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十九金沙贵宾会:

十九金沙贵宾会:

2020-02-16 12:40

  “大胆女子,竟私闯地府,”阎王一脸戾气,黑白无常面露难色,盯着眼前女人,女人微怔,不紧不慢走着,想以此蒙混过关,怎料阎王已至她面前,一脸阴沉。“区区巫术,还想骗过我的法眼?”
  十九冷哼,仰目而视,“哼,大人,长者不足年龄平白无故被勾走魂魄,此事为何骗过您的眼睛?”
  阎王操纵令牌悬浮空中,直逼十九,“吾王怎会有如此疏漏,汝鬼话连篇,定有企图。”
  “真假与否,请大人明察。”不卑不亢的语气,笃定的眼神。
  “你这是请的态度吗?”王眼中蓄起冷意,十九砰的一声跪下,无法动弹。
  “大人。”
  “跪到我心情好为止!”
  阎王扬长而去,黑白紧跟其后。
  “那凡人是何来头?”王蘸了蘸墨汁,玩弄砚台。黑白噤声,踌躇着如何措辞。
  “嗯?”王抬起眼皮,威严尽漏。
  “她,她是沐姑娘,不,也不算是。她现在是巫女十九。”笔滑落在帛上开出墨色梅花,王的神情骤然变为木然。“应说她是沐姑娘的转世。”白兀自絮叨着,直到黑用手肘捅了他一下,他才缄口。
  “王,”黑轻唤。
  王从木然转为冷漠:“如此快已经轮回了。”
  “呸,呸,不近人情的家伙。”十九摸了摸肿胀的小腿,怨声载道,腿已麻木了,手也似乎麻木了,身体变得轻浮,透明。糟了,法力时间到了。“嗬,正好,阎王来了。”
  十九趁着法力最后几分,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大人,天理何在?公道何存?堂堂王者,囚小女子于跪罚,延法案之将判,真相永不会泯灭,我定会……”
  王幻影随形,捏起十九下巴,冷笑,随即覆唇于十九额上,“这是什么剧情?”十九懵了。
  “吾给你机会讨回公道!”
  “哈?”十九心里一阵慌乱。
  “我给你来往阴间自如的能力,呵呵,别想撂下狠话就溜。
  十九讶然发现身体不再透明,恢复原状,心里当时就悲剧了,我拽着王的紫袍急欲站起,却硬生生撕裂那上等绸缎袍子,啊,更悲剧了,十九讪笑,黑白在一旁偷笑,果然是沐姑娘。
  
  日常零
  白:“啊!”(被小狗吓一跳,搂着黑)
  黑:“起开!”(厌恶的语气)
  白:(整整衣襟,匍匐地上,和狗对叫)“汪,汪汪,汪汪汪,”
  黑:(扭头)“你够了!”
  
  阴曹地府间,阎王乃工作狂也,恪尽职责,兢兢业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到公事上,直到一只失忆鬼出现。
  “报上姓名。”白问完却迟迟听不到回应。“姓名。”一阵沉寂。
  “我,我不知道。”女子眉头紧锁,一脸局促。
  “你这小鬼,竟口出诳言,哪有不记得名字的,瞅瞅你后面的队伍,误了事你可担待不起!”白叽里咕噜一大串,女子更慌乱了。
  “白,先跳过她。”黑闻声而来,“看她神色,似乎不假。”转而对女子道,“随我来。”
  女子一路小跑才跟得上那个飘飘行走的黑使者,“大人。”黑停住颔首,女子砰的撞黑背上。
  “大人,属下有一事禀报,”黑扶正被撞歪的高帽,“她。”
  “阎王?”女子在王周围蹦跳着,不忘上下扫视。“啧啧,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不过,你黑眼圈好重哦。”
  黑忍着被打断的尴尬继续上禀:“她记不得名字,无法载入记名簿,该如何处置?”
  阎王黑着脸,“送去孽镜台。”
  
  日常一
  “白,该勾魂了。”黑扣了扣门。
  “我睡啦,你自个去吧。”白打个哈欠。
  “呀,你是鬼啊,鬼用睡觉吗?”黑踹门而入。
  “你不知道吗,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我。”白躺在地上,背对黑。
  黑一个回旋踢踢过去,白嗷的一骨碌爬起来:“夭寿啦。”
  黑:“滚犊子,你有寿吗?还夭寿!”
  白:“呜呜,永远不要对他煽情!”
  
