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天下有贼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金沙贵宾会:

天下有贼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金沙贵宾会:

2020-02-16 12:40

1
  身边总有些让人解释不通的事,譬如说一个年仅五六岁的小孩在睡半夜不见了,家人找了遍周围也没有踪迹,第二天早上,却在离家十几公里一个废弃的破窑里找到,孩子睡得正香。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会在那里,由于孩子口齿还不是很伶俐,只能从模糊的交谈中知道一个大概:孩子被一个人拽着,两条腿像车轮子一般,跑得很快,跑到一个破窑里,孩子不知道怎么就睡着。至于那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孩子说不清楚,还有孩子说吃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家人在他口袋里发现用黄土合成的泥糍粑。
  文老三也听说过这件事,不过事情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他并没有觉得好害怕的。但今天早上一觉醒来,文老三差点魂都吓没了,这些离奇的事就发生在他身上,同时还发生在贾老二和杜老大的身上。昨天晚上他们在出租屋里喝了一点小酒,也就是三两杯吧,以他们的酒量,这点酒根本不会醉,居然睡得很沉,醒来后,文老三发现三人就睡在坟场中。
  文老三连忙摇了摇还在打呼噜的杜老大和贾老二,杜老大睁了睁迷糊的双眼,一脚蹬开文老三后,又合上眼梦呓般说:“你小子再吵我,看我不把你阉了!”
  贾老二却跳了起来,神色惶惶不安,用脚踢了一下杜老大说:“老大,快起来啊!”
  “鬼叫什么呀?”杜老大极不情愿地睁开眼。
  “鬼”字一出口,文老三就觉得后背凉嗖嗖的,不由向四周看了看,但四周只有长满野草的坟头。
  贾老二说:“老大,你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杜老大打着哈欠揉了揉眼一看,说:“这里是坟场呀!”说完这句话,杜老大倒吸了口冷气继续说:“昨晚我们明明睡在床上的,怎么会睡在死人堆里?”
  贾老二说:“我也不知道,一醒来就发现在这里了。”
  “老三,是不是你搞得鬼?”杜老大转而向文老三说。
  文老三拼命地摇头,说:“老大,别说那个字行不?我们在关帝面前磕过头滴过血的兄弟,怎么会开这种吓死人的玩笑?”
  杜老大挠挠头说:“谅你也不敢!”
  贾老二说:“莫非我们昨晚梦游了?”
  文老三说:“三个人同时梦游,谁相信?”
  杜老大说:“鬼才相信!”
  文老三说:“别说了,这里阴森森的,我们赶紧回去吧!”
  
  2
  三人回到出租屋,杜老大吁了一口气说:“有点饿了,老三你去热热昨晚的剩菜,我们吃点。”
  昨晚的吃剩的菜就留在桌上,用防蝇罩罩着。文老三拿起防蝇罩,突然他一声惊叫,防蝇罩被甩到一边,那碟子里还有什么菜啊,三只被跺掉头的老鼠血淋淋地摆在碟子上。
  杜老大和贾老二围了上来一看,均大吃一惊。
  “三只没有头的老鼠,我们正好三个人!”贾老二望了一下文老三后又望向杜老大说。
  杜老大面色阴沉,说:“我们摊上大麻烦了,收拾东西,我们快离开这!”
  贾老二问:“去哪里?”
  杜老大沉吟了一下,说:“去我二叔那。”
  杜老大的二叔,人称铁口神算“杜半仙”,不仅懂得占卜问卦,还懂得驱邪。杜半仙真的有两下子,至少文老三这样认为,早两个月前他找杜半仙算了算,结果事事道中。
  贾老二说:“我们找你二叔算算也好。”
  文老三说:“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
  话音刚落,杜老大的手机响了,杜老大拿起手机听了一会,面色变得极不自然。
  待杜老大挂断电话,贾老二问:“谁打来的?”
  杜老大沉声说:“是二叔!”
  贾老二说:“早不打来迟不打来,这时打来恐怕没什么好事吧?”
  文老三颤声说:“你二叔说些什么了?”
  杜老大说:“他算到我们有劫难,要我们尽快到他那,最好走路去。”
  贾老二惊叫道:“走路去?到他那起码有五十公里,不怕把腿走断了?”
  文老三拉了拉贾老二,说:“他要我们走路去一定有什么理由的,我们走路吧!”
  杜老大咬咬牙,说:“走到他那起码天都黑了,我们开车去。”
  
  3
  杜老大驾驶摩托车,载着贾老二和文老三在偏僻的公路飞奔着。
  “上次来好像不是走这条路的。”坐在最后的文老三大声说。
  杜老大骂骂咧咧地说:“这条路近,最重要的是交警也不会在这条路上查车,一查车我们就完了!”
  “这条路实在太偏僻了啊!”文老三说。
  “喂,别抱这么紧行不行!”杜老大吼道。
  “心里毛毛的……”文老三咕哝地说。
  “再说就把你扔在这里!坐后一点,搞得我都不好开车!”
  行驶到一个弯道时,突然尖锐的刹车声响起,是迎面而来的一辆小货车在急刹车,眼见就要相撞,杜老大急忙一摆方向,谁知方向摆大了,摩托车晃了晃后摔到公路的边上,杜老大三人也摔到了,当三人刚刚爬起来,那小货车的司机一踩油门,一溜烟地跑了。
  文老三指着远去的小货车破口大骂:“妈的,出事儿就跑,老子报警抓你!”
  杜老大面色一沉,说:“好啊!报警啊!让警察抓他时顺便把我们也抓了。”
  文老三不敢吱声了。
  贾老二说:“老大你没摔着吧?”
  杜老大说:“还好,只是手肘擦破了点皮,你们呢?”
  贾老二苦笑:“腿给擦破,摔拐了。”
  文老三说:“我没事,皮都没破一点。”
  贾老二在文老三的腿上狠狠地拧了一下说:“呆会你坐中间,我坐后面。”
  杜老大叹了一口气说:“我们还是走路吧!”
  贾老二惊叫说:“让我拐着腿走几十公里?开什么玩笑!”
  杜老大指了指摩托车,摇头苦笑。
  贾老二一看,心登时凉了半截,摩托车摔出公路后撞在一棵树上,前轮已歪歪扭扭了。
  文老三惊叹说:“杜半仙说得真准,他让我们走路的,我们真的只能走路!哎哟!又来了!”
  却是贾老二又在文老三的大腿拧了一下,他冲文老三狠狠地说:“走路,走路,我让试试拐着腿走几十公里路的滋味。”
  文老三推开贾老二的手,说:“我扶着你行不?”
  
  4
  杜老大等人到杜半仙家已是深夜时分。
  杜半仙看着三人的狼狈样问道:“你们开车来?”
  杜老大说:“别说了,差点命都没了!”
  杜半仙皱了皱眉说:“就知道你们会开车来,幸亏我烧香许了愿,把你们的命保住了。”
  杜老大等人连忙道谢。
  杜半仙摆了摆手说:“不用谢,谁叫你是我侄儿呀!因为我算到你们有劫难,所以才叫你们来避避难。”
  杜老大叹了叹气说:“我们惹上仇家了。”
  贾老二接着杜老大的话将睡觉睡在坟场和剩菜变成没有头的老鼠的事细说了一遍。
  杜半仙双眉紧皱,半晌才说:“你们不是惹上仇家,而是惹上阴灵了!”
  此言一出,杜老大等吓了一跳,贾老二都有点结巴了:“有……有没有……破……破解的法子?”
  杜半仙说:“破解的法子还是有的,出车祸时你们有没有见血呀?”
  贾老二说:“我和老大都见血了,就老三没有。”
  “啪”的一声,杜半仙一拍桌子,说:“糟了!”
  杜老大等人双被吓了一跳,尤其是文老三双腿好像发软了,他可是对杜半仙的话深信不疑。
  文老三急忙问:“什么糟了?”
  杜半仙右手的拇指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不断地点动,双眼闭上思索了一下才说:“如果你们都见血了或许还能挡一挡,文老三没有见血,恐怕……”
  文老三惊恐的说:“恐怕什么?”
  杜半仙叹了一口气,说:“过得了今晚再说吧!”
  过得了今晚再说?什么意思?文老三忽然感到四周有风涌来,很冷很冷的风。
  杜半仙又说:“走了那么远的路,想必饿了,吃点东西吧。”
  杜老大等人虽然饿,却没有心思吃了,不过酒还是喝了一点。
  
