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金沙贵宾会【红叶】商河抗战之芦苇荡里的游击队(小说)

金沙贵宾会【红叶】商河抗战之芦苇荡里的游击队(小说)

2020-02-16 12:40

开怀畅饮过佳节 商河日伪都庆贺
  布置周密细安排 突袭中秋获大捷
  开辟抗日根据地 沙河游击显端倪
  奎台鬼子太嚣张 端掉据点出恶气
  鬼子频繁来扫荡 烧杀抢夺行三光
  抗日武装巧游击 芦苇荡里打胜仗
  
   一
  1939年中秋节的前几天的一个下午,秋高气爽,太阳像温暖的大火球挂在天空。高大的杨树棵棵闪耀着璀璨的光芒。遍生狗尾草和茅草的大地仿佛被喷洒了一层黄金。每件东西,都在这午后的明澈而宁静灿烂光辉中,闪闪发银光。小蚂蚱在花朵缤纷的荆棘丛中跳来跳去。跟花色争奇斗艳的蝴蝶,跟草色融为一体的昆虫,使那肃穆的树林变得活跃起来。树林和铺满绿茸茸的草地的屏障背后,是一片蔚蓝,那是万里无云的晴空,它宛如辽阔的大海,充满梦幻的大海。
  王权五、王一民,李杰等县委领导,统一了部署,在城南的万家坊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会议由县委的几个领导、三个游击大队和特务队的队长和政委,还有几个支队长也参加了,其中就有周鸿山。会上王一民作当前的报告、分析了敌我情况的现状,和今后的斗争发展。并且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根据地的游击队武装,要在敌人的薄弱地区进行有力的袭扰、消耗敌人,已达到牵制敌人的主力,支援正面战场来打击侵略者的目的。为此,会议制定了一个作战计划,在中秋节的晚上,利用敌人都在过节的麻痹时间,打几个突击战。
  周鸿山现在已经成长为真正的战士,成为一名作战勇猛、意志坚定、果敢机智的优秀指挥员。经过十几次的战斗洗礼,由于他作战勇敢,脑筋灵活,现在被提拔为城南游击队的支队长。在他心目中,王一民是个神话般的人物,在他的指挥下,游击队打了很多胜仗,很少遭到失败。敌我力量对比悬殊,中共商河县委刚刚组建的抗日武装力量,无法与敌人展开正面交锋。只能利用我军灵活,机动的优点,不断骚扰、打击敌人。
  在那艰难困苦的岁月里,面对日、伪、顽强大的攻势和压力,我军不断变换斗争策略,坚持游击战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当地的地方武装力量,有时随主力部队大规模集体行动,有时化整为零采取隐蔽战术迷惑敌人,打了许多漂亮仗。现在他在回城南的路上,细细品味王一民的战略部署。在敌人强大时,我们小股作战,甚至化整为零。在敌人薄弱时,我们就集中力量,歼灭或者狠狠打击敌人。现在,经过王一民的部署,让周鸿山非常钦佩。把所有的抗日武装,去歼灭敌人的薄弱地区,商河城北地区。那里虽说有刘景良的十一团团部,和四五百人的伪军,可是那些伪军根本不堪一击。想到这里,周鸿山有心里佩服王一民的高明。
  此时大队长石头和政委的心里,同样跟周鸿山一样激动,因为现在可以真正的干一场了,压抑了很久的怒火可以向可恶的鬼子发泄。一百多个游击队员,都心情激动地向着商河城北奔去。
  在莽莽空旷的天空的衬托下,大地到处充满了收割高粱、玉米的欢腾景象。天边的云霞飘洒在西边,天空像烧了一把火。收割的庄稼人一个个躬背屈膝,辛苦地干着活,但内心却蕴含着几乎虔诚的喜悦。他们掰着玉米,一言不发。只有几个少女在歌唱,在欢笑。她们那咯咯的笑声跟喜鹊的鸣叫、蝉儿的苦啼融成了一片。在这喜庆的下午,镰刀都插在一捆捆高粱秫秸上,闪着幽幽的银光。被秋收和阳光染成一片金黄的整个景色,好像是沉睡在不安稳的梦境中,远处的地平线上,一团团蓝色的雾气融合在一起。这时,累了的收割庄稼的农民,都躺在一片片阴影之下,四下散开。他们疲惫得很,辛苦的劳动和炎热的天气,使他们感到精疲力竭了。
