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笑傲江湖人物之罗人杰 ,罗人杰 人物简介

笑傲江湖人物之罗人杰 ,罗人杰 人物简介

2020-02-16 12:40

第一章 【古道情深】
  
  残阳似血,天青云淡。
  千年风尘已将这秦直道遗忘在荒山杂草丛中,要找寻昔日痕迹实在不易。据说当年秦始皇任命大将蒙恬亲自监工,率民工囚徒等30余万,修建了这条东起云阳林光宫,北至九源郡的“天下第一道。”为秦扫六合统一天下,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岁月轮回,时光悠悠,这时已是大宋淳化三年,宋太宗赵炅继太宗赵匡胤位,奉为九五,号令天下。改元“淳化,”发行“淳化通宝”,革新朝政,扫平四川王小波等叛乱,天下太平,一片繁荣景象。
  就在这片太平安定里,依然隐藏着江湖纷争,各门各派或为名,或为利,刀兵相向,此起彼伏,周而复始。
  夕阳西下,万簌倶寂,两人一马正披荆斩棘,艰难行进在秦直道上。一人驮在马背上,身体紧贴马背,背上竖着一只羽箭,箭头没在体内,鲜血溢出,涔涔滴落杂草之上。前面那人显得疲惫不堪,牵着马缰的左手微微颤抖;右手持着一把断剑,正劈砍挡在中央的荆棘,周身汗水淋漓,神情暗淡疲惫。
  “师兄,我、我想我快不行了!”马上那人声音微弱,挣扎着想翻身,但身上的箭使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前面那人忽一转身,停下脚步,道:“师弟,仲山就在前面,再坚持一会,师父会帮你疗伤的,千万不能睡着。”
  “师兄,我、我真的坚持不住了,钟离一线天那一掌已伤了我内脏,如今又吃了一箭。若不是师兄及时赶到,小弟当场就去了。”
  “快别说了,留着力气好见师父。我们同出一个师门,情如手足,做师兄的怎能袖手旁观。你我二人从小拜在师父门下,早晚勤修苦练。多少次出生入死,不离不弃,如今怎能说这样的话?”说完,拍了拍红马脑袋,抚慰道:“乖马儿,好马儿,一路辛苦你了,驮着我师弟走在这千年废弃的古道上,受尽煎熬,等咱们到了,一定好生照料你。距离仲山不到二十里地,望马兄多受这二十里煎熬,带我兄弟二人走出困境。”
  红马轻嘶,摆了摆尾,前蹄来劲,在地上刨出坑,顿时有了精神。
  其实这兄弟二人均是仲山峡谷古道派高飞扬的门下弟子。马上那人年方二十,名叫陆灵水,是高飞扬的关门弟子,前方牵马者是大弟子秦少风,年纪比陆灵水大三岁。当年高飞扬叱咤江湖,名声在外,帮助朝廷平叛四川有功,遭到武林众多门派冷眼妒忌。在当年众多门派合纵围剿风云教时,孤身陷入敌人包围,外援袖手旁观,见死不救。高飞扬心灰意冷,深知武林群雄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胸无大志,便以一敌众,杀出重围,逃到云阳仲山峡谷。苦行多年,开山立派。因立身之地与千年古道毗邻,便取名“古道派。”
  当天收入门墙的弟子约三十人,均按先后次序排位。之后几年,许多弟子不忍仲山之苦,陆续离开。只留下如今的秦少风、韩少阳、迟少雪、沈少霖、莫少霁、龙少云和陆灵水。其中令师父高飞扬最看中的还是大徒弟秦少风和小徒弟陆灵水。秦少风出身武林世家,祖上三代都是梅花螳螂拳的一代宗师,直到他父亲秦月这一代才渐渐暗淡下来。秦月对于刀兵剑戟、武学掌法毫无兴趣,但为了传承家族遗志,才勉强学了一招半式。后来与武林各派在嵯峨山大战钟离一线天时,因学艺不精,名败身死。家族遭到屠戮,只有独子少风从狗洞中逃出生天。秦少风也因处于如此家境,幼时便在祖父那里学习螳螂拳的基本功,到了父亲这里,虽未能增进,却已能看懂螳螂拳谱一二,内功基础大有长进。
  陆灵水则不同,他不是带艺拜师。他自幼出生在官宦世家,祖上曾任前朝咸阳县丞,祖父在太祖朝做过池阳县令,父亲为云阳县当地有名的才子,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只因生性风流、放荡不羁,出入各种风月之所,酒肆赌坊,债台高垒,被人告官,下了大狱。母亲一气之下,溘然长逝,家道从此中落。叔父将他照料几年,见他身体羸弱不堪,只怕年少便随了母亲而去,断了陆家香火,千方打听,才将他送到仲山,希望练就一身武艺,强身健体,将来也好重振家门。陆灵水虽不是练武之才,却肯勤修苦练,与师兄秦少风相处甚好,互相交流,也渐渐能领略古道派的基本招式。