  女子看着古旧的黄铜镜照出自己漂浮的躯体,镜面诡异的浮出醒目的沐字,“难道我叫沐?”女子看向一脸迷惑的黑,“镜子该换了吧,忒旧了。”
  “黑,”蒋把黑的思绪拉回来。
  “蒋大人,”黑微微欠身,“孽镜台本该照见在世之心好坏,却只照出名字。您看?”
  “哦?”蒋有兴致的看着女子,“莫非真该换镜子了?”
  “呃,好冷。”黑干笑两声。
  “沐姑娘是吧,既然一殿无法分派,不如留在此地,如此也可免受轮回之苦。”蒋一脸莫感谢要低调的表情离去,留黑与沐凌乱。
  
  沐在第一殿呆久了,倒也看出些许门道,孽镜台本是灵物,能现出鬼魂生前事迹,善男信女者派入第十殿轮回,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奸佞小人派入第二殿受地狱之苦。
  
  日常二
  黑:“你弓着背作甚,又不是虾米”
  白:“还不是你踢的!”(一脸愤懑)
  黑:“你可拉倒吧,不然,再把你踢回来?”(奸笑)
  白:“别介。”(躲出去好远)
  黑:“不觉得轻了许多吗?”
  白:“啊啊啊啊啊啊,魂没了,咋,弄?”(看着被扯断的绳子)
  黑:“赶紧找啊。”(晕)
  几日前,十九被一樵夫拦住去路,跪求十九救其父亲,十九匆忙赶到樵夫家中,正值老父发病,虽是束于床上,癫狂凶狠之意丝毫不减,头发散乱,双眼猩红,面目狰狞,污言秽语,意识混沌。
  “这厮有病啊”十九脱口而出。
  “啊嘞?”樵夫不解。
  “不,我是说令尊被恶鬼缠上了,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他原本的魂呢?难道?”十九故作高深状。“嗯,有些棘手。”
  “巫女,请你务必救回家父。”樵夫一脸恳切。
  “这样吧,我看天色已晚,洗洗睡吧,明日再施法术。”十九表面这样说着,心里另有打算。
  月明风高夜,十九跳起了大神,鬼魅般晃动的影子加上灵气的月光,十九灵魂出窍混入地府,果不其然,找到晕晕乎乎排队记名的老爷子。
  “老爷子,诶,”十九绕过队伍,“老爷子,您咋在这呢,”十九看着一脸懵圈的老头,无奈:“这里可是地府,来,跟我走。”
  “站住,你这小鬼,”黑阴沉着脸,挡住去路。
  “无常,未死之人你勾走魂魄,就不怕阎王怪罪?”十九理直气壮。
  “白,你说这是何缘由?”黑质问白,毕竟弄丢魂魄后,再勾回来是他。
  “我,我可能搞错了。”白一脸委屈。
  “何事如此吵闹?”阎王视察时却嗅出一丝凡人的味道,不同寻常。
  “王。”黑白行礼。
  阎王看那女子趁机想溜,便堵住去路,呵斥换回的却是质问,“哼,大人,长者不足年龄平白无故被勾走魂魄,此事为何骗过您的眼睛?”
  
  日常三
  黑:“走快点。”
  白:“你不觉得,这墓地很吓人吗,总感觉有阴气。”
  黑(凝重):“我感觉,你身后……”
  白:“啊啊啊——”
  黑:“什么也没有。”
  白:……(快虚脱的样子)
  “沐姑娘,我求你了,别把我送去第二殿,之前犯的错,我现在会悔改的。”一魂魄鬼哭狼嚎的哀求,沐瞅着孽镜台,里面闪现的是这鬼生前过失杀人的罪孽,犯罪了不假,可不是本意为之,再者,又有诚心悔改之意,就派入第十殿吧。沐为自己大发慈悲的善举崇拜不已,却遭前来视察的阎王当头棒喝:“违纪乱法,你就是这样办事的?”
  “大人,是属下管教不力,请处罚。”蒋不过是离职一会,就成这样,哎。
  “大人,过失杀人,罪不至死,从轻发落,有何不可?”沐理直气壮。
  “好一个从轻发落,哼,二殿的空缺,你替他补吧。”阎王冷冷地说。
  虽是鬼魂,仍保留人的七情六欲,就是说有痛感,每日沐生气勃勃地入殿,死气沉沉地出来,每次受刑她都会找到做人的真实感,那种存在的价值感使她爱上了这种朝生暮死的徒刑,从二殿到五殿,沐历经倒吊,挖眼,刮骨,剥皮,勾心,斩首。每次真切面临的恐惧都会唤起她内心的记忆,指引着她去追寻。
  阎王偶然一次遇见沐,是在她挖眼后,阎王正想傲娇的散发自个王者风范,却,对上了一双空洞的眼神,那神情与初见时大相径庭,怎么说呢,死寂。阎王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本不该做到如此决绝的。自此,每日的跟踪成了阎王的必修,为此,阎王还借了黑的衣服和高帽。
  
