觉得还是算了。” “为什么啊。” “陈涛这人太实诚,什么都和人家说了,创业失败,父亲去世,母亲生病,房子卖了,积蓄没了,自己现在一个月的薪水八成要用于母亲的治疗和疗养费用,凡是能说的我看他都给说了。” “就因为这个姑娘就嫌弃了?这都什么世道啊,就只看钱了,没别的了,那穷人就不用过日子了,我们国家还只是个发展中国家吧,也就是全民奔小康的阶段,还没到小康呢,没钱就不谈,哪这么多有钱人啊……”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到不怎么介意,因为我理解社会的现实,人的现实,可是发生在陈涛身上,我就忍不住心里的怒火。 “行,行了,消消气,”阿杰及时把我抱住,不然他害怕我会失去理智误伤老钱,因为我的脸都快要贴到老钱脸上了,阿杰把我按在椅子上:“凌少,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现在社会就这么现实,那姑娘自身条件好,想找个条件好点的,也是正常的事情。” “什么叫条件好?有钱就叫条件好,人好就不是条件好,现如今有几个男人能向陈涛这么好的,无论对父母,对朋友,就包括对以前的女朋友,有谁能说个不字。” “可是人家不是不了解陈涛吗。” “不了解那就了解啊,才见面就否定,怎么了解。” “那姑娘追求的人多,选择面广,肯定没时间一个一个的仔细了解,所以先用硬件条件筛选一下,也不为过嘛。”老钱插话道。 “选择面广?追求人多?追求人多你还介绍陈涛去相亲,没事找事是吧,你最好在我还能忍住火气的时候给我滚蛋,不然后果自负。” “好,好,我这就滚。”老钱遁走了。 我愤怒的目光因为老钱的遁走,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只好转移到阿杰的身上。 “你别瞪着我啊,这件事从头到尾和我没关系啊。” “我不是想瞪你,只是我现在一时改变不了我的眼神,而我又找不到另外一个目标。” “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你背后有一个很不错的目标。”阿杰示意我转向身后。 “是谁?啊,您好,吃了吗。”我愤怒的目光转向身后的目标立刻发生了变化,连声音也变得温柔许多,因为站在我身后的是我们老板娘林琪。 “没呢,你们吃了吗?”林琪没有因为我的目光而生气,反而用更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我们也没呢。” “昨天的菜还没做呢,正好今天帮你做一桌好吃的。” 这个林琪什么意思啊,性情转变这么跳跃。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章 陈涛相亲(下金沙贵宾会) 轻熟男女之三十岁那天遇见 三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