  在艰苦的抗日岁月里,勤劳善良的老百姓,虽然很苦,可是丰收的庄稼,还是给苦难的人们带来希望。周鸿山想起了家里的年幼的兄弟姐妹,心里一阵阵的刺痛。
  周鸿山在头一段时间里,偷偷回了一次老家。弟弟妹妹们,都被周家村的大姨接了去。虽然张老十再没有加害他们,可是他们的生活更加艰难了。大姨家本来就有两个孩子,现在一下又增加了几张嘴,日子过得更加艰难。
  那次,周鸿山跟几个小时候在沙河边一起玩耍、长大的伙伴都见了面。大姨的孩子,也就周鸿山的表哥表弟,也都围在周鸿山身边,好奇地听周鸿山讲这几年的遭遇。最后周鸿山跟他们聊了现在的抗日局势。他把自己在政委李一民那里学到的,抗日救国思想,和战争理论,现学现用地大讲了一通。直把他们说得热血沸腾,情绪高涨,恨不能马上就跟周鸿山走,跟着他一起去打鬼子。
  周鸿山说:“大家别急,过一段时间,咱们也在怀仁镇建立一个游击队。县委书记李一民跟我聊过好几次了,让我回来发动群众,在商河西北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如果这样,就可以把商河的几块、分散的游击区连成一片,跟临邑、德平的抗日武装连接起来,发挥更大的作为。”
  “太好了!鸿山哥,你赶紧回来吧,带领大家一起干,我们都跟着你打鬼子!”伙伴棍子兴奋地说。
  “弟兄们先别声张,别忘了咱们这里可是张老十的地盘,他可是有一个团的伪军。咱们必须要秘密地进行,因为咱们的家人都在这里,小心他带人报复。”
  “是啊!鸿山哥,去年东信家的信老闷,就因为张老十带领鬼子来扫荡时,鬼子抢了他的闺女,信老闷气不过,就在夜里潜伏到怀仁鬼子的据点旁。夜里趁鬼子们睡熟后,摸进据点砍死了两鬼子,救出了被鬼子抓住的几个妇女。可是在逃跑时,鬼子中有个伪军,认出了信老闷,向张老十告了密。张老十带领鬼子血洗了东信村,杀死了十八口呢!”表弟林子气愤地说。
  “张老十真他妈的不得好死,狗汉奸!以后我们一定要给乡亲们报仇雪恨!”棍子骂道。
  “张有财被我宰了,我真怕他报复你们。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非常了解他。”周鸿山担忧地说。
  “鸿山哥,我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对你报复了,因为他跟你从小就好,舍不得杀你的家人。也许,是他还有点良心,知道他爹不是个东西。”河西吴家村的棱子说。
  “我看不见得,谁都知道张老十心肠毒辣,连他的亲叔都被他打,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张太华村的张小六说。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说“我知道了,张老十最疼他的妹妹春香,对春香的话总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要星上天,要鳖下海。可以说春香就是张老十最疼的人。”
  棱子摸着头上乱篷篷的头发,莫名其妙:“张老十疼他妹妹春香,跟不报复鸿山哥有什么关系?”
  “这要问鸿山自己了,是不是,鸿山哥?”张小六看着周鸿山问。
  “我哪里知道。”周鸿山说。
  “春香经常去大沙河,去你放羊的地方,找你玩,我们可是看见的。”张小六眼里露出不怀好意神情,微笑着。
  “净瞎说,我和春香只是朋友,真的没有什么。”周鸿山的脸立刻红到了脖子跟。
  八月十五中秋节,是每个中国人的节日,可是现在的商河大地,却是在日本鬼子的铁蹄蹂躏之下,普通老百姓,哪里还有心情过中秋佳节?
