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苏幕遮 【金沙贵宾会】

苏幕遮 【金沙贵宾会】

2019-12-08 20:30

范仲淹词《苏幕遮》以秋景写秋心的绝唱 张永芳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搂 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这首《苏幕遮》词,是北宋前期名臣范仲淹所作。他当时出任陕西四路宣抚使,主持防御西夏的军事。在边关防务前线,当秋寒肃飒之际,将士们不禁思亲念乡,于是有这首借秋景来抒发怀抱的绝唱。该词上片主要写景,下片主要抒情。 上片大略云:秋天到来时,天高云谈,碧空澄澈,落叶枯黄,萎积满地,寒凉浸透河水,水面腾起凉丝丝的薄雾。黄叶满山衬着斜阳,一齐倒映于河水 之中;枯干了的离离野草,铺向看不见的天边。这实在是一幅肃讽悲凉的秋 来塞外景物图。夕阳与秋色相映,都是暖去寒来、生气渐弱的意象极易唤起人们的愁肠;芳草本无感情,但在仅靠野草点缀的荒原上,却令人无限依恋。这一来是因为芳草铺向斜阳之外的远方,直接沟通内地家乡;二来是因草枯了,明年还会绿,人却一年年老去,谁知下一次春草萌发时,征人是否 还能看得见呢?李贺诗云天若有情天亦老,永恒的自然界与短暂的人生,怎能不引发人们深深的感慨? 下片大略云:塞上秋景一片凄凉,不由得征人乡思缠绵,心绪黯然,忆别念新,长夜难寐,只要一合上眼皮,便梦见与家人团聚。夜半梦醒,格外凄苦。 算了吧,算了吧,任它月色溶溶,楼高望远,还是不要登高纵目、观赏月色吧; 还是借酒消愁,来排遣这漫长孤寂的秋夜吧。只是借酒消愁愁更愁,醉意更深地触动心中的离愁,化作点点相思之泪,幽幽地滴落胸前。这实在是典型的游子秋思意绪。黯,黯然失色,指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而觉消沉悲切。 旅思(s),即在外作客的惆怅。思(s),意念。黯乡魂与追旅思是下片的中心,是一种心绪的两个方面:怀乡思亲,令人心魂不安;伤别念远,令人忧思怅惘。黯乡魂,是对内地的怀想;追旅思,是对边愁的体味。 不过,此词不是普通的游子秋思之作,而是边关统帅写的征人思家之作。 张惠言云:此去国之情。(《词选》)许昂霄亦云:铁石心肠人亦作此消魂 语。(《词综偈评》)从感情基调来说,属缠绵柔情、儿女风情,是凄切而非悲壮。继昌云:希文宋一代名臣,词笔婉丽乃尔,比之宋广平赋梅花,才人何所不可,不似世之头巾气重,无与风雅也。(《左庵词话》)这本是允洽的评论,有人却格于作者身份,硬要予以分辨,认为其中是关系军国的严肃感情。按文正一生,并非怀土之士,所为乡魂旅思以及愁肠思泪等语,似沾沾作儿女想,何也?观前阕可以想见其寄托。开首四句,不过借秋色苍茫以隐抒其忧国之 思;山映斜阳,三句,隐隐见世道不甚清明,而小人更为得意之象;芳草喻小人,唐人已多用之也。第二阕因心之忧愁,不自聊赖,始动其乡魂旅思,而梦 不安枕,酒皆化泪矣。其实忧愁非为思家也。文正当宋仁宗之时,扬厉中外, 身肩一国之安危,虽其时不无小人,究系隆盛之日,而文正乃忧愁若此,此其所以先天下之忧而忧矣。(黄蓼园《蓼园词选》)这一说法,论者多不以为然。胡云冀《宋词选》即云:从具体的词看,除了反映出去国之情,很难找出其中有什么忧天下的含意,黄蓼园所赋予这首词的思想意义完全是外加的。 的确,此词只是边关将士思乡念亲之情的抒写,并未寄寓指斥小人的军国之忧。 词中抒的是什么情,固然须辨别清楚,它是怎样抒情的,更是重要的问题。汪中评论说:此词目触秋色,牵引一片相思之作也。全词结构正如邹祗谟所云:前段多入丽语,后段纯写柔情。所谓丽语即柔语也,以秋景写秋心。 (《宋词三百首注析》)所谓以秋景写秋心,讲的正是本词的艺术特色,即以景写情,情景交融。情与景的关系,历来是我国文论的基本问题,《礼记乐 记》即提出:凡音之起,由人心之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刘勰《文心雕龙》系统地阐述了这一问题,提出应物斯感、 情以物迁的论点,即人的主观感情系由对客观事物的反应产生的,也只有凭借外物才能表现出来。唐代日本僧人空海所著《文镜秘府》进一步提出了情思与景物须相谐合的见解,即须景与意相兼、诗不可一向把理,皆须入 景,语始清味。诗一向言意,不清及无味;一向言景,亦无味,事须景与意 相兼始好。宋以后,对情与景的关系,认识更为深刻,范希文《对床夜话》提出景无情不发,情无景不生及必须化景物为情思的见解;明人谢榛《四溟 诗话》更提出情景孤不自成之论:作诗本乎情景,孤不自成,两不相背, 景乃诗之媒,情乃诗之胚,合而为诗。清代王夫之《姜斋诗话》更明确提 出景语与情语的概念并述及其相互关系:不能入景语,又何能情语邪?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巧者则有情中景,景中情。况 周颐《蕙风词话》更明确提出情与景是一致的:盖写景与言情,非二事也。王国维《人间词话》则概括点明一切景语皆情语,昔人论诗词,有景语、情语 之别,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氏所见,与汪中所谓丽语即柔语也 相同。此处之丽语,即婉丽的景语;柔语,即柔媚的情语。范仲淹正是借助对秋色的描写,真切地吐露了征人的旅思之情。 况周颐《蕙风词话论词》指出:善言情者,但写景而情在其中。此等境界,唯北宋人词往往有之。范仲淹的《苏幕遮》,正是北宋初年的代表词作,也确能借景抒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真切感人。 原载:《古典文学知识》2000/03

