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我有一个梦想!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我有一个梦想!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2020-04-07 23:50

引子
  我拿着十分的试卷,毕恭毕敬地站在蛐娘面前等待,等待着她的责罚;
  我背着一个很沉很沉包裹向前走,在没有一片绿色的沙漠中往前,最后不是往前走而是爬......梦,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每次最后都是我歇斯底里地喊:娘啊,蛐娘,救我......
  这世间在你完全不相信奇迹的时候,你身边处处是奇迹。如征服地球的务种赞赏了发明,如人类登月,如人类面对自然灾难的镇定,如人类面对病痛的坦然,小到我小小蛐蛐的人生,都是一个奇迹。
  
  (一)
  妻常听到我说梦话,不停地呼喊一个人的名字:“蛐娘......”
  有一段时间,这事让妻误会很久,我压根儿就不想解释,象时下最流行的话,这世界绝对有不吃饭爱美的女人,绝对没有不吃醋女人,你的解释只会让你的理由变得象白开水,寡然无味。男人最好的办法是不去解释,这样反而让一切看来有些鬼魅的事变得光明正大。随她想去吧,一个聪明的爱你的女人会因为你的梦话而浮想联翩,绝不会大吵大闹。聪明的女人会留给男人空间,而聪明的男人,爱的永远是自己身边的女人。女人因为爱你,她会做让你觉得,你绝对不能承受的任何事,包括你的小小的虚荣,小小虚伪,小小的自卑,小小的张狂,小小的自大......一个爱你的女人,在她的面前,就是你的忽视,有时都能变成一种向前走的动力,一种爱你的理由。
  我觉得我对妻,这一生欠她的是我对这个家的付出。而我的真,我的善,我的希望,我的理想,我的忧患,我对世间一切美的渴求,一并都生在长在担在她柔弱的肩上,从开始长根,发芽,出叶,开发,结果,直至化为尘土。每当她看到我内心从未有过的波动,包括不耐烦和暴怒,不可触摸,以及莫名其妙,甚至沉默,也就不再追问,她的善解人意让我倍感自由幸福。她就是内心拔动我心弦的那双手,而我对自己,却象一个旁观者。她比我更了解我自己,这就是我的女人。
  妻让我想起蛐娘,前半生中另一个让我倍感自由幸福的女人。
  
  (二)
  
  那一年,新婚燕尔,我和妻回到我的故乡,我的山村,和我的蛐娘身边。
  故乡象一坛上等的美酒,和梦一起留存在我的心房,越久越香醇。越久越不想揭开。就是偶尔浏览老照片,也能闻到它的泥土气息,听到它低曲吟咏,它的河水悠悠地流淌,山峦静静地长卧,炊烟慢慢地升空,翠竹青青地长节。它是我一个人的。我怕揭开后,蛐娘的灵魂就象吹向空中的炊烟一样,没有了根,上青天的一行白鹭一样,南飞没有归期。我永远希望蛐娘是我一个人的记忆。可是妻却早在我的文字中,眼神中读懂了我的前生今世:
  乡下,儿时的清晨黄昏总是和喊娘的声音一起,翻越山岗,趟过小河,来到我身边:清晨我高叫着她给找衣服,哪怕晚上她把裤袜都整齐地放在我的脚丫边,我醒后还是会大喊三声“蛐娘”!傍晚,我会和哥哥站在老屋屋后岗上,象唱歌一样对着摘菜或是在田野里的娘喊“娘,回家啦!”这个“啦”象黄梅戏里的“帮腔”,几山几凹(tang)都能听得到。有人对娘说,“小妈呀(按辈份),你们家孩子,真看不出来,是些没吃饱的主儿!”
  为了喊娘的声音和哥哥奶姐姐和小红丹桂的混为一谈,我叫我妈蛐娘,娘总在大伙面前说:我家蛐蛐,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还这样嗲的厉害!明显地听出娘音调中的喜悦与骄傲,满足与快感。从小我的成绩一直很好。是因为娘一直督促。娘总有做不完的活,天麻麻亮(黎明)就起床到河里洗衣服,那时我们多在睡梦中,等娘拎着一大菜箩衣服回家晒上竹竿,听到娘用竹扫把扫院子和劈柴的声音成了我们的又一阵催眠曲。水开了,菜香了,饭熟了,哥姐才陆续起来帮娘。娘一天到晚不在田里就在地里,河里,山上或是灶前。在我的印象中,蛐娘象书上神话里的“田螺姑娘”,聪明美丽,总能把五谷杂粮变成千姿百态的美味,总是把我们的发白的衣服或是有些破损的地方绣上几朵别致的小动物或是花鸟虫鱼,而我们的爸爸却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生,在蛐娘温柔的目光中写字,拉二胡,或是读上几句我们不太读的什么文章。娘听得那样认真,忘了缝纫,也忘了时辰,娘此时最美,爸曾这样说过多次。长大后常想,爸需要的是娘的这种崇拜,一种从心中不由自主涌出的那种幸福感那种支持那种理解。无数个晚上,等到娘拾掇好,坐在我身边时,半边月亮爬上我家东头那棵碗口粗的毛粟树。娘总让老师给我布置很多的作业。她总有补不完的衣服,夏夜最清晰的蛐蛐声总是成为我做作业的伴奏,那一豆灯火成了我和娘最好的光明世界,那是爱的天堂。那时总想把娘画下来,灯下的娘的脸,还有我对娘的依恋,要用一幅心思说明白,有些难。很遗憾这幅作品直到现在还末完成,想来这辈子,也只能在我的心头了。
  爸爸因为身体不适而离开了自己热爱的教坛。精神状态每况愈下。最后只能每天写写字抽抽春秋烟。很少说话。等我上初中,娘的鬓角添了许多白发,后来上不了大山,就在屋后的林子里砍“猫耳朵”刺,用绳子捆着,沿着山路“拖”回家。这样就不会刺到背。娘用同样的办法去河埂上砍“老鸦(Wa)泡”刺,剁成一尺见长,这些柴禾,特好烧。盛在冬天的火炉里特持久。有时能管到大半夜,冷冬,有它,绝不会冻脚感冒,娘总会在饭熟后给我一个装着满摇摇炭火的暖桶(能坐又能烘手的火炉),让我坐在上面看书,写字。爸沉默日子和娘象陀螺一样干活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三)
  