  这一年春天,师父接到洛阳岳光门岳人杰掌门的信笺,请一起去洛阳观赏牡丹。故人盛请,实难推却。但这时高飞扬已打算闭关一月,无法抽身,便吩咐陆灵水前往问好,表示歉意。陆灵水遵了师命,出潼关、过函谷,几经波折才到达洛阳,说明来意。岳掌门大为感动,道:“既然高兄要闭关练功,一封书信道明即可,还派徒弟亲来,这让岳某实在心有不安哪。”
  陆灵水道:“岳师伯与家师相交多年,谊比天高,一封书信自然能说明情由。但家师说岳师伯如今年事已高,跋涉不便,他老人家也在为本派事宜忙碌不堪,无法亲往相见。却又无法放下思念,便嘱托弟子前来拜会问安,希望师伯身体健朗,寿与天齐。”
  “哈哈哈,嗯,好小子,滔滔不绝,出口成文,可见非一般家庭出身。”
  “弟子是云阳县人,祖上曾在朝为官。”
  “难怪,这就对了,出身官宦人家,怪不得一身灵气。”岳人杰捋着胡须,绕着陆灵水周身打量了一番,频频点头称赞。
  “只是、只是家父因欠了赌债,被入了狱,至今生死未卜。”陆灵水不禁伤感起来。
  “你要强过你父亲千百倍,我与高兄五十年交情,誓同生死弟兄,他看上的徒弟准没错。”
  岳人杰吩咐家人准备了饭菜,道:“洛阳与陕西饮食无太大出入,贤侄米面都可自选,把老夫这里当成你们仲山就是了。吃完饭跟着老夫一起去街上观赏牡丹吧,据说今年的牡丹比往年都开的娇艳,而且品种繁多,在你们陕西是很难看到的。”
  陆灵水道:“洛阳牡丹甲天下,诗云‘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我想来自各地观赏牡丹的人不胜枚举吧?”
  岳人杰得意笑道:“贤侄说的不错,每年到了这个时节,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都会从天南海北潮涌而来。这时也是洛阳城各处买卖最兴旺之时,只是车马杂多,道路拥挤,贤侄可不要到
  处乱跑,免得找不到回来的路。”
  这岳掌门虽为洛阳武林一代宗师,竟如此随和,毫无架子,让陆灵水立时有了说不上来的亲切。比起师父那张充满威严的苦瓜脸,眼前这个老头似乎显得更可爱些。
  说是随意,却准备了满满一大桌饭菜,琳琅满目,陆灵水不禁停著不食,看着在座众人,略显尴尬。
  “贤侄怎么不吃,哦,看我这记性。”一拍脑门,朝里屋喊道:“影儿她娘,把我藏的那瓶最好的烧刀子拿出来,我要和陆贤侄喝个痛快。”
  老夫人端着水果出来,笑着怒道:“喝,喝,就知道喝,你现在的身体还能喝酒吗,大夫都跟我说了好几次,特别嘱咐不能饮酒吃辣,你这老家伙怎么不听话呢。”与陆灵水四目相对,挤眼笑了笑,道:“你也少喝点,不是我们不给酒喝。你看你半大小伙子,瘦骨嶙峋的,怎么经得起这般折腾,要爱惜身子。我就说你师伯,他还老不爱听呢。”
  岳人杰也不生气,只是顶嘴道:“你这老太婆有完没完,我平时哪一样不是听你的。今个决不能容你做主,师侄远道而来,作为上宾,我们要拿出最好的礼遇招待,这才不负我与高贤弟几十年的交情。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哎!”
  “好了,好了,再别把你气出个毛病来。我叫影儿拿来就是。”说着无奈摇头进去了。
  “看到没,老夫老妻一辈子就这样,吵吵闹闹,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岳人杰倒是得意起来。
  “看到你们这样相处真好,我父母若能有你们一半和睦,这家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老夫失言,没理会到师侄的感受,只顾自己了。看来这场家变对你影响着实不小,但你能从中走出来,也非一般人可比。往者已矣,就跟着你师父好好练功,为天下做一番事,这样才能洗清你父亲留下的污秽,才能重振你们陆家的声望啊。”