金沙贵宾会 1

金沙贵宾会,苏幕遮 作者: 范仲淹朝代: 北宋体裁: 词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①黯乡魂:黯,沮丧愁苦;黯乡魂指思乡之苦另人黯然销魂。黯乡魂,化用江淹《别赋》“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 ②追旅思:追,追缠不休。旅思,羁旅的愁思。 ③夜夜除非,即“除非夜夜”的倒装。按本文意应作“除非夜夜好梦留人睡”。这里是节拍上的停顿。 碧蓝的天空飘着屡屡白云,金黄的树叶铺满大地。秋天的景色映进江上的碧波,水波上笼罩着寒烟一片苍翠。远山沐浴着夕阳天空连接江水。岸边的芳草似是无情,又在西斜的太阳之外。黯然感伤的他乡之魂,追逐旅居异地的愁思,每天夜里除非是美梦才能留人入睡。当明月照射高楼时不要独自依倚。端起酒来洗涤愁肠,可是都化作相思的眼泪。 范仲淹是宋朝一代名臣,他在政治和军事上叱咤风云的同时,也不失其风雅之度。此词言辞婉丽,深情绵邈。内容写羁旅思乡之感。题材一般,但写法别致。上阕写景,气象阔大,意境深远,视点由上及下,由近到远。 自淮南小山《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之后,“芳草”往往与离情密不可分,它的季节特征反而在其次。 上阕皆为景语,仅“无情”二字点出愁绪,犹是对景而言,不露痕迹。 下阕直揭主旨,因“芳草无情”导入离愁和相思。 “追”字尤显愁情缠绵之形。 “酒入愁肠”两句,极写愁思难遣的苦闷。其《御街行》词也说:”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 此词以大景写哀情,别有悲壮之气。清代张惠言、黄蓼园据词中个别意象,认为此词非为思家,实借秋色苍茫,隐抒其忧国之意。 元代王实甫《西厢记》第四本第三折《长亭送别》〔正宫端正好〕云:“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即由此词点染而成。 上阕起首两句点明节令,从高低两个角度描绘出廖廓苍茫、衰飒零落的秋景。三、四两句,从碧天广野写到遥接天地的秋水。秋色,承上指碧云天、黄叶地。这湛碧的高天、金黄的大地一直向远方伸展,连接着天地尽头的淼淼秋江。江波之上,笼罩着一层翠色的寒烟。烟霭本呈白色,但由于上连碧天,下接绿波,远望即与碧天同色而莫辨,如所谓“秋水共长天一色”,所以说“天接水”。“寒”字突出了这翠色的烟霭给予人的秋意感受。这两句境界悠远,与前两句高广的境界互相配合,构成一幅极为寥廓而多彩的秋色图。 上阕结尾三句进一步将天、地、山、水通过斜阳、芳草组接一起,景物自目之所接延伸到想象中的天涯。这三句写景中带有强烈的主观感情色彩,着一“情”字,更为上阕的写景转为下阕的抒情作了有力的渲染和铺垫。 过片紧承芳草天涯,直接点出“乡魂”、“旅思”。乡魂,即思乡的情思,与“旅思”意近。两句是说自己思乡的情怀黯然凄怆,羁旅的愁绪重叠相续。上下互文对举,带有强调的意味,而主人公羁泊异乡时间之久与乡思离情之深自见。 下阕三、四两句,表面上看去,好像是说乡思旅愁也有消除的时候,实际上是说它们无时无刻不横梗心头。如此写来,使词的造语奇特,表情达意更为深切婉曲。“明月”句写夜间因思旅愁而不能入睡,尽管月光皎洁,高楼上夜景很美,也不能去观赏,因为独自一人倚栏眺望,更会增添怅惘之情。 结拍两句,写因为夜不能寐,故借酒浇愁,但酒一入愁肠,却都化作了相思之泪,欲遣相思反而更增相思之苦了。这两句,抒情深刻,造语生新而又自然。写到这里,郁积的乡思旅愁外物触发下发展到最高潮,词至此黯然而止。 上阕写景,下阕抒情本是词中常见的结构和情景结合方式。这首词的特殊性于丽景与柔情的统一,即阔远之境、秾丽之景与深挚之情的统一。写乡思离愁的词,往往借萧瑟的秋景来表达,这首词却反其道而行之,景色写得阔远而秾丽。它一方面显示了词人胸襟的广阔和对生活对自然的热爱,反过来衬托了离情的可伤,另一方面又使下阕所抒之情显得柔而有骨,深挚而不流于颓靡。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幕遮 【金沙贵宾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