  哥姐大我许多,也早已不再要娘担忧了。也就先成家立业了。蛐娘爱我比哥哥姐姐多些许,这让我心里长出许多甜蜜、喜悦与鼓励。学习成绩总是和鼓励、督促、爱心成正比的。孩子的小时候的成长只会和父母老师有关。终于,我没有让娘失望:我成了第一个走出山村的吃皇粮的大学生。临行前,娘让上屋的“弹匠”(手工做被褥的人)大叔给我赶制了二个四斤的棉被,这样一年四季都可以用,热用一床,冷就用二床。娘在被褥的两头缝上大毛巾,说这样节假日回家,把毛巾拆下来带给她洗就可以了。不用洗大被子。
  我的童年注满了娘的希望,少年盛着娘的努力:家里经济并不能让每个孩子上学,对于这一点,我们的孩子是不会了解的,也不会那时苦衷。
  哥姐读二年学就没读了,娘说,你们读不进去,娘不强求你们,你们去学个手业(一技之长)吧:大哥学了篾匠,二哥学了石匠,三哥学了窑匠,姐学了裁缝。娘说我的任务就是读书。这样我家什么的“人才”都有了。娘说这话时只看着我,其实我心里知道,哥姐比我聪明多了:姐给我做了件衬衫,让我成为学校里最帅的“男主角”;大哥编的“簸箕簸篮”,让十里乡亲,排队请工;二哥在石头上刻的字和用小小的钢钎、大锤“钻”开巨石,让我的同学们惊叹不已;三哥摆弄旋转的“泥桶”(圆柱形,上小下大,空心,木制,用泥刀把和好的黄泥均匀地转在桶上,成形后,收桶,把没有分开的柱形瓦,放在阳光下晒,干后四等分再火烧就是我们老屋上的瓦),简直就是巧夺天工。这些活只有聪明的人才干得了。我无数对妻说,记忆中这些就是艺术品成就的过程,我们都遗传了蛐娘的心灵手巧。“你大哥大你二十岁,姐大你十五岁,二哥大你十岁,三哥大你八岁。你最小,你要活得更好!”娘对哥姐这样说,哥姐也也这样对我说。
  
  
  (四)
  
