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金沙贵宾会:小小说二则

金沙贵宾会:小小说二则

2019-10-21 09:23

【一】万事不求人
  
  
  老李这些年在村子里是个人物。
  前几年家里光景还是一团糟,常听村里的老人们谈起,最穷困的年月连锅都揭不开。
  风水轮流转,现在他总算是麻雀变成了凤凰。
  你看,他走路再也不“驼背”了,脸上有红光了,头发梳的油光锃亮。刚刚才盖起的二层小洋楼,门头的牌匾都是专门特制的,什么“家和万事兴”、“勤和家兴”这些臭大街的牌匾他压根看不上。
  万事不求人——这名字大气,真好。
  他与人闲谈时总会拍着胸膛说,人只要有钱有地位,就不用再看他人眼色,万事不求人嘛。
  村子里的人陆续离开了这里,搬进了新农村政府规划的新家。
  持续几天的暴风雨摧毁了老李的二层小洋楼。他被洪水卷到了村子下游,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从旁边经过,老李拼命喊道:“孩子,叔求你救救命。”
  老李搬进了新农村后,似乎又开始“驼背”了。
  
  【二】小学生
  
  他的网名叫做“我是乡里娃。”时间已过了十二年,他还是这个网名。
  我说,你现在好歹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网名也应该与时俱进,起码改成“乡里娃之父。”
  每当说起这事,他总是笑着说,你别忘了,我可是小学五年级毕业。
  他在工地上干活,一个月2000元,留下200元生活费,剩下的全部留给母亲补贴家用。工作辛苦,环境恶劣,但他的脸上总是充满笑容。
  周六我去看他,并从家里捎来一些衣物。他兴冲冲上前相迎,依然少不了那句“我的大作家,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他带我进了宿舍,找到一张空床坐下。闲聊几句,我拿出纸笔修改旧稿,到中途却因为一个汉字犯难。我看了他一眼,淡然一笑,轻轻摇了摇头,转动钢笔努力思忖着。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作家也有愁眉苦脸的时候?不知为不知,不耻下问。
  他从桌子上找来一本《新华字典》给我,说,都在这里了,我虽然念书少,学过的知识统统还给了老师,但查字典这门功夫不能忘,这是我的法宝。
  返回途中经过新华书店,我买了一本书,名字叫做《新华字典》。   