  日常四
  白看到鬼鬼祟祟的黑,偷袭过去,成功扑倒。
  白:“吼吼,受死吧,黑。”
  黑:“你做甚?”(站在一旁)
  白:“啊嘞?”(看看被扑倒的竟是,阎王)
  王:“咳咳,没想到你俩这么玩。”(狼狈爬起)
  白:“…….”
  黑:“看来,借衣服借对了。”
  虽说有了来往阴间自如的能力,十九作为巫女的声誉大大提升,可每去一次地府,尴尬如影随形,连翻生死簿的动作都是偷偷摸摸,小心翼翼。浩瀚的书海,十九勤恳的翻着,却找不到老汉的姓名,果然,问题在于恶鬼。
  “大人,生死簿并无老汉姓名。”十九看阎王撕裂的紫袍,吞了口口水,“应该是……”
  “我知道是恶鬼上身。”阎王打断十九。
  “你知道还让我查。”十九暗自嘀咕。
  “大人,我,我可以助沐姑娘,不,十九一臂之力,想必那恶鬼不好对付。”白异常积极。
  “呵,哈。”白大喊。
  “哎,吓死了。”十九出了不少虚汗。
  “壮壮胆,嘿嘿。”白紧握勾魂链。
  “你真的是勾魂使者吗?怎么看起来比我还要怕?”
  老夫依旧疯狂不减,披头散发,不安分地乱动要挣脱绳索,十九施起法术,口念咒语,手画咒符。白离得老大远,观望。老父作痛苦不堪状,全身抽搐,恶鬼的魂魄逐渐抽离,起初的挣扎逐渐平息,恶鬼与老父顺利分离,“白,快!”十九扭头却见白在老远颤颤。“唉,这个拖后腿的。”
  恶鬼见机附进了十九体内,巫女可是最接近死亡的肉体呢。
  
  日常五
  白:“别担心,捉恶鬼这种高风险的任务,就让我来打头阵吧。”
  黑:“成。”
  白:(草丛窸窣)“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你不是打头阵吗?”(看着抱自己大腿的白)
  没等沐寻回记忆,一场大乱爆发。沐到殿上已是乱作一团,可阎王任凭那只疯猴乱闹,不为所动。黑白也只是立在一旁,沐惋惜被砸坏的桌椅茶几,那可是她擦的锃亮的劳动成果。看着泼猴在生死簿上划掉名字,沐的正义感爆棚,气势汹汹地扯过生死簿:“你这泼猴,篡改生死,世间还有公平可言?”
  “区区树妖,胆敢在本大圣面前放肆!”猴子一个金箍棒抡过去,沐仅存的七魄也散了,破散之际,弥留在耳畔的是阎王史无前例叫的一声沐姑娘,那里面夹杂着太多情绪,有不甘,有愤怒,而沐更多感觉到的是温柔。那句树妖让沐感知到破碎的三魂隐藏的记忆,原来,沐是雨下木的含义,原来,她只是个渡劫而被迫丧失三魂的妖精罢了。说到底,对她而言,做人只是种奢望。沐回忆孽镜台中闪现的人生百态,或臭名昭著,或壮烈辉煌,都经不住时光的碾压,可就是这样脆弱而匆忙的人却活出沐钦羡的样子,这,就是人的魅力。
  白:“你说,王为何耗费修为帮沐姑娘转世?”
  黑:“可能对王来说,她很特别。”
  白:“特别?”
  黑:“就像,对我来说,白很特别一样。”
  白:“哦,同僚?”
  黑:(无奈)“嗯,差不多吧。”
  十九像狗一样被白牵到王面前,王无语,早知该派黑随之前去,真是高估白了。王看着疯癫的十九没了往日的嚣张,多了份可爱,不,是可笑。阎王采用最为保险的方法,把恶鬼引诱出来,尽可能保护十九。而,恶鬼还没来得及求饶,就被王丢给蒋蹂躏去了。
  玩忽职守的白没能逃过惩罚,一言不合就关禁闭,由于黑白搭档执行任务,黑也能偷闲几日。
  十九顺利牵回老爷子的魂灵,声望值倍增。可,阎王并未取消十九自由进出地府的特权。故,在人间跳大神跳累的十九时不时的溜进来,跟阎王磨磨嘴皮子,逗逗禁闭中的白,顺便做做好事,撮合撮合黑白无常。这小日子还挺悠哉。

地狱老大是阎王爷,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实际上,阎王爷是地狱的老大这事儿还真就不能肯定。

在早期的佛教和印度教中,阎王爷即阎罗王的确是地狱中唯一的王。但是在中国本土道教中,阎王爷只被收归为其中一方统领,与其余九位大人,合称十殿阎王。发展到后来,佛教也引用道教的说法,阎王爷成了和本土道教一样由北宋包拯担任的第五殿殿主。

在十殿阎王体系中,生死簿掌控在他人手中,阎罗王主审判,是鬼世界的审判主。而且十分神奇的是,阎罗王在部分传说中还是两个人。他们是双胞胎兄妹,哥哥主管男鬼,妹妹负责女鬼。

阎罗王位居第五殿,那么其余九殿阎王又分别有谁呢?占据第一,掌控生死簿的又是谁呢?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十九金沙贵宾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