  “感谢师伯一番开导,弟子绝不辜负众望。”
  “那就好,那就好,高贤弟果然慧眼识珠,收了你这么好一个徒弟。”
  “这话师伯过誉了,弟子万万不敢领受。我大师兄秦少风才是难得的才俊,不但武艺高超,而且天资聪明,样样远胜于我。”
  “你也很优秀,有机会把你这位师兄也请到洛阳来,我要见见他,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好,一言为定!”陆灵水爽快的答应了。
  说话间,一条棕黄卷毛小狗汪汪叫了两声,朝着岳人杰跑了过来。
  岳人杰俯身将它抱入怀中,笑吟吟道:“你这小家伙到处乱跑,别被人抱出去炖了,那时候咱们影儿可要哭成个泪人儿了。”
  “爹,净说些什么话,小图还不是你捡回来的?那丢的人只怕也哭成个泪人儿了吧?”
  陆灵水巡音望去,见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紫红衣服的少女,浓眉大眼,皮肤白皙,拖着酒盘盈盈走来,仿佛微风中卷起的一朵开的正艳的桃花。
  “这位是你高师叔的弟子,长你几岁,叫师兄。”
  “爹,你有没有看错,他比我还大,我看他也不过十五六岁。”影儿放下酒盘,多看了陆灵水几眼,一副想笑不想笑的样子。
  “没大没小,成何体统。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岳人杰微怒道。
  “这与读书有什么关系,书上可没说要把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叫师兄。”
  “气死我了,抱着你的小图回屋去吧。”岳人杰一皱眉,将怀中小狗放在地上,那狗直直的往影儿身边奔去。
  影儿从地上将狗儿揽入怀中,道:“你又向我爹告状,罚你一天不许吃东西。”
  陆灵水忍不住格格的笑起来,见几人都奇怪的注视着自己,觉得失态,立时止住。
  “笑啊,继续笑,我罚它一天不吃饭你高兴,是不是?看到没,原形毕露了吧,爹,不要把什么人都往家里带,特别是那些幸灾乐祸、道貌岸然之徒。”说着故意狠狠的白了陆灵水一眼。
  陆灵水欲言又止,低头不语。
  岳人杰见场面尴尬,忙道:“师侄万不可跟影儿一般见识,我这女儿从小娇生惯养,随了她娘的性格,刀子嘴,豆腐心,没什么恶意。”又对影儿喝道:“回去,什么事都被你搅黄了。”
  影儿一跺脚:“回就回去,谁稀罕。”朝陆灵水吐吐舌头,哼了一声,抱着狗儿进屋去了。
  街上车如龙,人如流,各种叫卖不绝于耳。陆灵水紧紧跟在岳人杰身后,只怕一个不留神真的走丢了。
  “师侄你看这洛阳城的繁华,比你们长安如何?”岳人杰背着手,四处观看,随口问道。
  “自古以来洛阳长安齐名天下,更有西都长安,东都洛阳之称。自唐以后,京城东迁,长安便败落下来,虽不能与周秦汉唐时的繁荣相比,却与洛阳逊色不了多少。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如今天下之中,除了洛阳,只怕还没有一座城池敢自诩胜过长安。”
  “哈哈哈,说得好啊,既不贬低洛阳,又不拔高长安,果然聪明,老夫喜欢你这样的人物,将来必成大器。高贤弟运气真是不错,老夫怎么就没遇到你这样的好苗子。别看我门派虽大,徒弟资质粗浅,难有作为,老夫甚为踌躇。”说话间显得失落了不少。
  陆灵水道:“师伯不必焦虑,我看诸位师兄还没有领略到本门武学的真谛,只要假以时日,一定能成为岳光门的中流砥柱,那时师伯便可不必再操心了。”
  “嗯,但愿如此吧!”
  两人在人流中穿行,走过三条街,两道巷,上了一座石桥,老远就看到对面人山人海,往来送花卖花者络绎不绝。
  两人走近,一阵清香扑来,沁人心脾。陆灵水心道:“好香的牡丹。”
  岳人杰挤进人群,对陆灵水喊道:“师侄,过来,看这今年刚上来的牡丹。”
  陆灵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岳人杰身边。
  岳人杰指着一丛牡丹欣喜道:“师侄你看,这是刚刚上来的绝品牡丹,名为‘二乔’。”
