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前世我得罪了大神(番外完结)

前世我得罪了大神(番外完结)

2020-02-16 12:40

图片 1 夜已经很深了,而我还在伏桌写作业,就在我即将要瞌睡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了灯的家庭,我很想走进灯的家庭看看与我们的生活是不是一样。这个念头一起,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像吃了过多的瞌睡虫似的、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竟然连头发都被灯火燎烧得乱七八糟都不知道,头发因之成了杂毛、黑黄分明。
  此时的夜好像有些寂寞了,但他不像我经不起诱惑,很容易就被瞌睡虫俘虏了。我除了意识还在,其他的似乎都不听从我的调遣了。夜,毕竟是夜,他的精神极好、劲头十足,他到处游荡,捕捉想要的一切。他似乎也看到了我屋里的那点灯光,也似乎发现了美丽无比的灯花姑娘。在那一刻,夜一下子膨胀了,他的势力马上控制封锁了他所有的领地。夜不言不语,独自来到了我学习的小屋四处寻找,一下子惊醒了熟睡的我。我发现他好像没什么发现,又担心他发现了灯花姑娘。我灵机一动,假装熬不住了,一头趴在桌子上打起响亮的鼾来,我以为我这样就可以让他自己离开。没想到他是那么的精明狡猾,根本就不听从我的调遣、上我的当。哦!我忘了自己的身份了,我算什么?算盐吧,不咸;算糖吧,又不甜。我哪入得了夜的法眼呀,这个色狼,一定是闻到、发现了什么秘密,哦!我知道了,他是为灯花姑娘而来的。果然他来这里的目标很明确的,下了马,就直奔灯花姑娘的闺房去了。
  我虽急得要命,可我只有干着急的份,根本就帮不上灯花姑娘的一点忙。而且我,已经“熟睡”了,就不能很快就醒了。不然凶残的夜会杀了我的,夜最恨的人,就是欺骗他的人。而我现在就在其列,我心都急得没法形容了,继续睡吧,也不是事;不继续睡吧,也不是事。如果不牵连灯花一家人,我才不怕他个二兴头,大不了杀了我吧,量他也没那个胆量,杀了我他怎么向上面交差呀,还不是为我陪葬吗,他根本舍不得拿他的命来换我的命。他是什么?高高在上,养尊处优,过的是金钱美女夜光杯的日子,他能放弃生命吗,一个小家碧玉,哪能入了他的法眼呀。或许是我多想了吧,或者是我嫉妒、吃夜的醋了,这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不是心理太黑暗、很卑鄙呀。
  幸亏我想明白了,做人要正直坦率,不能说昧良心的话。果然被我猜到了,夜到灯花的家里小坐了一会就走了,并没有欺负美丽至极的灯花姑娘,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还有更大的阴谋吗?无法得知,只有静观待变了。为了美丽的灯花姑娘,我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包括生命。人的一生,能够轰轰烈烈地爱一场,比什么都重要,哪怕马上死去也值得。没爱的人生,就像黑夜无极限一样、苦不堪言,生不如死呀。此刻,高挂在夜空的那轮照耀千古的明月已经落下了地平线,就在那一瞬间,我又看到了美丽的灯花姑娘了。我惊呼地问:“夜到你们家敲诈吗?”“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夜是我的亲戚,是我的亲表哥,他到我家是想看看需要他帮什么忙吗?我们家虽清贫,但小日子还能凑乎着过下去,我们不希望增加他的负担,就委婉地拒绝了他的一番好意。”