  大学毕业,我留职在母校,慢慢地,娘老了,那挺直的腰杆不知咋的,弯成曲线,眼也不太好,在电话中那边总说一句话,“蛐蛐,你那儿不知道冷了不......”“蛐蛐,你那娃不知道长得壮实不?”
  每到夏季,久远的蛐蛐声总入梦境,那样清晰,清脆,有节奏,象娘哼的儿歌。“风儿轻,月儿明,树叶绕窗棂,蛐蛐儿,叫娘亲......”
  每每听这首歌,我都会久久不能平静。其实,我是个不容易激动的人,学生都在背后称我“冷面教授”,说我拥有只有渊博知识而没有肝胆柔情。顶着家、国两重天,我哪有那么多的“潇洒”?我用知识武装自己的思想、智慧、善良,感动与真诚,而娘的话常在耳连:蛐呀,你可不一般呀,你得为你的小家负责,也得为培养你的学校老师负责呀,为出钱供你生活学习工作的国家负责呀。娘你就不用担心了,有你哥你姐他们。娘的话就是我的生命的闹钟,警示,催我自省,促我进步,无时无刻。
  妻的话如出一辙,我最感动的是她说的一句话:给你一片蓝天是我的任务,给别人一片蓝天是你的任务,你的快乐与开心,由我赐予,你的健康大树由我浇灌。我受用了她一生的包容,理解,以及充沛的情感,取之不尽,用之不完。让我完成了国家教给我的各种重要任务,拥有一个发挥自己才智的舞台。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在京城,有房有车有地位,鞍前马后,人潮如流。妻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没有花前月下,就是约会也在会议室或是实验室。再不平常的男人女人需要都是平常物,如爱情,如亲情,我能给予的也许是太多的压力。
  
  (五)
  
  屡屡梦回故土,魂牵梦萦,原来是蛐娘病了!
  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哥姐说“这一次不一般,过去她嘱咐不要告诉你,这次,娘说一定要告诉你。”
  归心似箭,我的蛐娘呀,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虽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可我还是对娘的离去怎么扛不住,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又慌忙赶紧拭去,还好没人看见。娘去时,带着她最后没见到我的遗憾。
  那夜,坐车回家,坐在娘的身边,我见她很安详,她睡了,我爬在桌上,看着桐油灯一闪闪的,仿佛是蛐娘微笑的眉眼,盯着看着我写字,手上拿着针线。慢慢地我也睡熟了,似乎又躺在娘的臂弯里。。。。。。
  
  (六)
  
  东山坡,我在蛐娘的坟前栽了一棵柏树,还有一座坟,一棵四季青长得很粗了,是蛐娘栽的。蛐娘小时候,对我说,这里躺着一个姨。
  东山坡种植的是我小小蛐蛐的春夏秋冬的阳光,云遮不住,风吹不走,雪冻不了,雨淋不透,永远郁郁葱葱,热情明媚。
  离开家的那天,大哥给我一个东西,说是娘要交给我的。我递了妻,妻打开,是一个红兜兜,上面绣着“蛐蛐”两个大字和一行小字“一九六九年六月六日”。哥说,娘走时只说,她可以笑着去见你的母亲了。原来我的小名“蛐蛐”不是和草丛里的蛐蛐一样啊?有来头?现在?蛐娘真的不是我亲生母亲?!
  那年发大水,闹饥荒,母亲无奈带我进山行乞,中途病故,把我托付给蛐娘,蛐娘正好养了个儿子“月窝”(就是一周岁不到)里得黄疸来不及救治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我正好赶上了。蛐娘葬了娘,在东山坡。我成了蛐娘最小的儿子------蛐蛐。
  其实早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听老屋里人说过,我从不相信这个有些“老士”的故事发生在我的身上,虽然娘一再叮咛别人不要乱说,可我还是猜测到了一些,娘怕我自卑一直瞒着,而我怕娘伤感,也一直不敢追问。
  其实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苍天有眼,蛐娘是我执着启明星找到的母亲。每位母亲都是启明星。蛐娘比我更明白我的心思,但愿我能明白孩子的心思,我们的孩子更能明白我们的心思。

那时候,全家在农村生活,爸爸郁郁不得志,整日借酒消愁。每次喝多了,就和妈妈吵架,拿我们撒气。我特别害怕过年,因为每次过年时,爸爸闹得最凶。我害怕极了,我不敢说话,不想回家,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做我喜欢的数学题。

出生在哪个年代,是没有办法选择的,但是我可以选择生活态度。逆流击水,直抵远方。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我们全家返城。

有一天,二哥离开家了。大庆油田招工,二哥考上了,二哥要去打拼属于自己的人生了。妈妈在村头站了好久,边哭边骂:“这死小子,连头也不回就走了。”

1978年,恢复高考,我决定要考大学。可是我不敢和别人说,我只能偷偷告诉三姐。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我的家庭出身不好,同学都看不起我,我平时不敢说话。而且我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嫉妒。谁要是比我学习好,我会特别生气,特别讨厌他。

在参观途中,遇到一位当地人。他问我,“东北人?”