  可是日本鬼子和伪军们却很重视,因为日本鬼子来中国侵略,也是背井离乡,到了中秋团圆的日子,他们也是无比思念家中的亲人。于是,日本鬼子和汉奸们,都搞起了中秋节联欢大庆祝。
  三支游击队和特务大队,都按预定时间,到了各自的预定地点做好准备,只待李一民的一声令下了。战士们都摩拳擦掌,握紧钢枪和大刀,准备大干一场。
  周鸿山和石头的第三大队,埋伏到殷巷镇王楼村小学北边的庄稼地里。村小学里就是伪军刘景良的十一团团部。根据李一民的打蛇打头,捉贼抓王的计策,先打一下商河县城一北的敌伪军团部,这样就会有力地,打击敌人近来的嚣张气焰,鼓舞抗日军民的斗志。
  伪军团长刘景良,是城北刘万芝村人,是原国民党军吴华文部的一个连长。日本人进占商河时,刘景良正在商河城里,他的姑父田三秃子那里。田三秃子是商河东关人,平时就心狠毒辣,欺压乡邻。日本人来了后,率先投降,成了商河境内日本鬼子的最大走狗汉奸。刘景良也跟着姑父一起投靠了日本人。并且收编拉拢地方杂牌和土匪武装,迅速发展成了一个团的武装,被编为保安十一团。
  
   二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先打刘景良,这是因为,刘景良头一段时间,在商河城北的车家村,残忍杀害了我县早期、抗日游击队的十三个人。其中有第二游击队的政委李如深、副队长王希胜、队员韩永福、韩永举等。政委李如深和副队长王希胜,是商河我抗日武装的早期创建人。第二游击队的骨干被杀害,导致了我商河抗日武装的严重损失。为此,大家都憋着一股劲,要袭击刘景良,为第二游击队报仇。
  袭击是在深夜十一点发起的。周鸿山和石头率领的城南游击队,负责从北面进攻。周鸿山建议搭人梯,越过学校北面的院墙。队长石头接纳了建议,一挥手,游击队员们呼啦一下闪到墙根。正要攀爬院墙,突然,一队巡逻的伪军,从村西边向这边走来,周鸿山赶紧低声说:“隐蔽,快隐蔽。”
  战士们快速地溜到院墙北面、只有六七米的庄稼地里,隐蔽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伪军巡逻的士兵,便走到隐蔽的战士们前面。为了不打草惊蛇,队长石头没有让大家动手。等巡逻队走远了,才命令大家上。于是,勇敢的游击队员们,麻利地攀上了墙头,以接力的方式,队员们全部翻过院墙。游击队员们都悄没声息,大院里的敌人一点也没有发觉。
  王楼村是附近的一个大村,小点的村子那时还都没有开办学校,所以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来王楼村国办小学上学。到了日本鬼子来后,国民党办的学校,只好关闭了,刘景良的团部便设在了这里。学校有两排教室,一排师生宿舍,现在成了刘景良的办公室和日伪军的营房。学校四周的很多民房也被刘景良占领,当作伪军们的住房。此时,已被李一民带人包围,一旦学校里展开战斗,李一民便收拾那些民房里的伪军。
  周鸿山和石头,各带四五十名游击队员,分别冲进教室和宿舍,并派几个人去打开学校的大门。这时学校四个角上的岗楼里,有站岗的哨兵,已经发现了游击队员,开枪并大声喊叫。
  在师生宿舍东面的几间屋里,有几十个日伪军还没有睡觉,晚上喝完酒后,正在打牌娱乐。此时听见枪声大作,都拿枪冲出屋外,和游击队员吗们开枪对持。这时,前敌总指挥李一民,发挥了他的机智冷静的指挥艺术。他安排第一游击队,迅速扫平学校四周平房里的伪军,又带领二队和特务队,从大门冲进来,迅速分兵袭击四个角上的岗楼和正在反击的日伪军。
  四个角上的岗哨很快被消灭,但宿舍里的日伪军,却借房屋的屏障掩护,在窗口和门缝里向外射击。有几个英勇的游击队员倒在了血泊中。周鸿山在冲进第一间教室里时,发现这里是一间办公室,并无敌人,于是又冲进第二间、第三间,发现地上躺满了乱作一团的伪军。周鸿山和其他的游击队员,分别俘虏了这些光屁股的日伪军,并且缴获了大量枪支。在一间没有人的房间里,周鸿山发现了很多木头箱子。周鸿山命人打开后发现,箱子里面全是未开封的子弹和手榴弹。他大喜过望,命令战士们都扛上,他顺手拿了几颗手榴弹,揣在怀里。
  游击队员们在向顽抗的日伪军开着枪,但是却打不到,气得第二游击队的队长赵超义吱哇乱叫,大声骂娘。李一民也很是焦急,因为王楼村距离商河县城,只有十五华里,如果不快速结束战斗,鬼子的汽车用不了半个时辰,便会赶到,那时游击队员们就可能无法脱身,受到严重损失,这样就得不偿失了。和原先的打敌人薄弱环节、不跟敌人硬碰硬、打完就走的游击策略所违背了。怎么办?李一民的脑袋上冒出了汗。