  就在我和灯花姑娘窃窃私语时,讨厌的夜又急速跑过来了。他急促地说:“快!准备好。伟大的神圣的时刻就要来临了。”我问:“什么?什么呀?”夜轻轻的说:“别心急,小伙子,还不到那个人间最欢迎的伟大时刻到来的时候。”“是呀,因为人间还有明亮的灯光在闪烁,看着那些闪烁的灯光,我不知不觉的,就失去了之前的精神头了。”我对他们表兄妹说:“不好意思,昨天吃的东西,有点闹肚子,我先去方便一下。你们继续你们的话题吧。”我与他们大约相隔有五十米的距离。不知他们是故意,还是说话的声音太大,我距离他们那么远,居然也能听到他们的内容。我清晰地听见夜说:“表妹,打起精神来,让人间的那个小伙子瞧瞧你倾城的容颜吧,看他流不流口水?”“表哥,你真坏。那样不好哟!你不怕他今后报复我吗。”“他是你什么人呀?这么维护他,我可要吃醋了呀。”“人家只是认识,一般般,你想歪了。”“哦,那你想的直呀。小姑思春,正常呀,有什么害羞的呀。这么大的姑娘了,你若不思春,连我也急了,你家人不更担忧吗?人间的人,比我们神呀、圣呀,灵呀,可爱多了。错过了,就是一辈子呀。我走了,你们看热闹吧。”
  夜这神,心眼不坏,是个好同志,可以结为知己,就怕他瞧不起我这要啥没啥的穷光蛋。他来往的大多都是大神、大圣,最低也得是大灵。而我这人连小灵、小鬼也不如,人家都会上天入地,而我,什么都不会,只会吃,这样的人,能入灯花姑娘的法眼吗?危险。换做是我,我也不会选我的。你想,优秀的人多了去,我有选择权,为什么不选富贵的,要去选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呢?那要熬到何时,才能开天眼呀,谁这样选,谁就是傻蛋。幸亏是与自己说话,要是与灯花姑娘说的话,不就露陷了,美满的爱情不就泡汤了吗?我才不傻呢,娶妻,就要娶灯花。对,写首诗给灯花表达一下我的意思吧。于是,写出了一首所谓的诗:“娶妻就要娶灯花,不娶灯花是傻瓜。油盐酱醋米面肉,娶了灯花乐开花。”灯花看了,笑着问:“你这是诗呢?还是诗呢?不是顺口溜呢?”“哎呀!不都一个意思吗。向你深情地表白吗。你什么意思?不急呀,慢慢来,我有的是耐心。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也是你写的吗?好感人呀!”说着,说着,灯花真的流泪了。
  灯花不再损我了,我不知道是她的哪根神经出了问题,她怎么突然就变了呢?不会是神经病吧?灯花杏眼一瞪,怒喝道:“冤家呀,成了凡人,也不识金镶玉了。你连我的相貌、声音都不记得了?这才几世呀?你竟然忘了我杨玉环了。想想,当皇帝时,你是何等的聪明、善断呀,怎么就糊涂了呢?哦!我明白了,转世时,你的记忆被剔除了,你的大部分的智慧也被剔除了,难怪你不你知晓我。”“那,现在,怎么处理呢?”“你也忘了,你写的: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不管你的前世今生了,你还是你,还是我心目中的唐明皇;我还是我,还是你深爱的那个所谓的妖女,只不过,不叫杨玉环了,而被贬为灯家族的灯花了,每次的生命都是极为短暂的,就如昙花一现,等大喜后,继续做夫妻,你要不要我们这只有昙花一现的爱情呢?”“等了这么久的轮回,不就是等你吗,可我忘了,刻在我心中的你,已经被天条剔除了我的记忆。你不说,打死我也不知道你我曾经是恩爱过的夫妻。能够再次重逢,我已经高兴坏了;能够与你继续做夫妻,历来就是我在人世寻觅的唯一,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我厌倦了荣华富贵,不然,我也不会一文不值。其实,从别后,虽然我没有了记忆,但在我心里一直有个人的影子住在里面,还经常用心与我交流、说悄悄话,我心说:“这个影子,就是你寻觅的人,缘分到了,自会明白。” 灯花听得很诧异:“我一直住在他心里?我怎么不知道呢?原来是缘分未到的原因呀。”
  灯花说:“那个轰动三界的伟大的时刻就要来临了,它会是什么呢?”“我也很想知道这个悬念,可是天机不可泄露呀,泄露了,我就再不能转世了,为了爱情和幸福,我们抛去好奇心、耐心等待它的到来吧。”灯花点点头,表示同意。就在这时,漫天彩云,霞光万道,各路神仙都专心致志地在天上往大地上看着热闹的景象。就在这时,我突然身心疼痛,变成了一个滚动的大火球,在天地间来回滚动,所过之处都成了火的世界,但这火势虽无边无际,不但不灼热,反而有几缕清凉。一个声音悄无声息的说:“灯光!时候到了,你该归位了,暂时让你做光明天使,掌管人间的照明,圆满后,再晋升为太阳神。”话毕,我已经化为人间的那缕缕灯光了。
  还未到灯花的家,就听到了她的祝福声:“上天仁慈,给了你我新生,祝福,亲爱的你,全新上任;祝福我们生生世世恩爱、幸福。”进了灯花的家,我就没了前世的那种隔阂和陌生了,就觉得那分明就是我曾经的的家、我曾经的家人,不过是忘了他们前世的信息了,他们的心动,我还是有感应的,他们对我还是那样的关怀、亲切,熟悉,就像曾经是我的根根头发一样,牵一发、动全身。我才一眨眼的功夫,比我还急的灯花,竟然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大婚必须的一切。大婚那天,宾客盈门,天上人间来客荟萃一堂。人间人当然不会知道,那些衣饰光鲜、神情傲慢的神仙们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仙们当然都知道哪个人是天上来的,哪个人是来自于天界的。天上人间之间几乎没有沟通过,只是彼此象征性地点点头、看几眼,再没有其他接触了。
  婚礼很豪华气派,可以夸张的说是华丽至极,新郎、新娘都被华丽包装,礼服可以说是人间难得一见的漂亮,如果拍卖的话,估计是天文数字。婚礼结束后,是喜宴,神仙们可开了眼界:“人间的宴席怎么这么奢华呀?几乎都是我们难得一见的菜品,我们都要好好的细细的品味,回去了,也好有炫耀的资本吗,也学着人吹吹牛逼,显摆一下,这游戏、好好玩呀。”
  夜深了,各路宾客们先后辞别、各回各家了。至于神仙们早就在天上大话人间游了,一个比一个更会吹牛……直到酒醒后,都还在吹,竟然忘了玉帝的早会闲聊。而我虽在洞房,却可看到那些神仙们憨态可掬的各种醉酒姿势,确实可笑极了。灯花依偎在我的怀里,一直在偷着笑。实在忍不住了,她说:“你不?你不那个吗?”“我答:哪个?哪个呀?”“就会装蒜,装葱试试?”“不会装葱,不过这里有一个现成的葱,你要不要看?想不想感受一下?”“哎呀!郎也,你咋这磨叽呢?这道手续,你还不赶紧完成。”“好吧,再不完成,某人要瘪嘴哭了。好!我们来玩狮子了,耶!”各位看官,自己发挥想象一下吧,因为写出来实在不宜少儿们观看,所以我免了它,省得让它祸害少儿们。

前世我得罪了大神(十一)

前世我得罪了大神(目录)

很多年前,我姓吴,是一个小县城的县老爷的独子,我吃喝玩乐,不学无术,可我不是一个坏人,不会坑别人的钱,也不会强别人的难,不会因为自己喜欢就抢别人的东西,更不会因为自己讨厌就随便欺负人。但我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坏蛋,并且还是一个没头没脑的笨蛋。

那年我在桃花林里遇见一个姑娘,她长的有多美,这么说吧就像那树上的桃花。她笑的时候就像那桃花开,她不笑的时候就像那桃花落。我只见过她一面,便心心念念的不肯忘。从此后我在街上四处转悠,只为再见她一面。

好不容易,我辗转打听到她是新来这儿的私塾先生的女儿,名叫敏柔,正当我欢天喜地的准备让娘为我张罗求亲的事,她爹却突然暴病而亡。她家家徒四壁,穷的连买口棺材的钱都没有。她竟然当街跪地,要卖了自己。

我拔了她头上的稻草,想名门正道的娶她,八抬大轿的把她迎进府,可爹娘死活不同意。她也说:“公子你不必如此,我是断断不嫁的,因为我心里早有了人了,他已经上京去赶考,等他将来有了功名,回来就带我走。”为了报恩,她进了府,做起了我的使唤丫头。

从桃花开到桃花落,从桃儿结到桃儿熟,十五月圆的时候,她一个人站在园子里看着天上的月亮默默流泪,我坐在亭子里默默喝酒。那个该千刀的什么混账状元,已经娶了宰相的女儿,他不娶她就不娶她吧,还写了封什么信骂她不知羞耻,甘为贱妇。我心里郁闷,酒喝的难受,看她在那儿哭了一会儿就往林子里走,我怕她一时想不开,就跟了过去,刚走到林子里,一个硕大的桃子从天而降,砸到了我的头,我顿时人事不醒,昏了过去。就在那天晚上,我死了,准确的说是我升仙了,因为砸到我的那不是一般的桃子,那是一颗货真价实的蟠桃,而且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时扔下来的蟠桃。我稀里糊涂的上了天。因为孙悟空被如来佛祖压在了五指山下,所以天上就缺了个看蟠桃园的神仙,于是我这个捡便宜捡来的神仙就干上了这个营生。我也不挑剔,我一个外来人,能有个一官半职当当,就已经欢喜的不得了,还有什么好讨价还价的?所以我乐不颠的干起了守园人,伺候起她最喜欢的桃树来。我想这也挺好的,虽然我当凡人的时候她看不上我,但我现在成了神仙,我负责看守桃园,换句话说,普天下所有的桃园都我说了算,无论她何时看着桃花都跟看着我一样,想想我心里就美。

可是神仙也不好当,我初来乍到,谁都不认识,加上在凡间养的那些个臭毛病,没什么本事,可摆起谱来比谁都大,慢慢的这些神仙就都不大待见我。背地里嚼舌根子,说我是便宜神仙,坐享其成,没名没分。这我都能忍,我最不能忍的其实还是天上的神仙也跟凡人一样,喜欢欺软怕硬,有的还色胆包天,比如那个天蓬元帅。

嫦娥仙子我见过几回,因她也爱桃花,偶尔也到这园子里逛逛,所以跟我也算有了相识。那天蓬自打在蟠桃宴上见过嫦娥的芳姿后就一直对她心怀不轨,有两次在蟠桃园里我就看到他对嫦娥纠缠不休。嫦娥碍于情面没好当面撕破脸,不过这事我看着就非常不爽。说实话,我也挺喜欢嫦娥的,就因她和我的敏柔眼角眉梢长的颇有几分相像,不过我只是喜欢,可没想过其他斜的歪的,我心里有敏柔了,我不会再喜欢别人的,所谓爱屋及乌,跟她长的像的人我也就想维护。后来那个天蓬越闹越凶,竟然借酒装疯跑到月宫里去放肆,嫦娥一怒之下将他告了御状。虽说她哭的可怜,可告天蓬调戏之罪非同小可,没有个人证物证,玉帝也不能轻意定罪。结果天上的神仙知道这事的人不少,可敢出面的一个没有,我气的不得了,用了半盏茶的时间我才从一堆堆的神仙后面走到殿前为嫦娥做了人证。天蓬是入罪了,人我也算得罪全了,打这之后我在天庭的日子再没好过过,时不时就有人给我三句两句话听,其中最看不上我的就是卷帘大将。

卷帘跟天蓬关系不错,私底下称兄道弟,天蓬被罚下天庭后他就一直想找机会替他报仇。终于有一天,我俩狭路两逢,在太上老君的寿宴上杠了起来。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前世我得罪了大神(番外完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