  5
  虽然文老三又累又困,但是睡得并不踏实,其实摊上这事谁又能睡得安稳呢!床头的灯调得昏暗,月色投在窗户上,显得那么阴森,那么可怕,文老三想将灯调亮些,突然一个朦胧的黑影在窗外闪过,文老三刚想叫喊,却见贾老二起了床,缓缓地一步一步向一张桌子走去。莫非他也发现窗外有黑影闪过?文老三想起床,却发现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贾老二缓缓地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突然转身向文老三走去,面露狰狞,眼透红光。
  这可吓坏文老三了,他想动却动不了,他想喊又喊不出声,难道这是梦?不,这绝不是梦!文老三已清楚的看到已来到床前贾老二已举起刀正准备向自已刺下,文老三双眼透露出恐惧和无助。就在此时,杜老大扑了上来抓住了贾老二握刀的右手,只是贾老二只是轻轻地一挥手,杜老大就摔到一边。
  只有被阴灵附身的人才有这般的力气,贾老二的刀又举起,文老三绝望了。呯的一声巨响,房门被踹开了,一道黄符就贴上贾老二的额头,贾老二登时不动了,此时的刀,离文老三的胸口只有两寸而已。
  踹门和贴黄符的自然是杜半仙,杜半仙果真有两下子,只见他迅速拿出一双筷子夹住贾老二左手的中指,然后在指头上扎了一针,一滴血冒出后,贾老二就倒在地上了。杜半仙拿来一杯清水含了一口,他揭开贾老二额头上的黄符,一口清水喷过去,贾老二悠悠醒过。
  这一切看得文老三目瞪口呆,直到看见贾老二站起,文老三才发现自已竟然被冷汗湿透了全身!
  杜半仙吁了一口气,说:“看来今晚你们没事了。”
  文老三颤颤地说:“二叔把那东西抓住了吧?”
  杜半仙说:“我可没有那般能耐,只是暂时把它驱走而已。”
  文老三的心似乎又要跳出胸膛,“二叔的意思是说它还会来?”
  杜半仙点了点头,转而对杜老大说:“侄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杜老大说:“没有啊!”
  杜半仙发怒了,说:“还说没有!前几天你们是不是搞到一笔钱?”
  杜老大等人互相对望了一眼,没有吱声。
  杜半仙怒声说:“还不说,难道你们都不要小命了吗?”
  终于,贾老二说:“我们是捡到了一笔钱。”
  杜半仙冷笑说:“捡?怕是抢回来的吧!”
  文老三支支吾吾的,说:“我们只是黑吃黑。”
  杜半仙说:“那就是了,虽然你们没有直接在钱主手中抢,但是上一手却害死了钱主,钱主惦记着他的钱,现在找到你们了。”
  文老三想起夜宿坟场等一连串的事,脸变得苍白,说:“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杜半仙掐了掐指,说:“既然钱主惦记着他的钱,你们把钱拿来,我作法烧给他,这样可以避过这一劫。”
  “烧了?上百万啊?”贾老二眼都大了。
  文老三哀求地对杜老大说:“老大,烧掉吧!”
  杜老大咬咬牙说:“一早,你们就把钱拿来,烧了!”
  
  6
  天刚擦亮,贾老二和文老三就出门去取钱了,在门口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杜老大喃喃地说:“兄弟,念在我们滴过血磕过头的份上,我只要钱不要你们的命!”
  站在杜老大身后的杜半仙说:“文老三差不多给吓坏了。”
  杜老大说:“他什么都不怕,就怕鬼。前天晚上,我在他的酒下了安眠药,等他睡着后,我和老二就将他弄到坟场,他醒来当然怕,再看到剩菜变成没有头的老鼠,他就更怕了。加上我昨晚在他酒下了麻药,让老二扮鬼附身,再让你演一出驱鬼的戏,他不给吓坏都不行!”
  杜半仙说:“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故意发生车祸为得是什么?”
  杜老大说:“哈哈,当然是为了让他对你这个所谓的神算深信不疑了!”
  杜半仙说:“怪不得早前你带他来问卦呢!”
  杜老大笑了,笑得无比阴沉,说:“当然他的一切事儿我早已经跟你说。因为他相信你这个神算算得很准,所以你叫他将那些钱拿来烧掉,他一定会照办,到时我们来一个掉包,钱就是我们的了。”
  杜半仙说:“别忘了,还有贾老二呢,你准备怎样对付他?”
  杜老大说:“我已经想好了,老二这小子不相信鬼,但是他很好色,咱就给他找一个媳妇!”
  杜半仙奇怪地问:“给他找媳妇?”
  “是的,给他找一个疯疯癫癫的媳妇!哈哈!”杜老大一脸的诡秘说道。
  ......

电影剧本作者:玉临 梦境中慢慢醒来,窗外别人家的鸡在打鸣,下楼去了一趟厕所,然后到客厅里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看看电子钟上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天下有贼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金沙贵宾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