  周鸿山把所有俘虏,羁押到一间最大的教室后,安排几个游击队员看守着,带领其余队员过来增援。他看了看宿舍的位置,敌人的枪可以多角度射击,所以游击队员们根本靠不了前。不经意间,他摸到了怀里的手榴弹,眼前突然一亮,心里便有了主意。他利用墙角的死角,慢慢移动到距离窗户只有六七米的地方,投出一枚手榴弹。
  手榴弹在窗户前面爆炸了,把窗户炸出一个大窟窿,屋里的枪声停止了。这时,几个心急的年轻队员,立刻就冲上前去。周鸿山正要制止,可是已经晚了,屋里立刻射出几道白光,两个游击队员应声倒下了。周鸿山拿出两颗手榴弹,用力投进炸开的大窟窿里。随着一声轰天动地的巨响,半截屋子被炸塌了。大家都盯着里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儿,里面伸出一面用白裤衩子做成的白旗,有人在里面喊话:“八路爷爷,别打了,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李一民命令把所有伪军集中到操场上,给他们作了简短的思想动员和教育,让他们认识到作为中国人要有骨气,日本鬼子的尾巴长不了,早晚会被打出中国去。现在跟着日本鬼子为虎作伥,以后会得到人民的清算,赶紧回头。很多伪军都是不愿跟着日本人的,只是迫于无奈,才穿上了这身狗皮,所以很多人愿意回家。在以后,很多的伪军都参加了抗日武装。

这天晚上,政委和大家商量,现在的庄稼已经没过了人,是最有利的青纱帐时期。石庙西面的棘城村据点,只驻守着五个鬼子和十多个伪军,我们可以借助青纱帐的掩护,端了它。石头和游击队员们都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喊着叫好。一个多月了,游击队员们在林子里真的憋窝坏了,有时敌人来扫荡,还被撵的跟兔子似的,真他妈的憋屈。
  1937年11月12日商河县城沦陷。沦陷前,日寇飞机进行了疯狂地轰炸;随后,四十余辆汽车载着八百多名日军由惠民向商河进犯。国民政府商河县长石毓嵩闻讯后即带着警察局、县保安大队和县政府机关人员约八百余人弃城南逃。日寇不费吹灰之力占领商河。
  国难当头,刚刚建立的中共商河县委立即带领共产党员迅速展开抗日救亡活动。
  1937年8月建立的中共商河县委,隶属鲁北特委领导。抗战爆发后,县委积极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并遵照山东省委对鲁北特委做出的“以一切围绕在游击战争的周围,以独立的发动与准备领导游击战争,与巩固几个中心的游击队,与广泛推动游击战争主要目标为特委目前的紧急任务”的指示,县委书记丁润生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迅速地掌握了他所在的龙桑寺乡农学校的武装。这支百余人、三十多条枪的队伍,成为商河县第一支抗日武装。同年10月,县委争取了殷巷区车家乡农学校中队长车洪令,在其现有武装的基础上拉起了一支游击队。此后,游击队又在周家小学与赵超义的十几人的武装会合,并收缴了附近村庄的部分枪支,使这支抗日游击队逐渐壮大。11月,鲁北特委根据北方局“每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应该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指示商河县委和全体党员到盐山县旧县镇参加由鲁北、津南党组织领导的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共产党员李一民、李兴湖、王省身、赵凤岐等同志趁深夜骑着自行车,通过红枪会盘踞的地区,奔赴抗日战场。
  1938年9月,萧华同志任司令员兼政委的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简称“挺纵”,下同)成立后,派遣商河籍的党员返回商河开展秘密工作。10月,又派遣“挺纵”政治部锄奸部部长匡根山率前线工作队到商河开辟工作。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恢复了县委、组建了抗日民主政府、建立了商河抗日支队,在八路军主力部队的配合下,迅速打开了局面。商河县是冀鲁边平原根据地的南线屏障,是冀鲁边区沟通与清河区战略联系的要道,位于日本侵略者“确保的占领区——华北”的腹地。斗争环境异常恶劣。商河的党组织和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先后有427人为国捐躯。
  周鸿山所在的这支游击队,就是商河游击队第三大队的前身。当时是1939年的夏天,由于日本鬼子对根据地和游击区实行“铁壁合围”、“梳篦拉网”、“捕捉奇袭”、“纵横扫荡”、“辗转电击”等种种名目的“扫荡”,实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和使用“强化肃政”、“强化治安”、“囚笼政策”以及“总力战”等惨无人道的手段,一度使商河县抗日根据地被分割成马蹄般的零星小片,斗争环境异常恶劣。
  周鸿山和很多年轻的游击队员一起,经过政委王一民的思想教育,重新认识了全国抗战的形势,坚定了未来战争的胜利信心,统一了思想。他们的信心倍增,对阶级敌人和日寇的仇恨进一步加强。从此,这个只放过羊的穷孩子,拿起了武器,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由于日本鬼子加紧了对游击区的扫荡,在扫荡时,很多无辜百姓被鬼子残忍杀害。游击队的处境非常困难,可是,大家都憋着一股劲,想要去多杀几个鬼子,以消除最近以来的萎靡情绪。
  
  游击队员们潜伏在公路北侧的庄稼地里,伺机接近鬼子的炮楼。鬼子的炮楼修建在棘城村的东边,与东边的石庙只有七八里路。炮楼西边是棘城村的大场院。周围拉上了铁丝网,挖了深沟,只有南边靠公路有一个吊桥。
  他们在来据点之前,去了北面的棘城北村里吃了一顿牛肉。棘城村分为两个自然村,南边是棘城南村,居民全是汉族。棘城北村全部是回民。牛肉是回民白精华亲自烧的,这是他家唯一的财产。白静华是这个村里的民兵队长,是游击队在这个村里的联系队员。据点里鬼子的情况,就是他得到的。其实牛肉不是为了游击队员才宰杀的,那是在几个月以前,日本鬼子的飞机在游击区侦察时,路过这里,村里人还不知道飞机的厉害,都跑到村口观看。结果敌机投下一颗炸弹,炸死几个人,炸伤了十多个人。
  白精华正牵着牛去河里饮水,看见飞机向下俯冲,知道没有好事,就地一滚,躲过一劫。牛身上却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白精华很纳闷,那牛当时还没有死,四条腿棍子一样插在土里,嘴巴不停地错动着,眼睛沉思地瞧着蓝天上远去的飞机。肚子里的内脏流了一地,跟人的残腕断臂一塌糊涂地混在一起。
  白精华把牛拉回家,没有舍得吃,只是用盐腌了,准备过节时吃。这次为了打鬼子,他二话没说,就把牛肉拿了出来。牛肉经过在大锅里一炖,扑鼻的香味便弥漫了大半个村子,很多光屁股的小孩子都被吸引过来,挤在院门口把头露眼,伸头探脑,口水滴答着,吮吸着手指头。白精华一遍一遍地驱赶着小孩子,弄得周鸿山他们都不好意思动手了。白精华没有吃,只是坐在炕上,抽着旱烟,看着游击队员们吃。他慢条斯理地说:“拿起大块的肉,撕着吃,撕着的肉香。”
  王一民拿起一块肉,撕开后,分给挤在门口的几个留着鼻涕的孩子。周鸿山也学王一民,从一块大肉上撕下肉条,分给几个孩子。几个孩子都一口放进嘴里,用力咀嚼着。几口就吃完了,吮吸着手指,盯着游击队员们面前的盛着牛肉的大盆,眼睛里冒着火花。白精华不好意思地对队员们笑笑说:“日本鬼子来后,把每家的粮食都抢了去,现在人们连饭都吃不上,小孩子看见了肉,都馋得慌。”
  石头说:“等我们打下据点,就把鬼子的粮食拿回来,分给乡亲们。”
  “你们打完了据点,还是快走吧,别再回村里了。村里有汉奸,要是让他们去告了密,村里的乡亲们又要倒霉了。”
  “唉!乡亲们都被日本鬼子吓怕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好吧,我们打完据点,如果缴获了粮食,就把粮食放到村北的小树林里,到时你们去拿回来分掉,这样鬼子就不会怀疑你们了。”
  吃罢牛肉,游击队稍事休息,就来到潜伏地点。