  陆灵水放眼望去,只见花茎极高,粉紫二色镶嵌于黄绿叶中,势头甚高,妖艳婀娜,似美人出浴,似汉宫赵氏起舞于鼓掌之上,这姿态,不是二乔是什么?只怕三国时东吴的二乔若看到这牡丹的容颜,也要自惭形秽了吧。
  陆灵水随着岳人杰走在花丛旁边,岳人杰一一介绍:什么十样锦、娇容三变、花蝴蝶、金桂飘香、玉玺映月、桃花飞雪、贵妃插翠、软玉温香等等,说的陆灵水目瞪口呆,只怨眼睛长的少了些,又怪自己见识浅薄,竟错过这许多人间珍品。
  “闪开,挡道者,格杀勿论!”
  只见道路尽头传来一声长喝,接着是哒哒哒的马蹄声,路人失魂落魄,仓皇躲闪,那四匹马疯狂奔来,尘土飞扬。马上乘客一袭黑衣蒙面,到近处喝一声“岳人杰,还不拿命来!”瞬间,四人先后纵身离开马背,腾空而起,手中长剑朝人群中直刺而来。岳人杰也是大吃一惊,将两旁众人左右分开,纵身迎了上去。
  剑如流星,快且狠,岳人杰试图以快掌之风去掉那人面纱,却被后来者长剑避开,不得近身,一个跟斗倒了回来。抓起一株牡丹,再顾不上它的国色天香,以花代剑,随心应手。花枝与快剑碰撞,却未有丝毫破损残痕,对方一怔,哈哈大笑:“好手段,不愧为洛阳第一剑客,竟能以花代剑,不留痕迹。但后面的你可要接好了。”说话间,变化阵法,之前是一一相对,如今四人四剑合力来取,不分先后,几乎同时到达。陆灵水看的心惊胆战,只怕这位师伯年事已高,未必是四人敌手。况且看这阵势,四人也并没有想过速战速决,而是使用了拖延战法,如此下去,在年龄体质上都占了上风。于是也找了一株牡丹,上前相助。陆灵水的牡丹枝干还未接近,已被对方一剑砍作两段。心里暗暗叫苦,今日才知道自己的武功有多差劲,实在连三脚猫都够不上,站在一旁等待时机。
  岳人杰看出了几人心机,心里冷笑:“你们想拖死老夫,只可惜还太嫩了点。”露个破绽,一人见势即来,长剑未到,岳人杰一转身,反手一掌,重重打在那人后背,只听见筋骨断裂只声,又飞出一脚,送出数丈,一命呜呼。
  其余三人不敢大意,也被这一掌的力道惊出一身冷汗,长剑在手,战战兢兢。一人道:“与老儿同归于尽,拼了。”便三股化作一股,齐齐刺杀,岳人杰转身、矮身、退让、腾起,都拿捏的丝毫不差,几人已是气喘吁吁。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刺杀老夫?”岳人杰站在一丈开外问道。
  “这你管不着,也用不着告诉你,今日你杀我兄弟,已经与我们不共戴天,要么你死,要么我们死,除此,别无选择。”
  “那我如果放过你们呢?”
  四人面面相觑,哈哈大笑,笑声充满愤懑和恐惧。
  陆灵水道:“我师伯放你们一条狗命,还不快走。”
  其中一人恨恨的瞪了陆灵水一眼,道:“小子,我认得你,记住,迟早就轮到你们仲山古道派。岳光门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几人提了剑,架着那具尸体上马,朝来路奔去。
  陆灵水道:“师伯,这些是什么人?”
  岳人杰沉吟片刻,叹息道:“只怕是我们两家的死敌,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死。”
  “谁?”
  “风云教,钟离一线天。”
  “我听师父讲起过这大魔头,危害武林不浅哪!据说当年武林合纵围剿,死了许多人,也没能制服他,却不知因何后来绝迹江湖数十年,按照时间推算,想必该死了,今日怎么又出现了?”
  岳人杰道:“是啊,这事我也没能想通。当年我与你师父一起协助武林铲除这魔头,却遭到江湖各派猜忌,身陷重围,拼尽全力才捡回一条老命留至今日。以为从此江湖便会卷入一场浩劫之中,谁知几十年来风平浪静,以为风云教逃离了中原,或者群魔内讧,玉石俱焚。哪只今日又重出江湖,看来武林从此多事了。”
  陆灵水道:“如今师伯和我师父与那钟离一线天相比,谁更胜一筹?”
  岳人杰道:“当年我与你师父便与这魔头相差天渊,数年未有交手,只怕相差的就更远了。哎!”
  “哦,对了,贤侄,刚才那人临走时好像说了一番什么话。”
  “师伯,不好,我们得赶快回去,他说岳光门今日的下场就是古道派明年的下场,莫非他们要对岳光门下手?”
  