  
  一天清晨街上的一片嘈杂声吵醒了整个村庄。
  “肯定又是哪两家在吵架,别管它”李泽的媳妇说道。
  “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再打起来怎么办”李泽一边说一边穿鞋子,“不管怎么样乡亲们对咱有恩,村里的情况我心里也明白。
  “你个死脑筋”并非李泽媳妇不明事理,去年农忙时老郭和赵家的小四打架,李泽好心劝架,没想到赵小四太激动没看清楚是谁就打,结果一棍子抡下去,李泽在家歇了半个月,地里的庄稼早已旱的冒烟。后来俩人也因为这个事情没少红脸。
  李泽匆忙地跑出门外,发现并没有人在吵架,而是很多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就连不说话的老郭和赵小四如今也凑到了一起,难道出了大事,李泽心里犯嘀咕。一打听原来村里出现了怪事,村里的东北方大地裂了一条大缝隙,连绵十几里深不见底,望着就让人发颤!出现塌陷大坑的事情,这附近倒是出现过,那是因为隔壁村老朱家的祖坟里埋的有东西,用两台挖掘机开挖的时候自己是去看过的,当时挖出一对金龙,为此朱姓一族都分了不少钱呢。如今的这条裂缝不知道是福是祸!
  现在所有人都慌了,原来这条裂缝正好把即将从这里经过的一条国道给截断了。
  自从去年年初,有几个勘测人员在村子东北边,支起架子好像在测量什么,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有一条公路从这里经过,当时村里的人都很清楚,只要路从这里过,国家定会补偿不少钱。现在大家在都坐等文件,毕竟现在种庄稼成本很大,一年到头累死累活落在手里却没几个钱。出去打工又舍不得让庄稼荒废,如今有盼头了,盼着能多占村里的地。
  有几个大胆的年轻人在测量的大概位置竟盖起了鸡舍,其实养鸡是假,希望碰运气让国家赔钱是真。没想到几个月后村长给大家开会:现在咱村的东北地要修一条路,还是国道,乡里说了,现在谁也不能在地里盖任何东西,也不能再种树,过几天乡里来人给量地。尽管如此当天夜里,家家户户地里面的树或多或少要比平常多一些。
  这本来是件高兴事,接下来发生的却是一些不愉快的事。在量地的时候,挨着的两户人家都希望多量一点,种了多少年土地的边界线,如今一夜间却再也找不准了。平常种地多一点少一点,都是邻里街坊显得无所谓,而如今和钱扯上关系了,谁都清楚只要多量一点就会多几千,这不算小数。因此吵架在这段时间天天发生,哪天没人吵架倒是显得很不正常,赵小四和老郭也是吵着吵着而大打出手的。
  如今的这条裂缝,几乎成了所有人的恶梦,大家担心的并不是裂缝为什么出现?而是这条路会不会从别的村绕过去,为了这条路村民们早已恶语相向,争得头破血流。如果这条路绕道的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嘲笑和讽刺。
  一会裂缝的消息传遍了村庄,人越聚越多,此刻没有了争吵,都是低声小语地议论。一会村长过来了,“谁知道这条裂缝什么时候出现的?”有人说半夜见天空有一道亮光一闪而过,没见什么动静。村里教地理的赵老师插了一嘴:看这条裂缝的样子像是板块张裂形成的,可我们这里并不是板块交界处啊,有个老人说这是报应,是对村民认钱不认人的惩罚,村长说不能迷信,还得找个地质专家看看。不管大家说什么,此刻都希望把这个裂缝的问题给解决掉,你一言我一语,展现出那久违的团结和那熟悉又陌生的亲近感。
  映着东边出现的那片红光,太阳在云端中若隐若现,一阵清风为大地带来了整片光芒,这时的李泽并不担心自己的那二亩地赔不了钱。此刻心里好像被什么触动了。,似乎他又听到老辈人讲村子的过去,看到那些曾在困难中帮助他的乡亲。
  说起李泽的村子还真有点传奇色彩,村子是一座古城的西南方向一个不起眼的村庄,几百年来,由于黄河的决堤,淹没了几次。村民们逃荒后,又相聚在这片土地,还好大水过后留下了大面积肥沃的土地,再加上村民的勤劳和互助团结,村庄在旧址上被一次次重建,当然村子也越建越大,如果说军队有军魂,那么这个村庄也有灵魂,她的灵魂是村民们用汗水和团结凝结成的,这也是老辈人最骄傲的地方,经常对年轻人说起全村人曾一起抵抗土匪建村庄的事。自从建国后,黄河未曾再决过堤,村民的勤劳也未曾改变。人民公社那会儿,村里还出了几个劳模呢。
  这村庄住着一千多口人家,却只有郭赵王陈李五姓。可以说很多村民都是同姓人,关系很近,相处地都很融洽。九十年代的时候,村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少人把自家的瓦房拆掉盖成平房。
  老李的大儿子李泽才定下一门婚事,女方家看李泽人老实又能干,所以要求也不高,不管啥样的房,孩子能有个窝就行,至于彩礼意思意思就行,老李心里明白亲家是真明事理。但是老李却犯了难,老李五个孩子,两男三女,老大没上过几天学就在家里帮着干活,老李也不知道哪里修的福气,几个孩子学习成绩都很好,老二考上了名校,全村人谁见了老李都祝贺他,老李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几个孩子们的学费几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借了亲戚不少钱。虽然老大在家里累死累活,如今连买点盖房子的砖都有些困难,李泽虽然不曾抱怨半句,老李知道儿子心里也是有苦的,也想给儿子盖个平房。
  一次吃饭的时候老李对小女儿说:“你大哥要结婚,咱家现在是真没办法了,老李沉默了许久,小女儿也沉默了许久笑着说“我去打工”,丢下这句话没多久便站起来走了,饭也没吃完。
  “爸,小妹成绩每次第一,你和她提这事干啥啊!”老李只顾着低头吃饭,他明白孩子们都懂事。
  在一次和老村长的闲谈中,老李提了一下自己的难处,没想到老村长说:你的这个问题我给你解决。当时老李并未放到心上,以为村长随口一说,没想到几天后,村长拿着几千块钱来到了老李家:“老李啊,你的难处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些钱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随手掏出一个名单,“这是借给你钱的乡亲们,你家孩子也有出息。大家也不担心你不还,都乐意借给你钱。先拿着救一下急吧。当时老李就满眼的泪珠在打转,满嘴感谢的话此刻却吐不出一个字。只是紧紧握住村长的手,握了许久。
  老李拿着这几千块钱,买了不少砖。当时在农村还没有铲车和挖掘机,只有人,所以不管是拆房还是盖房,全靠村里的人帮忙,那时绝不会谈论工钱,主人家能管吃饭就行。挖地基那天,全村每家出一个男丁过来帮忙早上五点就开始动工。大家都干的满头大汗,吃饭的时候,有的人却不见了踪影。老郭自从给老李家帮忙,只有上房梁那天吃了一顿。毕竟这是规矩。
  一次早上四点多钟,李泽出去上厕所,发现盖房子的新院子那边有动静,于是他想看看究竟。“三叔,陈叔你们来这么早干啥,这黑灯瞎火的。”我们把泥掺好,一会人家来帮忙不是可以省点事吗!就这样三人摸黑干了起来。
  李泽现在还住着村里人修的四间平房和三间瓦房,他心里明白没有村里的人帮忙,还不知道当时怎么挺过去呢!因此李泽总是对乡亲们心怀感恩,不管谁家有事随叫随到。
  老李的几个孩子都有出息了,欠村里的钱加上利息,老二非要替大哥还,李泽却执意不肯。后来几个女儿准备接父亲去过好日子,老李舍不得乡亲们,几年间只去二女儿家小住了一段时间。如今为了这点钱,大家似乎都变了一副面孔,老李索性主动打电话让女儿来接自己,省得在家里看他们吵来吵去。半年了,老李很少再回到村子里。
  现在的李泽已经完全有能力盖楼房,他总是想再住几年吧,毕竟债易还,情难却,他很看重乡亲的这份情。令他没想到的是,自从要修这条路开始,整个村的风气都变了,真的变成了认钱不认人,有的亲兄弟也翻脸,曾经可亲的乡亲如今却变得如此陌生。
  没想到这条裂缝带来了一些变化,没有了你争我抢。毕竟此时再谈个人利益,显得毫无价值甚至可笑。
  修条公路本是一件好事,能带来发展的机遇,如今却搅乱了一方人心,不知道还算不算好事!一条横空裂缝阻断了道路却唤醒了迷失的村民,不知道他们究竟能醒多长时间,李泽在心里默默祈祷,祈祷这条裂缝永远的存在。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贵宾会:小小说二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