  在过去的两年里,游击队从成立到头几个月前,袭扰过很多次鬼子和伪军。最值得石头骄傲的那次,就是在龙桑寺偷袭鬼子粮所的那次。那时游击队里的共产党员王一民还没有来,游击队还是草台班子,根本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一帮子人。但仅凭石头一伙的一腔热血,和几十个青年的抗日热情,硬是把鬼子的粮所端掉了。那时游击队员们还没有训练过,不知道躲避鬼子的枪子,只知道往前冲,结果被鬼子撂倒了好几个。最后还是以游击队员们的人数优势,才打溃了鬼子。几个鬼子、十来个伪军被打死,其余都逃进龙桑寺镇里去了。
  那次偷袭,缴获了一挺轻机枪,十二杆步枪,子弹几百发。还有大批的粮食,就地分给了老百姓。虽然那次偷袭成功,游击队员死了几个人,可是从此游击队打出了名,很多青年都踊跃报名参加游击队。但是在去年和今年的上半年,鬼子的疯狂扫荡,大大的削弱了抗日队伍。从原来的几十人,到最后剩下了现在的十三个人。
  王一民的到来,给游击队员带来了新的希望和精神支持。王一民是商河县的早期党员,他曾经在济南上过学,后来参加了共产党。毕业后被组织派往华东军区工作,后来他跟商河的地下党组织,接上了联系。华东军区渤海纵队的领导,安排他回商河,发动群众,适时建立抗日根据地。他带着满腔热血和领导的期望,回到商河;可是那时,商河的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后来,他听说了商河城东、惠民县的西部,有一支抗日武装,于是,他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石头的这支游击队。
  一团凝重的血色光芒,从西边的落日余晖中,洒落过来,并迅速蔓延。那座青砖垒切的鬼子炮楼,仿佛一块燃烧的木炭,一半红,一半黑。黑与红之间是拼死交错着的,有些刺眼。周围的景物,被显得有些混沌,模模糊糊的样子,那些被战火蹂躏的烧焦的枯树烂枝,刹那间变得面目狰狞起来。
  周鸿山趴在庄稼地里,旁边趴着他的战友们。他从庄稼的叶子之间,注视着炮楼里的一举一动,一切都在他们的观察中。微风吹来,周围悉悉索索地响,就像无数的蚂蚱在啃食玉米叶。庄稼的叶子,也时不时地碰触着他们的皮肤。要说这是一块庄稼地,那是客气了,庄稼因为有了战争,农民们也顾不上管理,杂草比庄稼多。地里长着耐旱的高粱,都长得纤细高挑,几穗高粱才钻出卷筒的叶子,还没有舒展开。有的高粱穗已经开花,微风一吹,那黄白色的高粱花子,便纷纷飞落下来,落到游击队员的肩上、头上。一股微甜的气息便钻进了鼻孔。虽然他们都是即将投入战斗的战士,或者说每个人都是英雄好汉,但他们仍然是庄稼人。他们都熟悉庄稼,熟悉草,熟悉土地。植物和土地的气息,任何时候,都会使他们感到亲切,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清清亮亮的感觉。
  太阳带着最后的不舍,慢慢消失在靓丽的晚霞里。炮楼里升起了缕缕白烟,那是鬼子们正在做饭。周鸿山觉得,自己趴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个时辰了,感觉浑身都麻木了。他向旁边看看,王一民和石头都在盯着炮楼。他们在昨晚,就已经详细商量了进攻时间和撤退路线,因为炮楼距离石庙只有七八里地,西面的龙桑寺,也只有不到二十里的距离。那里的鬼子能够很快前来增援,所以要速战速决,打完就跑。
  又等了一个时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王一民觉得,现在正是鬼子吃饭的时候,可以进攻了。他一摆手,石头首先站起来,向鬼子的岗哨摸去。周鸿山和老黑紧跟在石头身后。周鸿山觉得心里在咚咚地跳,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战斗,虽然他曾经杀死过两个鬼子,但那时是鬼子没有反抗能力。现在不同了,这是真正的战斗,所以心里是非常紧张的。
  鬼子们都在炮楼外边的场院上吃饭,场院上支起了两张桌子。两个伪军,在炮楼吊桥前面的岗哨里,抱着枪懒洋洋地站着,他们无精打采地聊着,精神很放松。他们跟鬼子一样,做梦也没有想到游击队会来。
  石头一个箭步窜上去,放倒了一个伪军。老黑也窜上去,想要解决另一个伪军,可是那个伪军受到了惊吓,丢了枪想往炮楼那边跑,边跑边喊:“游击队来了!快打啊!”