  
   请继续关注第二章【仲山峡谷】

罗人杰

罗人杰,青城余沧海有四个得意弟子候人英、洪人雄、于人豪、罗人杰,江湖称“英雄豪杰”青城四秀。

简介

当然咱们令狐大侠称他们为青城四兽,叫他们青城四兽,俺觉得是一点也不过份。不为别滴,就看他们的师傅,心胸狭窄、自私自利、贪得无厌就可想他们这四个能学到什么了。 罗人杰这斯在福州做下命案后,赶往衡阳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典礼,酒楼上正好遇到刚刚恶斗完田伯光的令狐冲与仪琳,摆出一副高傲滴姿态,讥笑尼姑给令狐冲喂酒。

令狐冲知道他们在福州的恶行,对于这种小人虽知身负重伤斗他不过,依然出言讥讽,真他妈是个爷们。这斯受到讥讽,大打出手,其实打人就打人呗,还要找个八封的理由:

“尼姑见小贼生得潇洒,动了凡心啦。。。哈,你不守清规,破了淫戒,天下人个个打得。’师父,他这可不是冤枉人吗?他左手向我一探,我伸手格时,没料到他这一下是虚招,突然间他右手伸出,在我左颊上捏了一把 ,还哈哈大“

金大侠当时没描写令狐冲的心里活动,我想仪琳不会骂人,令狐冲此时早把他母亲问候过来了,对于这种无耻小人,没事就八的男的,表说问候他母亲,就算问候他祖宗十八代也不为过。

最终这四兽之一被令狐冲抓住他的贪念而一剑结果了性命。这斯最可笑的是,面对都站不起来的令狐冲,和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尼姑,号称青城四秀之一的罗人杰竟然还要让身边的人帮忙,可见这丫平时肯定在四川那噶大仗势欺人,依多为胜,我想这“青城四秀”之所以能被叫出来,估计丫们打架经常是一个出面,其它三个在暗中使鬼,当然这丫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忘了叫,有种咱们就单打独斗。哈哈笑死人个。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笑傲江湖人物之罗人杰 ,罗人杰 人物简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