说了这么多,我的梦想是什么?


我12岁那年,大姐结婚了。大姐生得漂亮,还是有名的儿科中医,看病挣得钱全都贴补娘家,照顾弟妹。大姐结婚的第二年,给我们生个小外甥。可是大姐因常年劳累,心情郁结,生产时大出血,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大姐夫在那种情况下,要和大姐离婚。在我爸的主张下,大姐病好后,就和大姐夫办了离婚手续。从此,小外甥就和我们一起住。大姐挣的钱仍然全部交给娘家。


图片 1

愚昧使人落后,落后就要挨打,在痛恨侵略者对我们造成伤害的同时,我更想反思一下,我们为何会被侵略?

我的梦,碎了。

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居安思危,守土有方,志在自强

我是幸运的,高考扩招,让本来学习并不出众的我,也能浑水摸鱼。研究生毕业后,又从事一份喜爱的工作。

家人劝我再复习一年,可是当我再次拿起书本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不如我的同学正坐在大学课堂里,我充满了不甘和仇恨。我恨出题的人、恨批卷的人、恨比我强的人。

娘说:“世道不好,不管穷人富人,日子都不好过,如今兄弟们下山,必是生活所迫。今天我先备下薄礼,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我8岁那年,二姐在生产队干活。因为回来得晚,又路过村里的坟地,吓得半死跑回家。第二天,二姐又哭又笑。村里人都说,可能是被鬼魂冲了,又找先生又跳大神,算是治好了。可是,打那以后,总是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人们听不懂的话。好在二姐心灵手巧,会做衣服、会干活儿,村里人对她都很照顾。

“北有九一八,南有大屠杀,我们也算难兄难城了。”

我的梦,就在前方,热血沸腾。

作为85后出生的孩子,我是计划生育中幸存品。

别问我美不美,人家永远18岁

我开始失去理智,打我的父母,打我的姐姐。我好恨他们,没有理由地恨他们……我逼死了我的父亲,伤害了我的家人,同时也毁灭了自己。

我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每月拿着最低的生活保障,偶尔去捡捡垃圾箱,偶尔在墙上地上写写字,偶尔放声大哭或开怀大笑。我虽然活着,却早已经死了。

坐在教室里,上一辈的经历已经被写进教科书里,成为我考试的必备考点。

前年去南京采访。北京的雾霾已经吹到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没有往日梨花带雨的温情。朋友劝我好好在宾馆呆着,免得影响健康。

打那以后,家里的女人落下一个“病根儿”——穿着衣服睡觉。以免胡子再来,抢不到衣服穿。

我也被吊起来,为了不挨打,我把偷偷缝在孩子小被里的金锤和金锁——我偷偷藏下的财产,交了出去。我被吊了三天三夜,至此,我的胳膊就再也抬不起来。

我有一个梦想,活着。

<梦追逐>

一个人要否定自己很难,何况是一个有着5000年历史一直以大中华自居的民族。强者永远是骄傲的,要想超越强者,你就不得不忍受他们的霸道。

如今,我已不在人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我在儿孙的陪伴下,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分开几十年了,我该去另一个世界,与我的家人团聚。那里有疼我的奶奶,有厉害的母亲,有对我并不中意的老伴,还有那些比我先走的孩子们。我比他们有福气。

我吓得捂着嘴流泪,鼻涕躺下来都不顾不得擦。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娘把我救上来,抱着我就哭:“捡回一条小命。”可是,我却不知道是谁救了我。

胡子把家人绑起来,我吓得大哭。娘一手拿着长枪,一手抱紧我。吩咐下人拿出三箱银子、两担粮食、两头猪、还有几大包衣服。

我比他们聪明,比他们长得好看,凭什么他们要比我过得好?只要想到这些,我就不能呼吸,不能平静。

我有一个梦想,我想成为一名像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

我出生在1964年,是父母的第十个孩子。那时家里一穷二白,所以我一出生,爸就把我送给了别人。可是我三姐舍不得,哭着喊着把我要回来。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有一个梦想!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