  此时的王一民,带领所有队员已经冲到周鸿山的后边。他大喝一声:“冲啊!”于是,游击队员们拼了命的往前跑,很快便冲到了乱作一团的鬼子面前。有一个鬼子起身向炮楼里跑去,王一民抬手就是一枪,鬼子转了个圈,倒在地上。其余的鬼子有的去摸枪,有的往炮楼里跑,有的被吓得呆若木鸡,动不了。勇敢的游击队员们,开枪打死了去拿枪和想逃跑的鬼子,十几个伪军都跪在地上求饶。
  这次战斗,游击队员只有一人受伤,却歼灭了五个鬼子,三个伪军,还俘虏了十五个伪军,大获全胜。
  石头押着扛着粮食的伪军,走到棘城村北的小树林里,对伪军说:“你们就把粮食放到这里吧。我再次警告你们,以后不要再干汉奸了,不然以后会死无葬身之地,现在放你们回去。但回去后不许说把粮食放到这里,不然我们会找到你们家里,绝不饶了你们。”
  伪军们都是附近的人,知道石头的话不会假,所以都扑通跪倒一片,大声说再也不当二鬼子了。他们给游击队磕了头后,都灰溜溜地跑了。白精华早就通知了乡亲们在树林里等着了,他们分了粮食,都高高兴兴地回家。
  周鸿山跟随王一民和其余队员,每人都扛着缴获的枪支弹药,兴高采烈地凯旋回营地,这次战斗太顺利了。老黑说这不是战斗,这就是来鬼子炮楼搬武器!所有队员都哈哈大笑。
  商河县东边牛铺镇上,有一处大院,那是鬼子的粮仓。鬼子侵占华北后,在原来国民党建立的粮仓的基础上,又进行了加固,把从各地强征、抢来的粮食,都储存在这里。
  王一民决定把鬼子的粮仓烧掉。他和周鸿山等游击队员,化妆成农民、小商贩等,对粮仓附近进行了多次勘察。
  收完玉米后的9月里,鬼子派出各地的伪区长、保长,开始摊派、征收粮食。李保长代表石庙镇,征收了五车粮食,向牛铺粮仓送去。王一民和石头、周鸿山等游击队员,扮作车夫、民工,由一队伪军押运,向牛铺粮仓驶去。
  卸车时,周鸿山和游击队员们,每人扛着一条装着麦子的口袋,夹在拥挤交粮车队之间,跟着各地交粮的群众,缓缓向大门口移动。大门口有十多个日本兵,拿着刺刀对着交粮的人们,二三十个伪军,吆喝着人们,该往哪里倒粮食。
  周鸿山耐不住性子等待,背着口袋从一架独轮车上绕过去,窜进大门里去了。大院里有四五个很宽敞的、用竹竿封顶的大棚,里面都堆满了麦子、玉米等粮食。他走到记账的伪军们面前,一个歪戴帽子的伪军问:“哪里的?”周鸿山答:“石庙街的。”伪军记账后说“倒进三号大棚里去!”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贵宾会【红叶】商河抗战之芦苇荡里的游击队(小说)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