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_金沙贵宾会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小说 > 曾经的爱

曾经的爱

2019-10-22 17:08

  深冬,呼啸的北风夹裹着雨雪在北方的天空肆虐。
  结婚才五个月,倭寇打到了阿东的村庄。倭寇烧杀抢掠和令人发指的暴行,让血气方刚的阿东怒不可遏,决然抛下娇妻参加了八路军。他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英能杀敌,多次负伤,先后得到部队颁发三枚沉甸甸的勋章,他娶了美丽的新娘,并在一部门做头儿。转眼三十年过去,儿女都已成家立业,他也离休在家颐享天年。老伴身患绝症已离他而去,有好心人为他物色伴侣与他共度晚年。
  相亲那天,他问虽已年迈但不乏端庄矜持的她“你家在哪里?”
  “乌河冲。”她说。
  他一惊,有意平和地说“在哪个位置?”
  听他口吻似乎熟悉,她顿感奇怪,因此地与老家有二百多公里。“酸枣树旁。怎么,你到过俺村?”
  “你父亲是吴洪德,对不?”他说的是她父亲名字。
  她满脸凝惑地望着他“你怎么知道?”
  “我是阿东啊!”他的声音颤抖。
  “阿东?”她低头沉思,搜寻散落于岁月中记忆。片刻,她圆睁大眼盯住他,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前的一切。“阿东”,她惊喜地大呼,飞扑到他怀里,两人感动得紧紧相拥。
  漫长的岁月已把短暂的而甜蜜的爱情差点涤荡殆尽,如今在冥冥中神助般有缘聚首,不禁嚎啕大哭,她哭得很伤心。她泪水涟涟地端详他,当年英俊潇洒的小伙子怎么转眼变成两鬓班白的沧桑老头了呢,她用手抚他脸颊:“怎么会是你,这些年来你都到哪儿去了呀?”她声音黯哑泣不成声。
  原来,建国后他回到家乡四处寻找失散多年梦牵魂萦的妻子,却无望而归。而她,十四年的苦苦期盼,没见个影儿,不知是死是活,才嫁了人。不料老伴三年前已去逝,如今儿女都已长大成人。
  曾经的爱,失而复得,必定胜过空谷幽兰迎风绽放的芬芳。
  上苍总是垂青那些心地善良、一往情深的人。      

清晨,天空还黑乎乎的,低矮的农家院里一片宁静,睡梦中的菊花被一声声痛苦地闷哼惊醒。是老伴山子,菊花睁着迷茫的眼睛,焦急地呼唤着老伴山子,除了闷哼没有任何回应……
   菊花颤抖着,摸索着爬到老伴的身边。一边呼唤,一边用颤抖的手抚摸着老伴的身子,她感觉老伴在痛苦地扭动着,抽搐着,身上湿漉漉的。菊花惊恐地喊到:”你怎么了?别吓我?”无奈山子已经不能说话了。
   菊花胡乱地摸一件衣服披着,爬下床摸索着跌跌撞撞地打开柴门,大声呼救。绝望而凄沥的叫声,打破了小村庄的宁静。大家都急忙跑过来,菊花语不成句了。大伙跑到屋里一看,山子已经不行了。几位老汉摇了摇头说:“准备后事吧……”
   大家把菊花的儿女们叫来,大家在悲痛中忙碌着……
   菊花和山子夫妻恩爱,从未红过脸,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家庭和睦。不幸的是,十年前菊花的眼睛突然失明,使这个幸福的家庭一下全乱了。菊花无法在黑暗中生活,心情绝望到极点,要强的菊花不想拖累老伴,便生了自杀的念头。山子看透了她的心思,慢慢地劝慰着,细心呵护着,对她说:“我俩谁也不能没有谁,你是我的依靠,我是你的眼睛……” 从此山子去哪,就带菊花去哪,这一带就是十年。
   儿女们悲痛地为父亲清洗,换寿衣,各自忙着处理后事。
金沙贵宾会,   此时的菊花像个木偶一样,坐在老伴的遗体旁边,不吃,不喝,不哭,不闹。
   该入敛了,儿女们说:“娘你和俺爹告别吧……”
   菊花颤巍巍地摸索到老伴的手说:“你答应过我这半辈子当俺的眼睛,你说话不算数,你别急着走,等俺一块,你得领着俺。”说完轻笑了一下说:“入敛吧!”
   儿女们哭喊着把父亲放进棺材,拉棺入葬。
   在头七里,女儿们一直陪着菊花。转眼到了上头七坟的这天,女儿们为父亲糊了好多扎彩去上坟。
   赶回来时却发现母亲穿戴整齐的躺在床上,早已没有了呼吸。眨眼失去双亲,儿女们悲痛欲绝。父母的恩爱相随让儿女们又很欣慰,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能同年同月同时死。生同床,死同穴,这也是夫妻一生一世的缘分,又是多少人所羡慕的呢?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曾经的爱

关键词: